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甫出江湖又添妻

第五章 甫出江湖又添妻

    倏听‘叭!’的一声脆响,钩尖倏地向左一偏,黑衣青年死中得生,身子向右前方一滚,立即翻出三丈外。

    薛大娘只觉右腕一麻,立即骇然转身。

    薛碧抢回宝剑,一见黑衣青年朝地上滚去,身子一弹,在对方尚未起身之际,剑尖疾戮向对方的后心‘命门穴’。

    ‘哇操!两打一,不公平!’

    ‘啪!’一声,薛碧只觉右臂一麻,慌忙沉劲握住剑柄。

    伍顺以两道指风替黑衣青年解危之后,立即缓缓的走了过去。

    黑衣青年起身之后,捂住左肩窝紧盯着伍顺。

    倏听薛碧粉脸一寒,叱道:‘你是谁?’

    ‘伍顺!有够顺!有何指教?’

    ‘姓伍的,你知道你在做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吗?’‘是吗?’

    薛大娘沉声道:‘姓伍的,你师承何人?’

    ‘哇操!既不攀亲,何必探底呢?’

    薛碧叱声:‘少狂!’一式‘剑分两仪’疾削向伍顺的双肩。

    伍顺轻轻的一闪,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小人动手不动口,女人动口又动手,动手不成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薜碧气得粉脸发青,全身连颤,宝剑似秋风扫落叶般,招招不离伍顺的周身大穴猛攻不已!

    伍顺边闪边叫道:‘哇操!太慢了!’

    ‘哇操!差了一些些,加油!’

    ‘哇操!穴道认准啦!’

    薛碧气得心神大乱,招式更加的混乱了。

    薛大娘瞧了一阵子,仍然认不比伍顺的来历,眼见爱孙女的招式大乱,倏地喝道:‘住手!’伍顺倏即立定!

    薛碧却仍一剑疾戮向他的心口。

    伍顺叫声:‘不乖!’右掌一伸,食中二指立即捏住剑尖,这记险招立即吓住薛碧、薛大娘及悄悄上药的黑衣青年。

    连隐在远处的唐川也暗捏一把冷汗。

    伍顺松指向后一退,道:‘老前辈,轮到你啦!’薛大娘沉声道:‘姓伍的,你很狂!’

    ‘马马虎虎啦!你到底打不打?’

    薛大娘望了黑衣青年一眼,沉声道:‘待会再打,先让老身和这人谈一谈吧!’说完,立即逼了过去。

    黑衣青年立即仗口戒备。

    ‘哇操!不公平!他已经受伤了!’

    薛大娘沉声道:‘姓伍的,你当真要架这段梁吗?’‘哇操!随你自己去想吧!不过,在这位朋友尚未复原之前,我不允许你再攻击他了!’‘不允许?你是什么东西?’

    ‘不是东西?是人?真正的男人!’

    黑衣青年立即捂住胸前的破衫。

    薛大娘硬忍下怒气道:‘此人关系一件武林公案,你若妄加阻挠,后果如何,你自己看着办吧!’伍顺望着黑衣青年含笑问道:‘是这样吗?’黑衣青年冷冷的道:‘你相信吗?’

    伍顺搔发叫道:‘哇操!伤脑筋哩!’

