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镜·辟天》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拯救

第十章 拯救

    “很奇怪的力量。”站在客栈的窗前,遥望皇城方向,白薇皇后静静开口。

    皇城的东北角上笼罩着的红色结界,让所有试图降落的风隼都纷纷走避,那种奇异的红光带着某种不祥的血腥气息,然而却又如此洁白无暇。

    白薇皇后在血色的光里看到了某种悲哀却坚定的力量,依稀熟悉——奇怪……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冥冥中仿佛有什么在召唤着,穿越了几千年的时间,让自己的灵体起了呼应。

    “冰族在这个时候起了内乱么?”坐在黑暗角落里的同伴淡淡开口,唇角浮出一闪即逝的冷笑,“那倒是方便了……”

    “苏摩,别大意——”白薇皇后却开口,“我们应该已经被发觉了。”

    黑暗里的人微微一震,抬起头,瞬地看向窗外耸立云端的白塔——白云离合之处,那一道金黄色的光藏在云后,仿佛一只窥探的眼睛俯视着大地。

    难道……塔上面的那个人,已经发觉了他们的踪迹?

    “可为什么他没有让十巫来阻止呢?”白薇皇后喃喃,同样不解,“难道他是想以个人的力量来解决一切,一对一的来进行最后一战么?不,他应该不是逞匹夫之勇的人……或者,他另有打算?”

    她长长叹息:“七千年前我不懂得他;七千年后,我更加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然而她的同伴只是看着虚空里肉眼看不到的连绵结界,冷冷:“我只是想知道,再按这样的速度往前走,一道一道破除屏障,要多久才能抵达白塔?我已经等不及了。”

    等不及了……一进入叶城,种种早年的记忆便被唤醒了。一路朝着帝都走去,一路便有更多的黑暗记忆苏醒过来——内心的浪潮越来越汹涌,那片黑暗的大海在呼啸,几乎要把他兜头湮没。

    他只能极力在其中挣扎,不让那些黑暗的回忆将自己吞噬。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窒息。每一处都镌刻着昔日肮脏的、苦痛的回忆。这些街道,这些建筑,这些人的脸……那是百年以来,在他噩梦里反复出现过无数次的景象。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就是杀了他,他也不愿意再踏入这个地方一步!

    这个肮脏的、该遭天谴的沉沦之都!

    身体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喊,要挣脱他的束缚,跳出来挥动锋利的引线、把这个肮脏帝都的一切搅得粉碎。那个杀戮欲望是如此强烈,几乎要压倒他的理智。毁掉……毁掉它!毁掉那些肮脏的东西,毁掉那禽兽不如的一族!

    这、这是什么?是谁的声音?难道是……阿诺那个家伙,还活着么?!

    他紧紧的握着手心的如意珠,青色的灵珠在他掌心里闪烁,微凉的湿意仿佛沁入了他的骨髓,安抚着他狂暴的情绪。白薇皇后惊讶的看着他,眼里流露出担忧的光。

    然而,此刻周围街坊里忽然发出了错落的惊呼——

    “看,快看!湖上起浪了!”

    “没有风怎么忽然起了浪?这、这……不是做梦吧?”

    “好大的浪!天啊……”

    她扑到了窗口看出去,脸色也是一变:方才日中的天色骤然暗了下来,镜湖上无风起浪,汹涌起伏——那些浪是暗黑色的,平地而起,高达三丈,呼啸着向伽蓝帝都卷来,仿佛一排排巨大的水底怪兽争先恐后的奔跑过来!

    开镜之夜已过,难道是湖底的蜃怪又再度作乱了?

    不!不可能。这些水,仿佛被某种力量召唤着向着帝都奔腾而来!能控制天地间“水”之力量的,唯有……她霍然回头,看着按着眉心露出苦痛表情的新海皇。

    怎么回事?苏摩身上的灵力忽然起了极大的波动,身体里透出一种看不见的黑色的光来!那些光在不停的起伏挣扎,似乎要挣脱躯体的束缚,从他的眉心里透射出来!

    这个鲛人之王的身体里……到底、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东西?

    “苏摩!”她低低惊呼了一声。

    苏摩紧紧抱着额头,十指之间凝结出了淡淡的光。那些光之线,居然一寸寸的消失在他的颅脑中!引线透入颅脑,急速的绞动,仿佛想把整个头颅搅碎——那种痛苦让苏摩一时间无法再说出话来,然而他却一声不响,并没有停止这种骇人听闻的自残。

    这样的狠毒,仿佛是要绞杀某个蛰伏在颅脑中的东西!

    白薇皇后变了脸色——到底是什么东西一直蛰伏在他的心里?

    看着对方那种痛苦挣扎的样子,她忽然感觉到心里有微妙的起伏,仿佛有一个声音苏醒过来了,急切的催促着她,想要上前查看那个人的情况。

    白薇皇后反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里露出隐秘的笑——白璎,我的血裔……终于,你还是按捺不住了么?如果你真的如此焦急,为何却要借助我的手呢?你该醒来了。

    一念未毕,身子忽然一震。白薇皇后张了张口,胸臆中有什么东西硬生生的冲出来了——身心转换在一瞬间完成。

    “苏摩!苏摩!”在意识消退的刹那,她听到自己开口发出了惊呼——不,那已经是白璎的声音。在那一刹,那个优柔的血裔终于如此强烈地凸现了自身的意志,夺回了这个身体的控制权。

    “苏摩……”白衣白发的女子掠到了黑暗角落,将手放在那个苦痛挣扎的人的额头上,急急低呼着他的名字。后土神戒发出了纯白色的光,笼罩在海皇身上,水流一样进入了脑部,以“护”之力量催合着受到损伤的一切。

    “不……”他却是极力的抗拒,想从这种光里挣脱。后土的光如影随形的笼罩下来,柔美纯白,一分一分将他眉心溢出的黑暗之色压制。

    外面湖上的黑色波浪在消退,镜湖之水仿佛被某种无形力量重新压制,渐渐平静。

    房内寂静如死,只有急促的喘息。

    在半个时辰的痛苦绞杀之后,苏摩终于放开自己的手,一声不响的沉入了黑暗的最深处,闭上眼睛。每一次自残之后,他都需要以极快的速度来弥合伤口。

    “苏摩,苏摩。”沉默中,他听到有人在急促叫着他的名字,有一双手伸过来,托住了他向下沉的身子,紧紧抱住了他,仿佛想分担他体内分裂的痛苦。

    谁……放…放开手……不要碰我……神思有些恍惚,苏摩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人,眼神却忽然变了——有泪水坠落在他的脸上,温热而湿润。

    他定定看着面前俯下的脸:不、不是白薇皇后!

