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回旋刀霸》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光天化日出大糗

第三章 光天化日出大糗

    不久,他已遥见那间小木屋,却听屋中传出呃啊及急喘声,他立却紧急刹车的停住身子!

    因为,他以前曾在夜眠中被这种怪声吵醒,结果,他瞧见双亲光溜溜的在打架,其母却叫他再睡。

    久而久之,他知道双亲以打这种架取悦。

    如今,他一听出这种声音,当然不便打扰啦!

    却见六位布衣裤男人各持棍棒由另一侧出现。

    史万仁不由一怔!

    那六人却咬牙切齿的奔向木屋。

    不久,其中一人一冲入木屋。立听:“淫夫!贱妇!”

    “啊!寿哥!误会!”

    “误会个鸟,妈的,汝拿我的钱,玩我的女人。干!”

    立听砰响连连!

    男女哎叫声也连响。

    立见一对男女光溜溜的奔出。

    屋前之五人便挥棍连打着。

    那对男女便哀叫的翻滚着。

    史万仁瞧得似懂非懂,不过,他一见那对男女已经流血,他忍不住喊道:“好啦!别再打下去,会死人啦!”

    说着,他已经掠出。

    立见持棍之六人一起望向他。

    十二支眼睛当场便望向下方。

    而且六张脸皆充满怔状。

    史万仁见状,不由望向自己的下方。

    赫见下体光光如也!

    而且一条绿黄瓜尚在晃动。

    他哇考一叫,便双手捂住胯间。

    他迅速向后转以及疾掠入草丛中。

    哇考!羞死人也!

    哇考!长期习惯于谷中生活,它居然忽略自己的衣衫早已经被撑破及被小猴抓破,他居然还出来“亮相”。

    他迅即蹲在草丛间避糗。

    那六人原本欲骂“暴露狂”,乍见此人居然会“飞”,他们自知惹不起,于是,他们便低声商量善后之策。

    不久,他们连踢带扁的押那对男女下山。

    那对男女便一丝不挂,狼狈不堪的奔向山下。

    良久之后,史万仁方始边探头边缓缓站起来。

    他一见那八人已经不在,不由松口气。

    于是,他匆匆掠向木屋。

    刹那间,他已起闪入木屋。

    立见地上散置女人之衫裙及男人之衫裤,他心知是那对男女之衣物。于是,他便上前捡起男人之裤。

    他犹豫的忖道:“我该穿吗?算啦!若非我方才之出面,他早已经被那六人打死,我可以放心的穿他的衣裤啦!”

    于是,他先穿裤再套衫。

    不久,他一套上布靴,立见挺合身的。

    于是,他不客气的穿妥双靴。

    他一穿妥衣靴,糗意立减。

    他立即记起此行之目的。

    于是,他匆匆搬物寻找着。

    良久之后,他失望的怔着。

    又过不久,他的双目倏亮道:“我怎么忘了娘埋过金子呢?她可能会把信埋在地下,我何不先挖看呢?”

    于是,他搬开壁角之稻草堆,便以手代铲的挖土。

    不久,他已经挖到布巾。

    他小心的又挖不久,便已经挖出一包金元宝。

    mpanel(1);

    不过,由于布巾埋地太久,它迅即蚀烂,立见金元宝纷落地面,史万仁啊叫一声,立即神色大变。

    他不由忖道:“不对!爹娘为何一直没有取走金子?他们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青衣人宰了爹娘?”

    他不由愁眉苦脸。

    不久,他立即拍头道:“黑白讲,师祖那么罩,青衣人不可能伤害爹娘,他们一定把金子留给我啦!”

    于是,他以女裙包妥金子及玉盒。

    他一见双亲没有留信。不由忖道:“爹娘一定以为我已经被害,我还是出去找爹娘及走一趟洛阳吧!”

    他越想越有理,他立即离去。

    他一走到山道,便望向山下又望向山顶。

    不久,他已掠向山顶。

    因为,他不愿再遇见那八人呀!