    薛碧立即叱道:‘既然不懂,就少管闲事!’‘哇操!那有这么“恰”的“幼齿仔”,我管定了!’薛大娘气得立即振钩疾攻。

    伍顺由于要混入红蝎宫,必须暂时隐去蛇王之武功,所以,便以各派之武功与薛大娘对拆着。

    薛大娘疾攻盏茶时间之后,一见伍顺的武功甚杂,诧异之际,出手越来越疾,功力越动员越多了。

    倏听唐川传音道:‘顺儿,以鹰爪手配合“一点灵”对付她!’伍顺倏地喝道:‘小心啦!’左掌劈歪钩尖,右手五指箕张,五缕指风疾抓向薛大娘的右肩。

    薛大娘一见指风嘶嘶,神色一悚,侧身飘退。

    伍顺哈哈一笑,双手十指箕张,似苍鹰搏狮般疾抓向薛大娘的全身重穴,指风立即罩成一股气团。

    倏听一声闷哼,薛大娘的左大臂已经被抓出两道血痕。

    薛碧吃声:‘看剑!’立即疾扑而来。

    伍顺哈哈一笑,飘到一旁道:‘可以收工了吧?’薛碧清叱一声,振剑疾攻。

    伍顺道句:‘别生气!否则会苍老的!’身子一闪,倏地抓住剑身,立即咧嘴眨眼做个鬼脸。

    薛碧叱声:‘不要脸!’右膝一抬,疾顶向他的胯下。

    伍顺叫声:‘安娘喂呀!’立即捂住下身,向后飘去,这一飘,双膝未屈,却似棉絮般飘出了二十余丈。

    这手绝顶轻功立即震住现场三人。

    薛大娘恨声道句:‘走!’立即疾掠而去。

    薜碧红霞稍褪,低头掠去。

    黑衣青年身子一转,疾掠而去。

    伍顺喝声:‘等一下!’身子一弹,立即拦住他。

    黑衣青年沉声道:‘你想怎样?’

    ‘哇操!我为了你,与那个“老查某”及“幼齿仔”打了一架,你连一个谢字也不留,太吝啬了吧?’‘是我叫你打的吗?’

    ‘哇操!有理!算我鸡婆,失礼!’

    说完,躬身一揖,立即侧身让路。

    黑衣青年怔了一下,方始掠去。

    她疾掠出三里远,正欲停下来上药,一见到伍顺,站在身后丈余外,立即沉声道:‘你是什么意思?’‘我想印证老查某的话。’

    ‘什么话?’

    ‘她说你关系一件武林公案。’

    ‘胡说!’

    ‘哇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要眼见为信!’‘你………你管得太多了吧?’

    ‘哇操!并非我爱管闲事,我必须对武林交待。’‘你…………你打算怎样?’

    ‘跟到底,直到你愿意告诉我实话为止!’

    ‘你若有胆,就继续跟下去吧!’

    说完,迳自取药敷伤。

    伍顺靠在树上哼着歌儿道:‘人生就是戏,演不完的戏,有的时候悲,有的时侯喜;看戏人稀奇,最呀最稀奇;陪着眼泪滴,陪着笑嘻嘻,完全忘自己,忘呀忘自己!’他正在哼歌之际,耳中又飘来唐川的传音道:‘她必有同伙,我去对付他的同伙,你放心的盯她吧!’哇操!有这道圣旨,他安啦!

    他哼得更愉快了。

    片刻之后,黑衣青年捂着胸前破衫疾掠而去。

    伍顺含笑跟了过去。

    黑衣青年头也不回的朝前掠去,而且不停的翻山掠岭,一直到黄昏时分,才停在一间破庙前。

    她回头一见伍顺仍跟了下来,立即冷哼一声掠入庙中。

    伍顺忖道:‘哇操!上回在破庙遇上了果报神,此番又会遇上谁?或者什么事呢?石康不知现在怎么啦?’他立即默默的坐在庙廊下,双耳默察片刻之后,立即发现庙中传出‘淅………’异响,他不由好奇的探头一瞧。

    这一瞧,他立即红着脸缩回头。

    因为,他发现她正蹲在案旁‘缴水费’呀!

    一声冷哼之后,接着是一阵悉索声音。

    他以为她在穿衣,正在暗松一口气之际,倏听一阵步声,他以为她又要离去,立即朝她瞧去。

    那知,她却是浑身赤裸冷冰冰的走了出来,他立即窘迫万分的低下头,同时,朝后连退。

    ‘哼!你不是喜欢看吗?看呀!’

    声音未歇,她的双手一扬,两支细针已经疾射向伍顺的胸前及腹间,哇操!藉声音遮掩暗器声响,够老奸!

    那知,她的时运不济,竟会遇上使暗器超级高手唐门老门主都自叹不如的伍顺,因此,立即失望了。

    伍顺的右腕一翻,立即将那两支细针接入手中。

    她神色大变,立即掠向殿中。

    伍顺的右腕一振,那两支细针似闪电般射向她的双腿‘跳环穴’,‘卜!’‘叭!’两声,一支射中她的右腿,另一支却射入壁中。

    ‘砰!’一声,她立即仆倒在地。

    立听她颤声道:‘解药…………在…………袋中…………’伍顺曾经目睹这种‘红蝎针’的见血封喉威力,此时一见她骇成如此模样,立即毫不停顿的掠入殿中。

    他一见她的袋中除了银票、碎银之外,尚有两个褐瓶及一个小锦盒,立即拿着那两个褐瓶及小锦盒掠回她的身前。

    她睁眼道句:‘右…………瓶………一粒…………’立即晕去。

    他打开右侧那个褐瓶,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灰色药丸之后,扳开她的牙关,塞了进去,那知,它却无法化开或入腹。