    “请……请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苏摩。”那张脸在咫尺外的上方、悲哀的凝视着他,轻轻开口,语气宛如梦幻——是做梦么?一百年了,他曾经在无数个梦境里看到过一模一样的脸;每一次,那个幻象都消失在他将要触摸到她的一瞬……这一次,还是在做梦么?可是,却为何比以往任何一次梦境都要清晰——

    清晰到,能感觉出泪水的温度。

    “白璎。”他终于清楚的吐出了这个名字,抬起了手,一寸寸触及她的脸。

    她的脸苍白如雪,仿佛是冰做的肌肤玉做的骨。唯有泪水是温热的,顺着他指尖一滴滴滑落,证明了眼前这个人存在的真实——是真的……是真的!这不再是遥远的回忆,也不再是无法触摸到的影子。这一次……终于是真的了!

    他忽然如释重负的微笑起来;一切都是值得的。付出了那样巨大的代价,不惜舍弃了族人、扭转了星辰,悖逆了天地——他的手、终于能穿越时空和宿命,触到了她的脸。

    她在他的掌心无声哭泣,眉目静好,一如百年之前。

    苏摩定定地看着她,心里有前所未有的平静——种种与生俱来的黑暗和憎恨都悄然隐去了,他仿佛回到了无限久远的从前,前世的记忆和此刻重叠。白璎……白璎。这两个字在百年后依然保持着那种魔力,当他在白塔顶上的黑暗里苦苦挣扎取舍,当他在慕士塔格的冰雪里完成了身心的蜕变,当他无数次在流浪的路途上濒临死亡……

    无数个黑暗的长夜里,这两个字,曾无数次浮现在心底。

    无数的声音在心底里呼啸,排山倒海而来,仿佛要突破胸臆里钢铁的牢笼,逼着他对眼前的人冲口说出埋藏已久的那两句话——那两句话……都只有三个字。

    然而,那寥寥几个字却仿佛最严酷的封印,需要无限的力量去开启。

    长久的沉默中,外面的天色却缓缓黯了。

    黑暗的角落逐渐扩大,最终将整个室内都笼罩在一片昏暗中——仿佛宿命和回忆的影子在这一刻追了上来,将好不容易得到安静相处机会的两人重新笼罩。

    在那样的重压下,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相对,仿佛深味着种种悲凉和怅然。

    “苏摩……”最终,白璎先平静了下来,“你为何也会来帝都?”

    苏摩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简短地回答:“和你的目的一样。”

    “……”白璎手指微微一震——和她的目的一样?难道他也知道了魔的力量所在,所以特意前来一同封印那个破坏神么?不可能……他又怎会知道?这本是空桑人的秘密,只有双戒的持有人才能确定的事。

    “你怎么知道?难道是……”她有些诧异。

    “是真岚告诉我的。”苏摩没有隐讳什么,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白璎怔住,忽然陷入了长久地沉默——是真岚?在诀别的那一刻,她一直以为她的未婚夫并无知觉,或者说,即便是知道她要去做什么,他也没有什么立场来表示反对。因为他是空桑人的王,又如何能阻拦这一场事关国运的魔神决战?

    真岚……你知道自己无法前来,竟不惜借助了苏摩的力量么?

    身为空桑的皇太子妃,最后一任白族的王,后土神戒的持有者——我早已抱定了为空桑而死的信念,无悔亦无憾。但,你却并不愿意我就此以身相殉,而希望我以别的方式继续活下去?——可是,尽管如此……你又怎能做到如此的地步!

    此刻在无色城里无法走出一步、只能仰望伽蓝帝都里种种巨变的你啊……在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可曾有过一丝一毫的不甘心?

    她一直沉默着,感觉内心种种思绪纷乱如麻,指尖微微发抖。

    在暮色里,苏摩从她眼睛里看出了什么,忽地开口:“你在想什么?”

    她终于开了口,迟疑着:“苏摩……”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然而,黑暗里的人却更快地截断了她的话,语气在一瞬间重新变得漠然,看着窗外的暮色,声音洞彻而冰冷,“既然你重新醒了过来,那便表示,你已然做出了某种决定。”

    “是。”白璎微微叹息,低头看着手上的后土神戒。

    “我知道你的决定。”他的眼神毫无变化,似只在漠然地说着一个事实,“你将作为空桑的皇太子妃活着或死去,不会再有别的——是么?”