    不出半个盏茶时间,他已掠过山腰及掠近后山下,他一见有房屋、行人及车辆,他立即欣然掠去。

    刷一声,他已掠落一部马车前。

    车夫骇得猛勒缰绳。

    健马更惊嘶的昂头扫蹄着。

    史万仁一出左手,便按住车挽。

    一阵土扬烟飞之后,马车已经停住。

    车夫原本欲开骂,乍见此人的力气如此大。不由咽下这口气。

    史万仁立道:“我要去洛阳!”

    说着,他一松手,便上前准备上车。

    车夫不愿送这种来历不明的大力土,立即道:“不行!别人订车啦!”

    “真的呀?”

    “真的!”

    史万仁张望道:“这附近还有没有马车?”

    “这……很少!”

    “这……洛阳往那边走?”

    车夫稍忖,便指向左侧远方道:“过三座山之后,便有不少的马车……”

    “谢啦!”

    他尚未说完,史万仁已经飞掠出二十余丈。

    他骇得叫句:“安娘喂呀!”便挥鞭催马疾驰前去。

    他一返家,便备祭品上庙拜拜啦!

    史万仁不知自己在先盘问骇了一人,他一掠上山,便一直向前掠。不久,他已掠过三个山顶及掠向山下。

    他已经遥见大批房舍及人车。

    他曾经跟着亲人来过洛阳,他只知道洛阳很热闹,他此时一见这付景状,他便相信那位车夫没有胡说八道。

    于是,他欣然掠向山下。

    不久,他穿出树林,便拦住一位挑菜大汉道:“大叔,你好!请问一下,这里是不是洛阳呢?”说着,他已陪笑欠身。

    大汉立即点头道:“是呀!你要找人呀?”

    “是的!”

    “找谁呀?我说不定认识。”

    “我要到四海银庄找朱宏。”

    大汉怔了一下,便上下瞧着他。

    史万仁道:“怎么啦?”

    大汉道:“你要到四海银庄找工作吗?”

    “我……是的!”

    “不可能!四海银庄用人很苛!”

    “我想请他们帮我在别处找工作。”

    大汉点头道:“可行!老掌柜一出面,必可摆平此事。”

    “谢谢!如何去四海银庄呢?”

    “去过白马寺吗?它在白马寺右边。”

    “我没去过白马寺!”

    “你跟我走吧!”

    “谢谢大叔!我帮大叔挑菜吧!”

    “免啦!走!”

    说着,他已大步行去。

    史万仁欣然并行道:“大叔天天挑菜入城呀!”

    “是的!我原本每天一大早便入城卖菜,因为白马寺明天要做法会,我今天才多送一次菜,你可真走运。”

    “是呀!谢谢大叔!”

    “你的嗓腔不是江南人吧?”

    “是的!大叔可真行,我来自终南山。”

    “终南山?好地方,听说山上好多的神仙。”

    史万仁怔道:“没有吧!我没见过哩!”

    “神仙只和有缘人见面。”

    “有理!大叔懂得真多哩!”

    大汉听得一乐,便道:“我喜欢和别人聊,既可增进感情也可以增加见闻,你还年青,多学学这一招。”

    “好!谢谢大叔!”

    “你叫什么名字?”

    “史万仁!”

    大汉神色一变的止步道:“死万人,谁取的名字?”

    “爹呀!不妥吗?”

    “这名字杀气太浓啦!”

    大汉笑道:“若冠姓一念,就不太好听啦!”

    史万仁哈哈一笑道:“史万仁,死万人,我懂啦!它像吴忠、吴信、吴福、吴孝般,对不对?”

    “对!你看起来憨憨的,却挺聪明哩!”

    “没有啦!大叔,姓名来自爹娘,不宜乱改呀!”

    “嗯!你家大人呢?”

    “因故走失,我在找他们。”

    二人边聊边走。不久,二人已经入城。

    又过盏茶时间,大汉一走近白马寺,便指向右侧道“瞧见没有,四海银庄便在那儿,祝你好运。”

    “谢谢大叔,请收下!”

    说着,他取出一块金元宝便放入菜篮中。

    大汉啊道:“免……免啦!”

    史万仁挥手一笑,便大步离去。

    大汉朝菜篮一掏,便掏出那块金元宝,他急忙机警的望向四周再紧张又亢奋的把它塞入怀袋中。

    他一见史万仁已步入银庄大门,他便匆匆步入白马寺。

    他乐透啦!