    他在无奈之下,贴着樱唇,以舌尖挑开牙关,将药丸渡入她的腹中。

    药效对症,反应甚快,她立即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她一见自己被他抱着,立即叱道:‘松手!’说完,就欲挣扎起身,那知,‘跳环穴’受制,加上蝎尾针尚嵌着,她立即闷哼一声。

    他红着脸将她放下,掌力一吸将它吸出之后,默默的退到一旁。

    ‘把解药还我。’

    ‘不还!万一你又要害我,我才有保障!’

    ‘你……………’

    ‘大丈夫说不还,就是不还。’

    ‘那…………那再给我一粒解药驱除腿上的余毒吧!’‘行!’

    ‘叭!’一声,她的‘跳环穴’立即多了一粒药丸。

    她将药丸揉碎之后,默默的入殿。

    伍顺苦笑忖道:‘哇操!那有如此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来这一套,妈的!你若敢再惹我,我就不客气啦!’他倒出药丸,一看共有二十三粒,立即将三粒装入袋中,准备在遇见唐川之时给他作参考。

    他默察片刻,一见她已经穿衣调息,立即也默默的调息。

    子初时分,突见她又走了出来,他立即站了起来。

    她冷冷的瞪他一眼,立即凝立不动。

    他心知她可能在等人来会合,立即也默立不动。

    荒郊野外的草蚊甚多,两人连奔大半天又没洗澡,那些草蚊立即‘光临惠顾’,逼得她频频挥赶不已!

    他却将双手的食中二指比成剪刀,逢蚊必剪,一剪就死,然后将蚊尸有条不紊的弹向她身前地面上。

    盏茶时间之后,她身前地面上立即出现一个‘说’字,她的双眼倏亮,瞥了他一眼,一掌将蚊尸挥散。

    闲着也是闲着,他继续的剪蚊子造‘说’字。

    她接连挥散六个‘说’字,似乎因为没有人前来赴约而焦燥不已,倏地弹身疾扑而来哩!

    人未至,两道沉重掌劲已经先来‘报到’了。

    他闪身避开之后,道句:‘哇操!枯站挺冷的,活动一下筋骨也好!’立即以各派的武功与她拆招。

    那知,她的招式甚为诡异,不到五招,他险些被劈中右胸,若非临时以‘铁板桥’向后一仰,非挨一下不可。

    她冷哼一声,左掌疾抓向他的腹部。

    他倏地双脚一蹬,朝她的掌心蹬去。

    ‘砰!’‘砰!’两声,他的背部结结实实的摔个正着,左脚亦与她的左掌心碰个正着哩!

    她只觉掌心一阵剧疼,收招一瞧掌心已经变紫,神色一变,立即转身望向远处,心中却暗忖伍顺的来历。

    伍顺起身笑嘻嘻的道:‘哇操!你方才那招不赖哩!是不是这样子?’说完,立即弹腿出掌劈去。

    她的神色倏变,却不吭半声。

    他却自言自语道:‘哇操!不对,取位太高了,若能化掌为抓,或者弹出指力,一定更妥当的!’说完,他立即又演练起来。

    他越练越起劲,稍一停顿之后,立即又把她先前那两招边想边演练,好似忘了她这个人哩!

    她默默的瞧了半个多时辰,一见他居然把那三招改良不少式,她默默的思忖片刻之后,立即发现威力增加不少!

    她的双眼立即异采连闪了。

    他却仍然不满意的反覆演练着。

    好半晌之后,倏听她问道:‘你究竟是谁?’语气已经不再那么冷冰冰了。

    他收招笑道:‘伍顺,有够顺,如假包换?’‘师门呢?’

    ‘你的那件武林公案呢?’

    她冷哼一声,道:‘你当真要死跟到底吗?’‘不错!’

    ‘我如果一直待在此地呢?’

    ‘我也一直待在此地!’

    ‘你吃什么?’

    ‘和你一样!你现在饿不饿?’

    ‘我…………’

    他微微一笑,倏地疾掠向右侧林中,片刻之后,立即看见他抓着两只大鸟疾掠回庙前啦!