    白璎默然,并没有否认。

    神戒的辉光映照着她的脸,柔和而又宁静——如今的空桑皇太子妃,已然不再是百年前那个羞涩苍白的贵族少女。她心里有着自己的选择和决定,即便是多么的艰难和痛苦,也不会再如百年前那样以一死来逃避。

    白璎沉吟着,缓缓开口,似斟酌着用词:“你知道,我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我……不能再像很多年前那样任性了。”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面无表情。

    “我已经不再是白璎,而只是空桑人的太子妃。”她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低声,“非常感谢你给了我新的生命,让我有了一个赎罪的机会,可以再度为空桑而献上生命,而不是如同百年前那样无谓的死去。”

    “无谓?”苏摩忽地冷笑,只是阖起了眼睛,许久,才开口一字一字回答:

    “不必谢我——这条命,是我欠你的。

    “而现在,两清了。”

    白璎猛地一震,定定地看着他,眼里渐渐涌上了泪光——百年之后,他第一次承认曾经亏钱她。她明白,这样的说法、已然是这个生性孤僻高傲的人最委婉的道歉方式。

    黑暗里浮现出绝美的轮廓,高傲而冷清。就算是过去了上百年,沧桑变幻、风霜满面,她却依然可以从这个人的侧脸中看到昔日那个少年的模样,提醒她曾那样的爱过。那一瞬,她几乎无法克制住内心乍然涌现的悲哀,就要屈服在这样突如其来的软弱之下——她向着他伸出手去,指尖颤抖,无数悲喜在心中呼啸。

    然而就在此刻,苏摩却蓦地睁开了眼睛,漠然地开口:“如今一切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他空荡的语音在黑暗的房间内回荡,仿佛命运无声的宣判,令她如坠冰窟。是的,她已经不再是昔年懵懂纯真的小郡主,束缚着她的也不再是种种王室的繁文缛节,而是更加强大的信念和使命——如同他现在也有全新的身份和责任。

    他们两个人,再也不是昔年白塔顶上那一对绮年玉貌的孩子。

    太晚了……太晚了啊。当一开始、他背负着那个肮脏秘密来到她面前时便已经太晚;当结束时、她从白塔顶上一跃而下时便已经太晚——在宿命的交叉口上,他们在百年前便已经生生的错过。

    既便如今能再度的相逢,即使他背天逆命地试图改变星辰轨道,一切也已经无法挽回。

    人的一生里,绝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暮色初起的时候,碧悄无声息地掠入窗口,惊讶于室内居然如此安静——难道文鳐鱼传错了话,海皇不是在这里么?

    她正感诧异,忽然间觉得喉间剧痛,有无形的引线割破了她的肌肤。在血流下来之前,她紧急顿住脚步,不敢再动一步——对方的力量极其强大,根本不是她可以抗拒。

    黑暗里,她隐约看到一个优雅绝伦的侧影。当先引路的文鳐鱼停在他肩头,摇头摆尾地喃喃说着什么,黑暗里的人在侧头凝神倾听,青碧色的珠光笼罩着他——碧蓦地一惊,忍不住激动得全身发抖:这、这是如意珠!

    那么,眼前这个人,确实就是传说中新任的海皇了?!

    “你是……”终于,那个人开口了,松开了引线,“碧?”

    碧低下了头,单膝向着黑暗里跪下,声音里带着极力压抑的激动:“是!复国军暗部队长碧,特来参见海皇。”

    “暗部……”那个人微微沉吟,开口,“为什么今天才来?”

    “属下本来昨日得了文鳐鱼传讯,当晚就想赶来——只是……”碧顿了一下,终于开口,“只是部中有同僚背叛,事发突然,所以耽误了一夜。还请海皇见谅。”

    “背叛……”海皇喃喃念着这两个字,语气却有些奇特,“复国军里,也有叛徒么?”

    苏摩笑了笑,但却并未流露出什么,只是顿了顿,继续话题:“碧,我听如意夫人说,你是复国军里级别最高的间谍,立下过很多大功——包括前几日靖海军团围攻大营,也多亏事先得了你的情报,才不至于全军覆没。”

    “是。”碧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承认。

    “那么,这一次,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苏摩的声音终于从黑暗里移动过来了,走到她面前来,那一瞬,碧看到了他的脸,忍不住的发出了低低的惊呼——那样的容貌如闪电一样照亮了昏暗的室内,宛如天神降临。

    这,就是传说中的海皇血脉?

    她还没来得及从惊讶中回过神,苏摩已经走到了她面前,伸出手,将一串东西垂落在她眼前——那是一串十枚戒指,款式奇特,每一个上面都系着一条引线,相互交击着发出轻响,在昏暗的室内折射出美丽而鬼魅的光华来。

    他伸出手,吩咐:“帮我把这些东西,镶嵌入指定的地点。”

    “是。”碧并没有好奇,只是接受了这个命令。

    “从铁城的南正门明德门开始,穿过皇城直抵禁城的承天门,沿着朱雀大道,每一个十字路口的中心位置埋下一个,”苏摩低下眼睛,静静的吩咐,“今晚子夜之前完成。”

    “是。”碧微微弯了一下腰,领命。

    “去吧。”海皇松开了手,戒指掉落在碧的手心——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引线垂落在戒指后面,拖出丝丝缕缕的光。

    碧没有多话,只是用双手捧起银戒,往后退了一步:“那么,属下告退。”

    她走到了门边,忽然听到海皇在后面问了一句:“碧,我看到帝都的东北角上有血红色的结界——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碧站住了身,恭谨的回答:“禀海皇,东北角是圣女云烛居住的含光殿——大约是因为元老院想要诛灭巫真一族,从而遭到了云家抵抗。”

    “云家……”苏摩在黑暗中沉吟——是桃源郡里曾经交手过的云焕么?帝国军队里唯一一个可以和他一战的少将……海皇不由微微冷笑起来:沧流帝国真的是国运将尽了吧?动乱将起的时候,居然还要将难得一见的精英诛灭!

    “为何族灭云家?”然而,却是另一个声音终于按捺不住,蓦然开口。

    碧大吃一惊: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小心翼翼地查看过周围,但居然没有发现这个黑暗的房间里居然还有第三个人!这个人……居然消弭了存在感,让她毫无知觉?是谁?

    她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抬起眼请求海皇的指示。苏摩望向黑暗里,似乎也在诧异为何对方会忽然开口,但终于是点了点头,示意碧如实回答。

    “因为前几日星象有异,元老院担心破军会带来极大灾难,故此先开了杀戒——”碧低声回禀,看到黑暗里居然还有一个白衣的女子,正在倾听着她的回答,“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借口。十巫相互倾轧已有多年,其中有人想找机会灭了新兴的巫真一族”

    “是么?”那个声音微微一颤,喃喃自语,“云焕……被倾轧了么?”