    他担心史万仁会反悔前来索回金元宝哩!

    且说史万仁跟着一名中年人步入四海银庄大门之后,便见二位青年迎出厅,其中一人便迎来道:“兄弟,有何贵干?”

    史万仁陪笑道:“我叫史万仁,千千万万的万,仁慈的仁,我想见见朱宏,可不可以?”

    敢情他担心“死万人”会吓到人,使特别介绍着。

    青年怔了一下,便上下打量着史万仁。

    史万仁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青年答道:“老长柜认识你吗?”

    “老掌柜?朱宏是老掌柜吗?”

    “是的!你似乎不认识老掌柜!”

    “对!我不认识他,不过,有人遗示我来找他。”

    “谁?”

    史万仁张口欲言,却立即想起回旋神君之留字中,曾吩咐他要暗助别人,所以,他立即道:“我不能说!”

    “这……既然如此,老掌柜恐怕不便接见你。”

    立见厅中走出一位锦服青年道:“何事?”

    青年急忙向后转及上前附耳低语着。

    锦服青年便边听边打量史万仁。

    史万仁便友善的先含笑点头致意。

    锦服中年人上前道:“吾叫朱孝,家祖是朱宏,汝要见家祖吗?”

    “是的!你好!”

    “你好!汝有所求?缺盘缠乎?”

    “不!不是!你先瞧瞧这个。”

    史万仁便掏出玉盒递向朱孝。

    朱孝乍见玉盒,便神色一变。

    他一见玉盒上之五个刻字字体,神色更变的忖道:“此盒乃是主人昔年取自爷爷以及当面刻下此五字,这……”

    他一接盒,便轻按左侧凸物。

    盒盖倏启,果见内有斑黄纸张。

    朱孝神色一变,急忙合盖。

    他立即轻声道:“家祖现已在家歇息,公子方便在此等候否?”

    “方便呀!”

    “请!”

    “谢谢!”

    朱孝立即恭敬的在前带路。

    方才那位青年又怕又怔啦!

    银庄内之二十名下人不由好奇的望向史万仁。

    史万仁边打量银庄边向柜后这二十人以及柜前之十一人含笑点头,他的憨厚笑容立即使人油生好感……

    朱孝直接迎他入厅,便斟茗道:“请稍候!”

    “谢谢!别如此客气!”

    朱孝一置壶,便行礼退去。

    不久,一位中年人一入内,便欠身拱手注视史万仁道:“在下朱扬,乃朱宏之子,来向公子先行请安。”

    史万仁忙起身作揖道:“大叔言重矣!”

    “公子切勿如此说,公子乃老主人所遗之人呀!”

    “老主人,大叔指朱贤吗?”

    “正是!不知公子如何获老主人之遗物?”

    说着,他已含笑入座。

    史万仁低声道:“可以说吗?”

    “放心!请说!”

    史万仁低声道:“家父母巧获朱贤之回旋令之后,便一直在找回旋谷,我因为被一名坏人追赶却巧坠入回旋谷中。”

    他便略述遇见小猴及叩见骷髅之事。

    朱扬怔道:“此子所述之回旋令及回旋谷完全符合老主人生前之所述,他又携来玉盒,该错不了啦!”

    他便低声问道:“公子已练成老主人之武功否?”

    “我练过,有些成就啦!”

    “很好!老主人已作古吧?”

    “作古?什么意思?”

    “老主人已死吗?”

    “是的!那具骷髅便是他呀!”

    “恕在下愚昧!”

    “大叔客气矣!”

    “老主人可有遗示?”

    史万仁点头道:“老主人生前便一直暗助贫民,所以,老天保佑四海银庄一直平平顺顺,既未出差错,生意也不错!”

    “他说你们都很忠心,他两次赏过你们。”

    朱扬忖道:“老主人的确厚赏过两次,错不了啦!”

    他立即点头道,“老主人一直器重,我们理该效忠。”

    “真不简单,听说有人揩油哩!”

    朱扬含笑道:“老主人与吾人尚有远亲渊源!”