    ‘哇操!既然你没有趁机溜掉,我就请你吃烤鸟!’说完,双掌一阵拂动,羽毛立即纷纷坠落。

    她乍见他的功力精湛到这个程度,不由神色一变。

    他存心卖弄,以便慑住她,立即以右手指尖代替利刃,一阵划动之后,已将大鸟剖腹去肠弄得清洁溜溜了。

    他随意的朝远处树桠一削又一招,立即将一截枝桠吸入掌中,这份收发由心,摄空取物绝活,果真罩住她了。

    他将枝桠一折,立即将它们搓成两根细棍,这手水火调济的至纯内功立即使她的双眼异采连闪。

    他以细棍穿妥鸟身,迳自走入殿中,将那张破旧的供桌拆毁,然后以火折子引火开始烘烤起来。

    虽然无佐料搭配,在盏茶时间之后,已经烤香四溢了。

    又过了片刻,他道句:‘吃吧!’立即退到一旁撕啃着烤鸟。

    她撕下那对鸟翅默默的在远处吃光之后,立即侧躺在地上。

    他不客气的将剩下的烤鸟吃光之后,立即到庙外调息。

    旭日方升,他尚未起身,她已经走了出来。

    他默默的瞧她走入右侧林中蹲在一株树后,不久,立即又传来一阵‘淅………’细声,他立即又想起她的胴体。

    这一想,他立即暗道:‘哇操!她的双乳中央怎么也和丁晓烟一般有个小红痣呢?难道她们是姐妹吗?’她立即想起丁晓烟被自己轰得死去活来之情形。

    正值他低头沉思之际,她又默默的走过来了,他抬头欲问,却又倏然住口。

    她瞥了他一眼,默默的回到庙中。

    他默察她在拭药,立即自壁中挖出那支蝎尾针打量着。

    时间悄悄的消逝着,他信手抛出蝎尾针,倏见它的去势偏向殿中,他立即弹起身子运功戒备。

    只见她手持蝎尾针走出来道:‘你不怕我暗算你吗?’‘你不会!’

    ‘你如此肯定?’

    ‘不错!’双手立即朝身后一搁。

    ‘咻!’一声,蝎尾针迎面射来,他却仍然含笑而立。

    立听她急叫道:‘傻瓜,快闪!’

    他撮屑一吹,那支蝎尾针立即射入壁中。

    她的双颊一红,立即退入殿中。

    他微微一笑,打开包袱取出一套白色儒衫放在殿口,立即掠入林中。

    当他抓着一只野兔掠回殿前之后,立见地上书着一字:‘东!’他立即认出是唐川之字迹。

    他掠入殿中,果见空空如也,他苦笑一声,道:‘哇操!查某真是不可理喻!’立即朝东方掠去。

    他掠出半里远之后,立即看见唐川正在和她交手,他立即隐在一旁仔细的观察她的招式。

    换上白色儒衫的她,虽然稍嫌宽松,却不失翩翩风采,不过,由于左肩受伤,她明显的落居下风。

    偏偏唐川出手甚疾,逼得她无法发射蝎尾针,神色慌乱之中,她先后挨了三掌了。

    急怒之下,她疯狂的扑击,精妙的招式一一出笼了,伍顺瞧得暗呼过瘾,立即传音道:‘爷爷,再逼她!’唐川一听伍顺已经抵达,心中一喜,果真继续施加压力,逼得她咬紧牙根将压箱本领全部施展出来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她已经喘呼呼的反来覆去施展那些招式了,伍顺喝声:‘哇操!别抢我的生意!’立即扑了过去。

    ‘轰!’一声,唐川借势飘退,迅即消失于远处。

    她立即靠在一株树旁剧喘着。

    ‘哇操!吃苦头了吧?他是谁?’

    ‘谁要…………你管…………’

    ‘好!好!我不管!你的伤口裂开了!’

    她冷哼一声,服下三粒药丸之后,转身褪肩上药。

    不久,她默默的行向那间破庙了。

    伍顺似在押解人犯般跟在她的身后远处,直到她进入殿内之后,他拾起野兔慢慢的烤着。

    烤妥之后,他一见她尚在调息,便将一只兔腿放在她的身前,然后默默的走到殿外啃咬着。

    倏见唐川在十余丈外朝他招手,他立即缓缓的走了过去。

    他刚走近三丈余,立即听他传音道:‘我逮到一名少女,可惜被她咬碎齿中剧毒自尽了,你可有收获?’他取出那三粒解药,传音道:‘这是蝎尾针的解药,你收下吧!’说完,翻腕将它们送出去。

    唐川接妥药丸,一瞧之后,又传音道:‘太棒啦!我先送回去,你自己小心些,别忘了留下川字暗记!’‘哇操!我该怎么办呀?’