    “是的。”碧低声回答,“云焕少将回来后受到了军法处分,下狱拷问后已成废人,但元老院还想斩草除根——所以,目下巫真云烛正在极力阻拦军队冲入府邸。”

    苏摩点了点头,看着窗外的红光:“巫真具有如此大的灵力,也是罕见。”

    “那,应该是出自于智者的传授。”碧低头回答。

    “智者……”苏摩眼神微微一变,抬头看着暮色中高耸入云的白塔——那是这个帝国的主宰么,也就是他们此行的最终目标……巫真如今展露的术法已然高深,那么,白塔顶上的那个人,又该具有怎样的力量?

    “去吧。”终于,他没有再问什么,挥了挥手,“子夜时分,等你的消息。”

    “是!”碧退了出去。

    在她退出后,房间内又陷入了沉默。苏摩看着夕照中的白塔,仿佛回忆着什么。而他身后的黑暗里缓缓浮出了一个白色的影子,那个纯白色的女子锁着眉,仿佛有某种忧虑,定定望着含光殿方向。

    “云焕,是我同门师弟。”终于,白璎开口了。

    “但他是沧流帝国的军人。”苏摩冷冷回答,。

    白璎不再说话,只是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光剑——银白色的剑柄上刻着剑圣一门的表记,小小的星辰正在闪着光,标示着她当代剑圣的身份。剑圣门下千百年来同气联枝,守望相助。而如今,她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同门陷入绝境?

    “碧说他已成废人,”白璎低声,语音有些微的颤抖,“他是慕湮师傅的爱徒,如果师傅在天之灵知道了,不知道会……”

    苏摩转过眼看着她,冷诮:“你不会想去救他吧?”

    白璎低头,默不作声。她和那个同门师弟只是陌路,百年来也只得在师傅灵前的一面之缘,此外的所有时间里,他们便是为了各自国家而战的对手了——然而一想起在古墓中,那个冷酷军人埋首水中无声恸哭的模样,想起他是用怎样的眼神仰望着死去的师傅,她只觉心底有波涛翻涌。

    那样深藏隐忍的感情,几乎可以洞穿大地般坚厚的岩石,却又是如此无望——因为不知道如何表达,所以从不开口;也从未真正的明白、到底自己在奢望着怎样一个结局。

    于是,就在寂静的暗涌中,隐忍了一生。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如此深切地理解了自己这个同门师弟。难道此刻,她却要在咫尺的距离内,眼睁睁地看着那羽白鹰折翅而坠?

    “不。”然而沉默许久,她终于还是挣扎着做出了最后的回答,声音冷定——

    “我必须,先去做完要做的事情。”

    暮色初起的时分,飞廉回到了府邸上,看到碧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饿了么?”她没有问他白日去了哪里,只是温柔地递过了筷子,“吃吧。”

    “好丰盛啊,今天怎么有时间大展手段了?”他坐在桌前,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十八道菜肴,失笑,“今天难道是什么节日不成?”

    碧微微笑了笑:“不是。只是想着你这几日太过劳顿,想给你补补身子。”

    她的笑容里隐约带着某种凄凉,然而坐在身侧的人没有发觉。飞廉满心喜悦地举筷,一边吃一边夸奖。吃了几筷,忽地感觉席间冷清许多,想起少了哪一个人,他不由隐约有些不安:“碧,我今天出去找了一天,还是没有晶晶的消息……我怕是……”

    “不会有事。”碧微笑着,夹了一筷子翡翠鱼到他碗里,柔声安慰,“那么一个小孩子,与世无争的,又不比云家姐弟——谁会把她怎样呢?”

    她巧妙地把话题带开,飞廉果然就忧心忡忡地抬头看了看含光殿方向,担忧起另一件事起来:“是啊……含光殿那边,看来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唉,如果再不找出一个方法来救他,云家就真的死定了啊……”

    碧无语,只是沉默地替他倒了一杯酒——对于云家,她向来甚少有好感,此刻也不想勉强自己说什么。飞廉没有喝,只是看着满桌佳肴,出了一会神。

    “碧,我出去有点事,”他霍然长身而起,“你自己吃吧。”

    “嗯?”碧有些吃惊——难道,又是要去找人商量如何营救云焕么?她想劝阻,却不知从何开口。飞廉走到门边,顿住了脚步:“对了……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了,你先休息吧。”

    碧看着他,仿佛想看出这个和自己朝夕相处的贵公子到底做了一个什么决定,然而飞廉并未再解释一句话,抓起披风和佩剑,冲进了夜色,随即消失。

    她松了一口气,装颓然坐下,看着琳琅满目的菜肴出神。

    居然……连最后的一餐,都无法在一起好好的吃完么?

    她的手茫然地垂下,袖子里,十只银戒发出细小的声音,冰冷而微弱。是了……今夜,她也要去做一件大事——幸亏飞廉有事走开了,否则,还要如往日那样在他酒里下药,令他一觉睡到天亮,不至于半夜醒来拆穿她的身份。

    今夜,必须要开始行动了……

    飞廉,我们之间的缘分,终于是到头了。

    在城门关闭前,飞廉终于赶到了铁城。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整个帝都笼罩在深秋的寒气里,大街上寂无人声。他怕引起值夜之人的注意,便绕到了僻静的小巷里,站在断金坊后门的阴影里等待。

    叮咚的打铁声还在不断传来。想来匠作们还在劳作,冶胄一时间还脱不得身。

    如今云荒全境战云笼罩,各处不停有骚乱和起义,帝国需要出动大量的军队,所以,连铁城的匠作们也不得休息,每日埋头加班加点的打造武器吧?

    一直等了一个时辰,直到新月升上了天际,他才听到门悄无声息打开的声音。

    “飞廉少将?”门后有人压低了声音,惊喜异常,“是你来了么?”