    “你们都姓朱,一定有渊源呀!”

    “是的!公子放心,吾家一向以忠孝传家,不会误事。”

    “谢谢!”

    “请品茗!”

    “谢谢!”

    二人便一起品茗。

    史万仁一见朱扬徐徐以杯盖轻抚茗叶,不由忖道:“师祖说过,如此做的人都很细心及能干,可惜,我不习惯这样子。”

    他便轻吸几口香茗。

    不久,他已瞧见朱孝已扶一位老者,另有一位妇人扶着一位老妪跟入,他立即猜忖此人便是朱宏。

    于是,他立即起身迎前道:“朱爷爷,朱奶奶吗?”

    老者笑呵呵的道:“不敢当!老奴朱宏见过公子。”

    “不!不行啦!朱爷爷别如此称呼。”

    “理该如此,公子奉老主人遗示而来呀!”

    “不行啦!我是凑巧入谷,我以前也是流浪人呀!”

    “公子能获主人之遗示,必是有福之人,老奴该敬!”

    “不要!千万不妥!”

    朱扬含笑道:“爹!娘!先上座吧!”“呵呵!好!好!孝儿,呈上账册及存单。”

    “是!”

    朱孝扶朱宏一坐妥,便快步离去。

    妇人上前斟茗,便坐在朱扬身旁,朱宏含笑道:“公子,老奴介绍一下,她是老奴之老伴,她是小媳,请恕小孙方才在外之失敬。”

    “不敢当!朱爷爷言重矣!该小心呀!”

    “谢谢!老主人可有遗示?”

    “有!他叫我来见你们及暗助贫民。”

    “遵命!老主人一向如此仁慈,令人敬佩。”

    立见朱孝捧一叠账册入内。

    只见他把账册放上史万仁身旁之几上,便退立一侧。

    朱宏含笑道:“公子!这些账册乃是银庄现有之金额,其中包括借出之金额以及存入洛阳银庄之金额,请公子核阅!”

    史万仁含笑摇头道:“免啦!你们一向做得很好!”

    “不!请公子先核阅再签字,因为,老主人上回返此迄今,已逾六十年,官方新规定必须有主人签字。”

    史万仁道:“好!我签!”

    朱孝立即送来笔砚墨。

    朱扬便逐册翻页供史万仁签字。

    史万仁边签下工整之字边感激师祖以前逼他天天练字,否则,他今天如果签得歪七扭八,一定会当场丢脸。

    良久之后,他方始签完大小账册及存单。

    朱宏道:“老奴今日便另刻一印,如何?”

    “好呀!朱爷爷做主吧!”

    “是!另有一事,公子欲如何暗助贫民?”

    史万仁摇头道:“我完全不懂,朱爷爷做主吧!”

    “可否请求一事?”

    “别如此说啦!”

    “助贫分积极及消极方式,消极方式在于赠钱及物品,积极方式在于协助贫困人员赚钱,以后者为佳!”

    “有理!一直送财物,会使人懒惰哩!”

    “是的!公子如此年轻,便有此体悟,佩服!”

    “不敢当!此乃师祖所说!”

    “公子另有师祖呀?”

    “是的!我上有爹娘及师祖,我因为被坏人追落回旋谷中而与家人流散好几年,我今后要先找到他们。”

    “孝心感动天,公子必可如愿以偿!”

    “谢谢!朱爷爷方才要说什么事呢?”

    “可否投资采矿,以安置三、四万名矿工。”

    “采矿?”

    “是的!所谓采矿,便是挖地下之物,陕西及甘肃一带之地下有不少的锡、铜、煤矿,自古以来,很多人以此为业。”

    史万仁立即想起自己之坠谷,也是自地下取宝。

    于是,他立即点头道:“好呀!”

    “谢谢公子,且容老奴补充,陕西一带之最大采矿者便是龙家堡,他们研判陕西一带有金矿及银矿。”

    “可是,他们探矿二十三年,却只获得铜矿及煤矿,他们因为财力吃紧,而在去年前来此地谈合作之事。”

    “好呀!帮帮他们吧!”