    ‘盯牢她,不择手段的混入红蝎宫。’

    ‘爷爷,你可要早点来找我呀!’

    ‘我知道!我走了!’

    他目送唐川闪去之后,边啃兔肉边走回殿前,一见她尚在调息,心中一宽,便坐在殿前啃兔肉。

    一连三天三夜,她皆在运功疗伤。

    他除了解决‘民生问题’之外,就是暗中偷练她的武功,由於越练越觉奥妙,他立即苦练不已了。

    这日子夜时分,圆月高悬,他一见她已经和衣侧躺入眠,正欲开始练武,突听远处传来:‘救命呀!’女人尖叫声。

    他怔了一下,那叫声倏然中断,他凝神一听,立即听见左侧里余远处传来一阵沉重的步声。

    ‘唰!’一声,殿中少女已经起身,他立即沉声道:‘有两人自左侧半里外行来,步声甚沉,分明有一身不俗的横练功夫!’少女立即默默的整衣坐在殿内。

    不久,远处出现一高一矮的白发老人。

    高的身长丈余,手持一把三四百斤重的镔铁棍,好似厉煞般威风凛凛行来,浑身散发一股戾气。

    矮的高仅四尺,面如婴孩,手持一个百余斤的独脚铜人,瞧他那么瘦小,真令人怀疑那个独脚铜人是纸糊的哩!

    不过,他的左掌所托的却是一名活色生香的绿裳少女,可见,这个老矮鬼的力气不是纸老虎哩!

    立听殿中传出身子移动声音,他默察她居然躲向远处神案下方,看来她甚为忌惮这对老怪物哩!

    他立即暗暗的运聚功力。

    那两名老怪走到殿前丈余外,立见高个子将镔铁棍朝地上一放,地面立即起了一阵颤动。

    ‘嘿嘿!小子,你在此干嘛?’

    伍顺佯作怯生生的道:‘小生贪睹风景,迷路到此,请问,二位老神仙有何法谕?’说完,瑟缩的退向一旁。

    矮个子嘿嘿一笑,道:‘老二,听见没有?居然有人唤我们为老神仙哩!这小子的根骨挺清秀的哩!有兴趣吗?’高个子将豹眼来回扫视伍顺片刻之后,阴声道:‘果然是上等货色,那个小妞就让给你啦!’说完,将镔铁棍插在地下,狞笑走向伍顺。

    伍顺怯生生的边退边问道:‘老神仙…………你…………你要干嘛?’‘嘿嘿!小宝贝,瞧你的这身细皮嫩肉,搂在怀中一定挺舒服的,你放心,老夫一向怜香惜玉的!’伍顺闻言,险些将腹中之兔肉吐了出来,他忙双手连摇道:‘老神仙,小生不知你在说什么?’‘嘿嘿!你待会就懂了!’

    倏听‘裂’一声,矮老怪已经撕裂绿裳少女的前襟,而且一下子连肚兜也扯下,立即出现一对玉乳。

    伍顺侧脸一见那位泪流满面的少女居然是薛碧时,不由一怔!

    倏转左侧远处传来一阵:‘薛姑娘,你在那儿呀?’接着是凄厉的妇人叫声:‘天龙!地虎!你们这两个老魔还不快点滚出来!’伍顺立即又一怔!