    冶胄疲惫地开门出来,一眼看到了月下等候已久的人,不由惊喜万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云焕那家伙,居然真的还有你这样的朋友?”

    飞廉苦笑:“说吧,到底还有什么法子可以救他?”

    帝都的夜降临了,匠作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铁城寂无人声,只有迦楼罗静静停栖在一望无际的石坪上,金色的双翅上披着月光,寒冷而孤寂。

    舱室里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丝一毫的人声,只有什么东西簌簌落下的声音。

    “云、云少将……”空无一人的舱室内,有模糊的低语响起,宛如一个孤魂在夜里游荡,发出不甘的低吟,凄楚而绝望,“谁…谁来……救救他——帮我、帮我…救救他……只要能救他…无论怎样都……”

    无数的珍珠在黑暗里滚落地面,一粒一粒如同星辰般闪烁。

    随着舱室内金座上那个人的低语,整个迦楼罗发出了一阵阵的颤抖,仿佛一颗心脏反复地抽紧。在那样强烈的念力之下,巨大的翅膀发出了震动,仿佛是躯壳想回应灵魂里的这种请求,挣扎着想冲上九霄。

    然而,无论如何挣扎,迦楼罗还是停在那里一动不能动——没有如意珠作为力量的来源,光靠着傀儡一个人微弱的念力,根本无法让这个可怕的机械真正飞起来!

    “谁来……谁来帮帮我……”无助而绝望的声音在黑暗里蔓延,渐渐嘶哑——帮帮我……否则…他会死……少将和他的姐姐,会死在那个铜墙铁壁后的禁城里!

    颅脑里密密麻麻插入了金针,潇发出激烈的喘息,感觉自己的所有思维都被钉死。然而,她还是极力地挣扎,不想舍弃那些脑海里固有的记忆,成为彻头彻尾的杀人工具。不能忘……不能忘!即便是那样痛苦,也不能就此忘记……因为在其中,也依稀夹杂着微弱的暖意。

    多少年前的回忆,忽然在那一刹席卷而来。

    “潇,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我是无法再回头看的——所以,我要你在我背后。”

    将没有接受过傀儡虫控制的她带入征天军团时,他那样对自己说,眼角却是睥睨着那一群窃窃私语的同僚——那群蠢材一定又在议论纷纷吧?因为他竟然选择没有受傀儡虫控制的鲛人当搭档,何况这个鲛人、又身负着屡次背叛恶名。

    ——征天军团建立后的七十多年来,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

    “是。”她静默地跪了下去。

    “我允许你保留自己的意志,所以,作为‘活的兵器’,你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战斗方式。”他低声对她说——那是一个契约的建立。

    那一天,他对她提出了三个要求——

    “潇,我希望你能证明你的能力。你必须要远远胜过那些没有思想的傀儡——只有这样,站在这里的蠢材们才会住嘴,知道么?”

    “是。”她斩钉截铁地回答。

    “很好。”身穿银黑两色军服的少将露出了赞许的神色,微微点头。

    “不过,我并不需要你证明你的忠诚。”他忽地转了语气,薄唇边露出冷冷的笑,提出第二个要求,“既然我允许你保留了自己的意志,自然同样允许你保留了‘背叛’的权力——潇,如果不能忍受的话,尽管背叛我。”

    “不。”她紧闭嘴唇,吐出了一个字。

    他顿了一顿,审视似地看着她的表情,似乎在思索她是否言不由衷。

    “如果,某一日我遇到了更强的对手,战死了的话——你就自己逃吧!”沉默片刻,他又开口,这一次唇边没有讥诮的笑,严肃而冷漠,“别学那些没脑子的傀儡,非要和那些机器共存亡——那样不值得。”

    “不!”她霍然抬起了头,深绿的眼睛里闪过了光芒,陡然提高了声音——这个字清晰地传入了大堂上的每一个军官之耳,引得无数目光好奇地投射过来。

    “这是命令!”他蹙眉,低喝。

    “您说过我可以保留自己的意志,”她抬头看着他,决然反驳着“主人”的命令,“那么,潇自然可以选择听或者不听,不是么?”

    “……”他一瞬间沉默了下去。

    周围传来窃窃的笑声,交头接耳的议论——

    “看哪,第一天就敢对主人说‘不’呢!”

    “云焕那小子那么嚣张,将来一定会死在这个鲛人手上……走着瞧吧!”

    “听说这个鲛人之前只不过是镇野军团的营妓,还谈什么驾驭风隼?云焕看上她,不至于是为了独食吧?哈哈!”

    然而在那一片耻笑中,他却只是深深地看着她,仿佛想明白这个鲛人内心到底是想着什么。忽然之间,他薄唇扬起,露出一个锋锐的笑,提高了语声:“好!既然如此,我一定不会让自己死在沙场上——潇,我为能拥有你这样的部下而骄傲。”

    他俯下身,将象征着军团傀儡标志的银色臂环套上她的手臂,咔哒一声合拢——钢铁打造的精致臂环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记号:她的姓名、年龄和所属部队名称,以及主人的名字。

    一旦戴上,除非战死永难除下。

    “遵命,”在命运的枷锁合拢的刹那,她第一次顺从地低下头,臣服于那个英挺冷酷的帝国少将,缓缓吐出了那两个字:“主人。”

    是的,她和那些没有思想的傀儡不同,她始终保持着独立的意志。作为军团中唯一不曾服用傀儡虫的鲛人,她却比任何一个傀儡都更加忠诚——是她自己在当日选择了成为他的傀儡,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即便是赴汤蹈火,也是百死而不悔。

    ——人心向背的力量,又岂是区区虫豸可以相比?