    “是!公子及时返回,此乃吉兆,采矿必会有所成就。”

    “太好啦!朱爷爷做主吧!”

    “是!”

    朱扬道:“公子可否赐知令师祖及令双亲之大名,因为,每日进出银庄人员甚多,小的可吩咐下人们协助探听。”

    史万仁喜道:“太好啦!师祖叫终南一君……”

    立见朱扬神色大变。

    朱孝更啊道:“他不是……”

    史万仁怔道:“怎么回事?”

    朱扬不由望向朱宏。

    朱宏点头道:“说吧!”

    朱扬问道:“公子是否在临汾境内之山上与亲人失散?”

    “是呀!”

    “传闻无误!令师祖及双亲已被血狼帮所害!”

    “什……什么?当真?”

    “是的!自前年底,便流传此讯,由于此案与老主人所遗示之回旋令有关,小的曾多方求证过,确时无误!”

    史万仁怔了一下,不由哇一声,便趴几大哭。

    朱扬不由一怔,朱宏叹道:“可怜!让他发泄一下吧!”

    “是!”

    史万仁倏地抬头拭泪道:“大叔方才说凶手是谁?”

    “血狼帮,他们是最狠的帮派,小心为要!”

    “他们皆穿青衣裤吧?”

    “是的!”

    “果真不错!我害了他们呀!”

    他不由哇哇大哭!

    因为,若非他在河边引来青衣人,不会有此祸呀!

    不久,朱宏道:“公子节哀,人死不能复生矣!”

    史万仁拭泪道:“朱爷爷,我该如何复仇?”

    朱宏道:“公子暂息此念,因为,血狼帮高手如云又心狠手辣,他们迄今仍然在找回旋令以及公子呀!”

    “当真?”

    “千真万确!公子虽已练成老主人之武功,毕竟肖缺经验,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公子宜先隐密身份及历练几年。”

    “好!我该如何做呢?”

    朱宏稍付便道:“公子不妨以万仁为化名行走天下,暗中观察血狼帮及历练武功和江湖经验,如何?”

    “好!大叔可知先父母三人被埋于何方?”

    朱扬摇头道:“不祥!不过,据说被埋在事发一带。”

    “好!我自己去探听!”

    “公子小心,血狼帮一向耳目遍布天下,他们可能派人注意此事。”

    “这……这……”

    朱宏道:“公子先忍耐,俟复仇后再祭坟吧!”

    “好!”

    “公子一出谷,便来此地吧?”

    “是的!我今天刚出谷哩!”

    “公子先住此数日,顺便整理仪容。”

    “好!”

    于是,朱扬便送史万仁先离去。

    不久,他们已进入银庄后之一座庄院,立见庄院环境幽雅,一对仆妇含笑迎来,朱扬便道:“见过史公子!”

    “是!参见史公子!”

    史万仁含笑点头道:“你们好!”

    不久,朱扬已陪史万仁进入客房。

    他稍介绍房内,便含笑离去。

    不久,他已率那位妇人进来替史万仁剪发。

    史万仁这才知道自己原先之光头不但长满乌溜溜的头发,而且长发披肩,简直是位“披头小混混”哩!

    立见那位仆人送入温水以及浴具。

    不久,妇人已熟练的整妥发。

    她扫净地面,便行礼离去。

    朱扬便含笑退去。

    史万仁便剥光全身沐浴着。

    不久,他已发现自己胯间那条“黄瓜”,他不由怔道:“它怎会变得又长又大?

    我怎么没注意此事呢?”

    他不由托起它怔视着。

    良久之后,他忖道:“难道因为吞过穿山甲丹之故吗?”

    他又怔一阵子,方始离桶拭身。

    不久,他已穿回布衣靴。

    他吁口气,便启门步出。

    那对仆妇便入房善后着。

    史万仁一入厅,便见朱宏夫妇含笑在座,朱氏便起身迎来道:“请坐!”

    “谢谢!”

    史万仁使含笑入座。

    朱氏便上前斟妥茗。

    不久,史万仁便陪他们品茗。

    不久,朱宏含笑道:“老奴方便保存玉盒及老主人真迹否?”