    两名老者嘿嘿一笑,倏地面向外站在一块,矮个子干脆剥光了薛碧,然后将她放在一旁。

    伍顺立即溜入殿中,准备暂作壁上观。

    不久,一名持刀大汉先行发现两个老怪,立即扬声道:‘薛老前辈,天龙地虎在此地,你快来呀!’天龙地虎却仍含着狞笑挺立不动。

    不久,薛大娘果真率领三十余名壮汉疾掠而来,瞧她的右臂以纱布包扎,横挂在胸前,分明吃了亏。

    她一见爱孙女被剥得光溜溜的,立即凄厉的叫道:‘天龙、地虎,你们造孽喔!老身和你们拼啦!’说完,左臂扬起铁钩疾掠而来。

    那三十余名壮汉尾随而来,身子一分立即围住天龙地虎。

    天龙地虎抓起重兵器大刀阔斧的挥砸着。

    伍顺曾经领教过狄震的雄猛掌劲,此时一见天龙地虎分别以重兵器交织成一团雄浑密集的气劲,不由暗凛。

    那些壮汉虽然奋不顾身的扑击,可是面对这两位横行江湖四十余年的老魔头,不到盏茶时间,便倒下大半。

    伍顺正在观察他们的招术之际,倏听身后传来一缕轻细的破空声音,他心知必然又是她在搞鬼了。

    他将身子一闪,避过那支蝎尾针之后,一见她双目含煞的双手各持一排蝎尾针走了过来,他立即双目一瞪。

    她乍接触他那神光熠熠的眼神,心中一颤,立即偏开目光。

    他立即传音道:‘你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在此时动手,你难道以为来了援手,我就奈何不了你吗?’她立即传音道:‘胡说!他们不是我的人!’‘哇操!既然如此,你干嘛要动手!’

    ‘我不愿落入这两名老魔的手中。’

    ‘为什么?’

    ‘你别问原因,你让不让路?’

    ‘不让!’

    ‘咱们一起逃吧!’

    ‘不行!在我的字典中没有“逃”字!’

    ‘你…………你自己要寻死,我可不寻死,让路!’‘不让!不过,可以折衷一下!’

    ‘快说!他们快进来了!’

    ‘我去对付那两个老魔,你不准溜!如果我罩不住,你再溜,如何?’‘一言为定!’

    ‘哇操!你不会黄牛吧!’

    ‘哼!我丁晓波从不说谎!’

    伍顺听得暗暗一震,立即转身忖道:‘丁晓波?丁晓烟,她们一定是姐妹,天呀!怎么会如此巧呢?’倏听一声妇人惨叫,伍顺抬头一见薛大娘正被天龙的镔铁棍扫飞出去,他立即振声喝道:‘住手!’声若焦雷,立即震得殿中灰尘簌簌直落,他已经疾掠而出,留下不敢乱动的丁晓波独自‘享受’了。

    天龙地虎乍闻喝声,只觉气血翻涌,两人以为来了什么老一辈高手,立即转身并肩备战。

    当他们发现来人是那位胆小书生时,不由一怔!

    伍顺停在他们身前丈余外,笑道:‘哇操!精彩,两三下就摆平了三十余人,堪称是空前绝作,佩服!’天龙阴声道:‘小子,你挺会扮猪吃老虎的哩!你是谁?’‘伍顺,有够顺!听过吗?’

    ‘无名小卒,你想送死吗?’

    ‘哇操!爱说笑!谁想送死呀!’

    ‘那你就乖乖的剥光身子侍候老夫吧!’

    ‘哇操!爱说笑!天气这么冷,谁愿意脱衣服呀!’‘嘿嘿!老夫就替你脱吧!老大,并肩子上!’一道气劲立即扫向伍顺的肩、腰。

    伍顺向后稍退即进,顺手即使出丁晓波的绝学。

    天龙挥棍化去掌劲,边攻边阴声道:‘嘿嘿!红蝎宫何时开始收男徒了?你该不会是母的吧?’刚服下药丸的薛大娘一听伍顺居然是红蝎宫的人,她急忙凝目一瞧,不久,她暗暗叹息了。

    她朝地上的三十余具残肢断臂尸体一瞧,雄心顿失,立即油然生起一股道消魔长之挫折感。

    她立即趴伏在地上悄悄的爬向远处的薛碧。

    伍顺使完丁晓波的绝学,一见奈何不了天龙地虎,心中一狠,立即喝道:‘你们准备跳脱衣舞吧!’说着,顿将‘一点灵’加入‘蛇形仙手’中施展出来。

    ‘嘶…………’锐啸之中,天龙地虎手中之重兵器被敲得‘锵…………’连响,招式亦逐渐的施展不顺了。

    伍顺心中大喜,切至近前疾攻猛抓不已!

    倏听天龙喝道:‘小子,你怎会老蛇怪的武功?’‘哇操!黑白讲!这武功是老蛇怪的吗?他有如此罩得住的指力吗?你呀!真是猪脑!’一声闷哼之后,天龙手抚右肩踉跄连退,那把四五百斤的镔铁棍立即摔落在地上。

    地虎正在大骇之际,倏觉腹下一疼,他惨叫一声之后,立即将独脚铜人掷向伍顺,转身疾逃。

    伍顺哈哈一笑,右掌一封,左掌一旋,那把百余斤的独脚铜人立即快马加鞭的飞向地虎的后心。

    地虎吓得厉呼道:‘老二,救我!’