    那之后,他们一起渡过了三年。

    三年里他们共同驾驭着风隼,从云荒大陆的一头飞到另一头,每日里不是飞出去巡行,便是飞赴某地平息小规模的骚乱,生活平静而又紧凑。

    她表现得很好,在每一年的军中比武里都能拿到第一,从未令他失望。整个军团中唯一能和她一较高下的,只有飞廉少将鲛人傀儡的湘——然而对方是接受过傀儡虫控制的鲛人,论灵活应变,则远远无法和她相提并论了。

    她为他赢得了很多荣耀,辅助他在沙场上百战百胜,成为巫彭元帅称许的“破军”。然而平日里,他们之前却很少有交流。

    他的话不算多,如果她不主动开口的话,他也一定是静静的坐着出神,肩背挺拔军容严整,薄唇紧紧抿成一直线——那种无意间流露的孤独感往往令她突然感到心脏缩紧,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他的不快乐,压抑着太多孤独和不甘。

    她不知道那种异常的孤独和不甘是不是与生俱来的——因为她记得:在他只有七八岁的时候,眼里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表情。

    …………

    他不会记得她,因为那时候他还太小,而夜又太黑。然而,她却不能忘记十几年前那一对汲水而来的姐弟。

    那样寒冷的黑夜里,吐着血的她被从营帐里拖出,床上一片狼藉。那个副将不停地擦着嘴,喃喃地骂娘,指挥下属将奄奄一息的鲛人扔到了营外,醉醺醺地扬长而去,摸向另一个营妓的帐篷。

    她匍匐在冰冷的砂石地上,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已然被一口口的吐尽。

    真好啊……终于是,可以死了么?

    她活了两百多年,已然太长——长到,她已经无法再背负这样深重的憎恨和敌视了。她早已被所有的人所抛弃。她无声地笑了起来,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朔方城十一月的夜冰冷彻骨,砂风呼啸,干燥而暴烈。

    夜很静,冻僵的手足上,几乎可以听到肌肤一寸一寸开裂的声音。

    她不甘地抬头看着夜空:在海国的传说里,每一个鲛人在死后都会升到天空里,变成一颗闪耀的星辰——可为什么在她临死之前,还无法看到那些星星呢?那样……至少可以让她在族人平静善意的注视里死去,无论她的灵魂能否升到星星上。

    那一夜,如果不是那一对姐弟,她一定会在西荒干燥冷酷的风砂里死去。

    然而醒来的时候,却是在一个大木桶里,有温热的水浸泡着她干裂的肌肤,还有一只手拿着布巾,不停地温柔擦拭着她嘴角沁出的血。

    “啊,你终于醒了?”在她睁开眼的刹那,一个少女的声音惊喜地说。

    篝火一明一灭,映照着少女秀丽的侧脸,宁静而温暖。

    她迟疑的看着那个孩子,还以为幻觉——那个才十三四岁的少女有着雪白的肌肤和纯金色的长发,显然是沧流冰族的子民。然而奇怪的是,她眼睛却不是冰族该有的湛蓝色,而是透出隐约的黑色来,美丽不可方物。

    应该是混血的贱民吧?所以,被赶到这个苦寒之地居住。

    “弟弟,快把烧好的水拿过来,桶里的水又开始冰了!”西荒的夜里风非常冷,少女试了一下水温,侧过头,对着另一边焦急的唤,“快一些呀!”

    她浮在桶里,微微一惊:在西荒水是极其珍贵的,一个家庭需要有专门的壮劳力每日往返上百里,才能背回足够的水——而他们,居然是将背回的水全数给了她?

    “不行……”她微弱地推脱,“你们的水……”

    “没关系,最多再连夜去背一趟。”那个少女柔和却不容反驳地开口,按住了她的肩膀,“你是一个鲛人吧?——如果不泡到温水里,会没命的呢!”

    她怔怔凝望着那一张美丽的少女的脸——没有星月的夜色下,那双眼睛是如此洁净无邪,与她前半生看到的所有充满了欲望的眼睛截然不同,宛若圣女。

    篝火旁的男孩子拿下了瓦罐里滚热的水,走了过来。他提起瓦罐,将热水沿着桶壁小心地倒入。一边倒,他的姐姐一边试探着水的温度,直到认为足够温暖才让他放下了手。

    “那些家伙真是一群畜生。”他忽然开口,冷冷,“连继母都没这么对我们过。”

    她惊住,抬头看着那个孩子的眼睛——和姐姐不同,那个男孩的眼睛是冰蓝色的,有着一切沧流冰族该有的特征。然而,他的眼睛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她无法描述那一种感受。在那一刹那,她仿佛是看到了一只被关在笼子里长大的兽。

    ——那才是他们第一次的相遇。

    那时候,他才只有七岁;而她,已经活了两百多年。

    那是她第一次被人所救……而那之前,所有的人:无论是同族还是冰族,战友还是敌人,无一不对她投以冰冷憎恨的眼神。

    唯有那一夜是温暖的。那种暖意浸透了骨髓,多年后尤自残留在身体里。

    从砂之国活下来后,她曾经发誓要找到那一对姐弟,报答那一夜的滴水之恩——或许,那并不是为了报恩,而仅仅只是需要一个活下来的理由……她尚被某些人需要、并不是没有丝毫的存在价值的理由。

    而上天终于成全了她一次,让她在帝都重逢了那一对姐弟。

    十几年过去,那个寒夜里汲水的孩子如今已然是英姿风发的帝国的少将;而她、却还是当时那般的模样——生命和时间、对两个不同的民族来说,原来是如此不对等的东西。

    她在那个少将面前低下了一直昂着的头,恭谨地称他为主人,任他俯身将钢铁的臂环锁上手臂——那一刻,她竟没有丝毫背叛民族和国家的耻辱,只觉得有断绝一切后路的轻松。而臂上的禁锢,反而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踏实感觉。

    从此后,她只属于一个人,那些家国荣辱全部化成了灰烬,他就是她存在的理由。

    她甚至感到某种欣慰:过了那样长时间暗无天日的岁月,直到如今,终于有机会做一点什么,令自己的生命焕发出新的光来。

    她终于是,活过来了!