    “好呀!我也不便携带。”

    “谢谢!若依时间推断,老主人至少活愈一百岁,老奴尚未近八十岁,便如此衰老,真令人又佩又叹。”

    “朱爷爷一直为银庄操劳呀!”

    朱宠受用的含笑道:“银庄财力一再的倍增,够令人欣慰。”

    “足见您们付出多大的心力呀!”

    “公子如此年青,便如此懂事,佩服!”

    “不敢当!我一懂事便跟着亲人到处跑,我又好奇爱发问,师祖又一一作答,所以,我似懂又不懂不少事。”

    “客气矣!公子只须再磨炼数年,便更完美矣!”

    “但愿如此!”

    “公子此行,不知须携多少财物?”

    “免啦!我已有金子!”

    “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公子携财备用吧!”

    “好!”

    “白马寺明日适逢观世音菩萨得道纪念日,循例启建七日法会,老奴以往皆捐米三万斤,今年可否多捐些米?”

    “好呀!朱爷爷做主吧!”

    “好!”

    他们便一阵欢叙着。

    黄昏时分,朱扬携包袱入内道:“公子试穿新衣靴吧!”

    “好呀!”

    史万仁便拎包袱入房。

    立见包袱内共有三套内外衣裤及靴袜,布料虽非上品,却挺柔适,而且每件皆颇合身,他不由大喜。

    不久,他已穿新衣靴入厅。

    朱宏四人便瞧得含笑点头。

    不久,他们已邀史万仁共膳。

    史万仁至少已二年余没有吃过鱼、肉、菜、饭,他不由吃得津津有味,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欣然散席。

    朱扬便入房取走史万仁的两套新衫。

    朱氏便与妇人连夜把折平又包上油纸的一张张银票缝入新衫中,因为,她们担心史万仁年幼会被窃财。

    不到一个时辰,她们已缝妥一百张一千两金票。

    她们便含笑离去。

    又过不久,朱宏方始放史万仁返房歇息。

    史万仁已经数年没有躺过如此温软的锦榻,他便欣然放松四肢的回味今日与朱家人员所谈之每一句话。

    他们之关心使他倍觉温暖。

    他们之忠心使他无忧无虑。

    良久之后,他方始含笑入眠。

    这夜,他睡得又香又甜。

    翌日上午,朱宏便邀他入白马寺上香。

    不久,朱扬夫妇已扶双亲启行。

    史万仁便含笑跟去。

    他们一入白马寺广场。立见两旁已经堆起如山的一袋袋米及食油,二张大红纸上更以斗大字迹写出捐献者大名。

    赫见朱贤与史万仁二组大名。

    史万仁不由一怔!

    朱扬含笑道:“放心!没人认识公子!”

    “这……太不敢当了吧?”

    “理该如此!”

    他们便含笑前行。

    寺僧多在法会现场诵经及招呼善男信女,大殿内只有二名知客僧,他们乍见朱宏四人,便含笑合什迎来。

    朱宏便合什代表还礼。

    不久,史万仁已陪他们下跪上香膜拜。

    这是他生平首次上香膜拜,他却甚感喜悦。

    它便跟着朱宏四人在各殿上香膜拜着。

    然后,他们进入法宝现场上香膜拜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欣然返府。

    不久,朱扬已陪史万仁游洛阳名胜古迹。

    沿途之中,城民向朱扬请安之神情,使史万仁明白朱家平日一定深获人缘,他更安心的托附银庄啦!

    午前时分,他们一返庄,立见朱孝送来一个玉印及轻声道:“银庄已全归公子的名下,公子是否保管玉印?”

    “我不便保管呀!”

    朱孝便取走玉印。

    朱扬含笑道:“在下已在昨天下午派人赴兰州通知龙家堡人员前来商谈事宜,他们可在二十天内抵达。”

    史万仁点头道:“偏劳大叔啦!”

    “客气矣!理该效劳!”

    “白马寺之米油是大叔所安排吧?”

    “是的!共有二十万斤米及五万斤油,约可嘉惠五万人。”

    “太好啦!”

    朱扬问道:“据老主人函中所示,回旋谷内之青果可活血行气,不知谷中如今是否还有这种青果?”

    “有呀!大叔想吃吗?”