    天龙身子一切,左掌方抬,却见薛大娘已经掷来一把金刀,他倏地闪身挥掌,立将金刀劈开。

    ‘啊!’一声惨叫之后,地虎被自己的成名兵器砸死在地上了。

    伍顺哈哈一笑道:‘天龙,黄泉路上又黑又冷,你别让你的老搭档等太久啦!早点儿送死吧!’说完,挥动镔铁棍疾砸猛抡着。

    天龙想不到居然会被人以自己的成名兵刃攻击自己,骇怒交加之下,不停的闪躲着。

    伍顺将四五百斤的镔铁棍舞得虎虎生风,逼得天龙左支右绌,不到盏茶时间便全身湿透了。

    ‘哈哈!天龙呀!天龙,你怎么还不上路呀?’口中如此‘心战喊话’,手中却专挑天龙的‘非要害地带’招呼,揍得他衣衫褴褛,鲜血染衫,存心要活活的累死他。

    倏听薛大娘叫道:‘伍少侠,速了结他,救救老身的孙女儿吧!’伍顺怔了一下,刚侧头一瞥,天龙已经翻滚向外侧。

    ‘哈哈!很好玩!我就来打肉饼吧!’

    说完,身子一蹲,抡棍上下连砸着。

    他边蛙跳边砸,吓得天龙不停的翻滚,没隔多久,天龙便被一具尸体挡住!‘轰!’一声,一棍砸中了他的腹部及胯下。

    一声惨叫之后,‘老枪’及‘蛋黄全破’,作鬼也无法风流了。

    伍顺跃起身子,立即看见薛大娘以自己的外袍包着满脸通红的薛碧,站在殿前焦急的瞧着自己。

    他刚掠过去,尚未落身,她已经长跪在地上道:‘伍少侠,小孙女已被老魔喂服媚药,求求你救救她吧!’他急忙横掠开身子,叫道:‘老前辈,有话好说,别如此!’‘不!你不救她,老身就不起来!’

    ‘哇操!救………救…………我一定救!’

    ‘真的呀!’

    ‘千真万确!’

    ‘谢谢!谢谢!老身向你磕头了!’

    ‘哇操!免…………免啦!’

    ‘咚!咚!咚!’三声,她磕了三个响头,方始起身。

    伍顺窘迫的上前道:‘老前辈,请指示施救之法!’‘男女媾合!’

    ‘什么?你再说一遍!’

    ‘小孙女所中之媚毒由于它延太久,已经深入骨髓,除了男女阴阳调和之外,大罗天仙也回生乏术!’‘哇操!这怎么可以!’

    薛大娘神色大变,立即又下跪求道:‘伍少侠,求求你可怜薛家只剩这条根苗,你帮帮忙吧!’‘哇操!我………我已经成亲了呀!’

    ‘小孙女可以为妾,老身可以作主!’

    ‘可是………唉!怎会遇上这种事呢?’

    ‘伍少侠,老身求求你…………’

    伍顺长叹一声,立即挟起薛碧掠入殿中。

    薛大娘欣喜的双眼含泪道:‘伍少侠,谢谢你的大恩大德,小孙女只是被制住“麻穴”及“哑穴”而已!’伍顺正在宽衣解带之际,一见丁晓波低头盘坐在神案下方,双颊一热,立即向后一转哩!

    ‘哇操!爷爷真是铁口直断哩!妈的!有丁晓波在旁实在挺别扭的,可是,又不能叫她走呀!’他尴尬的剥光身子之后,刚解开薛碧的‘麻穴’及‘哑穴’,她立即低吼一声,将他扑倒在地上。

    ‘哇操!有够恰!受不了!’

    他干脆仰躺身子,搂着她的纤腰,对准目标向上一顶,一声脆响之后,立即‘一杆进洞’。

    不过,一阵窄紧疼痛,立即使他的剑眉一皱。

    她却毫不停顿的疯狂挺动着。

    鲜血立即汩汩溢出。

    倏听神案下方传来一声细响,他一见一粒细影疾飞而来,以为她又要搞鬼,急忙旋掌将它接住。

    ‘哇操!是一粒清香扑鼻的药丸哩!’

    他正在一怔之际,耳边已经传来一缕清晰的声音道:‘服下吧!至少要支撑两个时辰哩!’他不由被她的好心怔住了!