    ……

    那之后她追随着他南征北战,渡过了三年。

    她是聪明而顺从的,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更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只是那样沉默着,做好了一个优秀傀儡的本分,眼看着他一步步的血战前行,用剑在森冷严酷的帝都里杀出一条血路,青云直上步步高升。

    他很幸运,除了拥有出众的天赋之外,还有着一个受到智者大人宠爱的姐姐、以及一个不遗余力教导他提携他的上司。

    很多人都私下议论,说他会是巫彭元帅的接班人,下一任帝国的战神。更多的人争先恐后地投靠到门下——本来人丁寥落的云家忽然间就有了上千的“远亲”,门庭若市,歌舞升平,一扫在西荒时的冷落。

    她想,这一回,他应该不再感到落寞了吧——毕竟,如今的一切对一个西荒的贱民孩子来说,简直就是梦幻一样的景象,几生几世都无法触及。

    ——然而,他依然还是那样沉默,依然还是经常一个人出神,依然还是透露出那样的眼神,依然还是……孤独而不甘。

    她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心还是忍不住再度的缩紧——他到底要什么?要怎样才能快乐呢?站到最高点上可以么?获得人所未有的力量可以么?除了那个已然不属于他的姐姐之外,还有没有什么人或事,可以让他暂时展开一下眉头?

    他……可曾真正地懂得怎样去爱一个人?

    他的心里,埋葬着怎样一个名字……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在他眼里她是以何种方式存在——她不是一个人,只是他不可或缺的武器、在战斗中的左右手。而他是一个好的主人,知道如何将一件武器发挥到最大效用,平日也懂得如何去爱护。

    只是,那种爱护是无情的——在必要的时候,他依然会毫不犹豫地拿她挡住刺过来的剑——犹如在桃源郡遇到苏摩时一样。

    然而,她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怨恨——

    “如果无法忍受,你也可以背叛或者逃走。”

    最初立下契约的一刻,他就那样明确的对她说过,却被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本就是一个天地背弃的人,她所有的愿望,也只仅仅是成为一件最好的武器,能够陪伴他一路血战,直到登上最高点。

    可是…可是……难道时至今日,就要终止在这里了么?

    不!绝不能就此罢休!不甘心……如果是这样的话,死都不甘心啊!

    有谁、有谁来……帮帮我……

    黑暗的迦楼罗舱室里,她无声地呐喊,无数的珍珠滚落在冰冷的地面。

    月至中天,清冷的光辉洒落在迦楼罗的双翅上,淡淡的金光在攀援而上的人脸颊边浮动,衬得两个人仿佛是在金色的波浪中无声无息上升。

    冶胄领着飞廉来到了空无一人的断金坊石坪上,从云梯一步一步的攀向紧闭的舱室。

    一路上,冶胄没说一句话,他不便多问,心里忐忑。飞廉一直在猜测这个铁城名匠半夜带他来这里的原因,却怎么也想不出这么做会有什么帮助。他的内心甚至有了短暂的动摇,觉得自己可能是踏入了某个圈套。

    然而,不等他将目下诡异的情形整理出个头绪来,脚下忽地一震。

    “这是怎么了?”感受到脚下这个巨大机械在居然颤栗,飞廉忍不住低声发问。他将手指放在机械金色的外壳上,清楚的感觉到那薄薄的金属上一阵阵传来由内而外的颤抖,仿佛有一颗微小的心在巨大的壳子里反复的缩紧。

    “迦楼罗……是在哭吧?”冶胄轻抚着机械外壳,低声叹息。

    “哭?”飞廉诧异。

    “进来吧。”冶胄已经打开了舱室上的锁,回头低声道。

    冷月下,舱室打开了一半的门犹如一只半开半阖的眼睛,幽黑得深不见底。飞廉略略迟疑了一下,仿佛是在猜测舱室里到底是藏着死神还是救主,然而只得一刹的迟疑,便毫不犹豫的抬足,踏出了最后一步。

    ——无论如何,事到如今已经是无路可退了!

    “啪”,乌金的舱门在身后关上,整个舱室内一瞬变得不见五指。

    然而,在墨一样的黑暗里却闪烁着无数的星星。飞廉在踏入舱室的刹那惊住,怔怔看着这梦幻一样的景象——

    无数的明珠铺满了冰冷的地板,闪着幽幽的光,宛如黑暗里浮出了无数的星星。那些星星在地上时隐时现,一粒一粒疏疏朗朗,仔细看去,竟然是呈同心圆分布。

    在这个明珠之海的中心,静静地伫立着一把闪着冷光的金色椅子。椅子上那个鲛人睡去了一样地坐在那里,一头深蓝色的长发水一样流淌下来,一直铺到了地面——然而,却有一粒粒的珍珠从低垂的睫毛下接二连三滚落,滴答滴答,轻轻在地板上跳跃。宛如梦幻。

    “谁来…救救他啊……”模糊的低语响彻了舱室,时远时近。

    飞廉怔在当地,一直到听到这句话才回过神来——这、这声音……从哪里传来?!这分明是潇的声音,可是,被固定在椅子上的鲛人却根本没有开阖嘴唇!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鲛人居然可以将心里的话直接传送到他耳畔?

    这是念力,还是别的什么?

    他惊骇地往前踏出了一步,却听到了那个鲛人说出了云焕的名字:“云少将……谁…谁来……救救他……”

    他忽地呆住了,隐约明白了什么,回头看着冶胄,对方也正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

    “如你所见,迦楼罗已经研制成功。”冶胄终于开口了,走过去将手放在金色的头盔上,“不过,也出现了超出我们预计的异常:虽然这个鲛人已经被融入了这个机械、成为‘迦楼罗之魂’,但她却依然保持着强烈的个人意志。”

    飞廉一惊,看向那个已然被钉死在金座上的鲛人——那里,无数引针密密麻麻地插入了鲛人的颅脑,将她的整个身体和机械融为一体。

    潇的身体在颤抖,于是整个迦楼罗也由内而外的发出了一模一样的颤栗。

    飞廉定定看着潇,然而和机械融为一体的鲛人看上去毫无生气。

    ——是死亡了?还是以另一种方式生存着?