    “不!在下想让家父及家母尝尝,因为,他们自从去年先后摔跤之后,迄今一直不便于行。”

    史万仁点头道:“可以试试,谷中还有很多的青果。”

    “太好啦!谢谢!”

    “大叔!我下午就再入谷一趟。”

    “好呀!在下先准备容器。”

    “好!大叔,可有东西供小猴吃?”

    “嗯!猴吃香蕉,此时正是香蕉产季。”

    “太好啦!”

    于是,朱扬欣然离府。

    不久,他已经买回半篓香蕉啦!

    于是,他们先陪朱宏夫妇用膳。

    膳后,史万仁便返房换回布衣靴。

    不久,他已背半篓香蕉离去。

    他先从容徒步出城,再入林疾掠着。

    不久,他已掠过三个山顶。

    他便掠向太行山顶。

    不出半个盏茶时间,他已掠近那处草丛,他先注意过四周,方始小心的走向上回坠入之处。

    不久,他一找到入口,便掀草跃下。

    刹那间,他已跃入黑暗之中。

    这回,他却充满喜悦。

    不久,亮光乍现,他便吸气准备跃落。

    吱叫声中,小猴已由树上跃起。

    史万仁探手一抓,它已拉住他的手。

    只见它耸鼻一嗅,便跃入篓中。

    史万仁便朝地面一劈。

    轰一声,地上已出现一个深坑。

    他却已经利用反震之力卸掉冲力轻跃地面。

    他便反手取篓。

    却见小猴已经吃完二支香蕉,正在剥第三支香蕉之皮,于是,他取下所有的香蕉再入内叩拜骷髅,他便报告会见朱家人员以及所作之安排。

    他更道出以朱贤名义赠米油之事。

    他便似与活人对话般详细报告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出洞。

    却见小猴已摘满一篓的青果。

    他便含笑吃果。

    小猴却仍然津津有味的剥吃香蕉。

    不久,史万仁背妥篓,便含笑挥挥手。

    小猴便吱叫的挥手道别。

    史万仁吸口气,便掠向上方。

    他沿途拍壁助力不久,便已经射出草外。

    他便小心的望向四周。

    不久,他放心的离去。

    天未黑,他已经返回朱府。

    他便陪朱宏夫妇及朱氏吃青果。

    朱宏夫妇吃得眉开眼笑啦!

    良久之后,史万仁方始入房沐浴。

    浴后,他便穿上另一套新衣裤。

    他在系扣之时,立觉衣上怪怪的。

    不过,他毫不以为意。

    黄昏时分,他便入厅陪朱家诸人用膳。

    膳后,朱扬便陪他入房低声道:“公子的这件衣衫夹层内缝有五十张一千两金票,盼勿轻易遗失。”

    “原来如此呀!我别穿它们!”

    “也好!在下再出去买一套新衫吧!”

    “不急!明日再说吧!”

    “好!”

    朱扬便含笑离去。

    史万仁便换上布衫。

    不久,他干脆换上布裤便在榻上行功。

    没多久,他已天人合一的入定。

    深夜时分,他方始收功歇息。

    翌日一大早,史万仁一醒来,使全身舒畅。

    倏听花园传来步声及妇人低声道:“爹娘需歇会儿否?”

    立听朱宏低声道:“无妨!老伴,你呢?”

    “无妨!想不到灵果如此灵。”

    “是呀!”

    他们便边聊边赏花着。

    史万仁惊喜的笑啦!

    他换妥新衫,便开始漱洗。

    不久,他已含笑步入花园。

    果见一向须靠人扶行之朱宏夫妇正在含笑慢行赏花,史万仁便上前含笑道:

    “恭喜朱爷爷!朱奶奶!”

    朱宏笑呵呵的道:“谢谢公子赐果。”

    “客气矣!全仗大叔之提醒呀!多吃些吧!”

    “好!好!”

    史万仁便陪他们缓行赏花。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厅用膳。

    膳后,朱扬便又陪史万仁出游。

    朱宏夫妇则欣然吃果再歇息。

    朱家诸人为之大乐。

    史万仁便倍受礼遇——

    双鱼梦幻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