    他立即侧脸默默的瞧着她。

    她缓缓的低下头一阵子之后,抬头一见他尚在瞧着自己,心儿一颤,立即传音催道:‘你若无法使她泄身,必会前功尽去,还不服药!’他却传音问道:‘丁晓烟是令姐?还是令妹?’‘啊!你………果真是你!’

    ‘回答我的话!’

    ‘你是老蛇怪之徒吗?’

    ‘不错!’

    ‘你是被逼的?还是自愿的?’

    ‘是先被逼后自愿。’

    ‘你知道舍妹的遭遇吗?’

    ‘请说!’

    ‘她被家师打入地牢了!’

    ‘啊!难道是因为她遭擒吗?’

    ‘不是!她怀了你的孩子…………’

    伍顺不由失声‘啊’了一叫。

    正在外面调息疗伤的薛大娘忙收功问道:‘伍少侠,怎么啦?’‘没………没什么!’

    他立即神色慌乱了!

    倏听丁晓波又传音道:‘家师在获悉舍妹怀孕之后,下令要打掉它,舍妹不允,便被打入地牢了!’伍顺心乱如麻了。

    她立即催促道:‘你还不服药?’

    他默默的将药丸送入口中,茫然的望着在自己身上疯狂挺动的薛碧一阵子,倏然搂着她翻身开始狂顶猛挺着。

    丁晓波瞧得神色大变,忙传音阻止道:‘你………你疯了!快停止!’此时的他痛苦万分,唯有藉助这疯狂的挺动来发泄,因此,他置若未闻的不停的挺动着。

    丁晓波方才已被伍顺的超人武功所震撼,这些日子来的情景,使她对他产生一股强烈的爱慕之意。

    因此,她才会放弃矜持,化去冰霜赠他灵药。

    此时一见他疯狂的情景及木然的神色,她在暗暗的替妹妹庆幸之余,更加的耽心他会‘提早交货’了。

    那知,随着时间的消逝,他只是流汗不流精,相反的,汩汩津液开始自薛碧的桃源洞中流出来了。

    她趴身遥观天色忖道:‘天呀!他比妹妹叙述的还要强哩!但愿他能够顺利的救了她哩!’此时,她已经浑然忘记敌我之分了。

    薛大娘调息醒转之后,只觉伤势稍愈,一听殿中尚是‘战鼓’密集,她一瞧天色,忖道:‘好小子,挺强的哩!’她立即起身开始将尸体埋于右侧林中。

    当她埋妥尸体之后,突听爱孙女的呻吟声音,她欣喜的边拭泪,边如何处理这件棘手的婚姻。

    因为,她以前曾经和蛇王狄震打过一架,落败之后,还找石老拐联手和他打了一天一夜,才让他负伤离去哩!

    就在她尚想不出妥善对策之际,倏听薛碧‘啊!’的尖叫一声,立即不再呻吟,她知道功德圆满了!

    片刻之后,伍顺果然衣衫整齐的抱她出殿,薛大娘欣喜的欠身频频道谢不已,双眼更是蓄满泪水。

    他将薛碧交给她,沉声道:‘老前辈,在下已经有两房妻室,令孙女如果同意,在下愿意一视同仁!’‘谢谢!谢谢!小孙女一定会同意的!’

    ‘在下目前尚有事得理,因此无法迎亲,他日必然会莅府提亲。’‘谢谢!老蛇怪知道老身的住处,老身万一外出,亦会将行踪告知丐帮弟子,老身先行告辞了!’‘恕不相送!’

    ‘你歇会!你歇会!’

    他目送她离去之后,倏听丁晓波关心的道:‘你的神色很差,是不是要先歇养一阵子呢?’他转身一见她停在门后,立即摇头道:‘我不碍事,你能否先带我去和令师好好的商谈一下?’‘不行!一来水火不相容,二来舍妹目前已在待产。’‘可是,我…………我不放心呀!’

    ‘你当真关心舍妹?’

    ‘我发誓…………’

    ‘不!我相信你!’

    ‘那就带我去见令师吧!’

    ‘不行!你去见家师,不但谈不出结果,反而会书舍妹。’‘那………那我该怎么办?’

    ‘等舍妹分娩之后再说吧!’

    ‘我…………唉!’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替你护法!’

    说完,又倒了三粒灵药递了过来。

    他默默的服下药,立即入殿调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