    “不,她还活着,但只是以迦楼罗的形体而存在——武器被赋予了生命……我们,终于达到了神的领域!”铁城名匠轻轻抚摩自己的杰作,眼中露出了骄傲之色,叹息。

    然后忽地抬眼看他,低声:“你听到她的请求了么?飞廉少将?”

    “谁来、谁来帮帮我……救救、救救……云少将……”

    那个声音回荡在舱室里,仿佛一个孤魂在不甘而绝望地挣扎,对着他拼命伸出手来。

    “潇,我想救云焕,”毫不犹豫地,飞廉在那个没有知觉得鲛人面前俯下了身,看着她紧闭的眼睛,“可是……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把他救出来?”

    机舱的颤栗在一瞬间停顿,仿佛不敢相信这个深夜前来的军人会做出如此许诺,整个迦楼罗陷入了极度的寂静。然后,又仿佛狂喜一样地剧烈震颤起来——

    无数的金属在共振,那些薄片发出了尖利的低啸,在密闭的舱室内如同海啸涌来。飞廉一瞬间仿佛失去了听觉,只是看到无数明珠迅速从鲛人眼角沁出,滚过深蓝色的长发,落到了地上。

    “是么……是么?你…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救他?”

    潇的声音响彻了舱室,狂喜。

    “少将真的想救云焕?”冶胄却是转头,严肃地看着他,开口。

    “是。”飞廉点头,“我不能眼看着他死。”

    “是么……”冶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点了点头,忽地一把按下了某个机簧,厉声,“那么,就请坐到个位置上来!”

    喀嚓一声响,金属的地板忽然滑开!

    一片金色的板从舱室腹下无声无息升起,一边升起、一边迅速变幻着形状,一层层的展开,在短短片刻内化成了一张巨大的金色椅子,静静与潇的金座背向而立,宛如孪生的镜像。有一个同样的金色头盔,从舱顶的暗门中落下,垂吊在了金座的上方。

    飞廉惊骇地看着这一变化——这是什么……巫谢他们在几十年来,居然做出了如此了不起的东西!那、真的是接近“神”的创造吧?

    “这才是迦楼罗的主座,”冶胄低声解释,“也就是主宰者的位置!”

    “什么?”飞廉一惊,然而迅速地明白过来了,“你让我操纵迦楼罗,去把云焕……”

    “对!”冶胄眼里闪过雪亮的光,击掌,“就是这样!”

    飞廉惊住,一时间有些无措,看着巨大舱室内那两张金色的椅子:一张是巨大而简洁,另一张却是纤细而精致,两者背向而立,仿佛镜中倒影,一棵藤上生长而出的两颗果实——他知道无论谁一坐上那个位置、便将拥有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

    “请…救救他……救救他……”那个鲛人傀儡的声音在不断地回响,带着哀求和绝望。

    他看着空空的主座,低下了头,迟疑片刻——真的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如果我有驾驭机械的本领,就绝不会麻烦少将。”仿佛看出了他的犹豫,冶胄眼里慢慢变成一种铁灰色,低声,“可是……不是每一个铁城贱民都如云焕那家伙般好运,可以进入讲武堂和征天军团接受这方面训练的。”

    飞廉一震,迟疑:“真的可以?现在,我们没有如意珠……”

    “没有如意珠,可以尝试别的方法——这个我来设法,你只要选择是否和我一起去救他!”冶胄却厉声打断了他的话,“不能再等了,再下去整个云家会全族被灭!”

    冶胄抬头看着他,声音冷酷:“如今,潇愿意为云焕而战,我愿意为云焕铤而走险。少将,你说你是云焕的朋友——那么,你是否愿意为他坐上这个位置?!”

    飞廉咬紧了牙,双手微微发抖——他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背弃家族,舍弃荣华,这对他来说并不是无法承受的事,事实上那正是他多年来一直想挣脱的锁链;他怕的却是自己一旦走出了这一步,整个巫朗一族就会被连累!

    “不用担心。到时候你戴着这个头盔,没人会认得出。”仿佛看出了对方的顾虑,冶胄开了口,显然已经经过深思熟虑,“迦楼罗的力量巨大,可以轻而易举的达到我们的目的——只要将云家姐弟送到安全的地方,你就可以返回。”

    他举起了一只手:“我发誓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事毕,你照旧可以过原来的生活。”

    飞廉眼神剧烈的变化着,他知道这一步踏出、前方便是不可预知的深渊,从此后将会发生什么他无法知道,也不会再由他控制。

    “求…求你……帮帮我……”那个声音却再度响起来了,充斥了黑暗的舱内,远远近近,如泣如诉,“救救、救救……云少将……除了你,没有人愿意再来救他……”

    黑暗中,飞廉终于缓缓抬起手,无声的握紧了金座冰冷的扶手。

    他霍然转身,坐入了巨大的金色椅子,将双手放在了两侧扶手上,肩背挺直的靠着椅背,闭了闭眼睛,看着冶胄,眼神克制而平静:“开始吧!”

    喀嚓。轻轻一声响,头盔自动闭合,金色的面具滑落下来,遮住了他的脸。

    “好!”冶胄眼里放出了激动的光,语声都有些颤抖,“那么,趁着巫即巫谢他们都去了禁城,从今天开始我就教你如何控制这台机器!”

    “要多久?”飞廉低声问。

    “和风隼、比翼鸟的操作相似,”冶胄低声,“以少将的领悟力,应该不难。”

    飞廉沉默了一下,仿佛在那个黄金的头盔里感到了窒息。

    “好,”他低声,“我会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