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波霸俱乐部》在线阅读 > 第三章 上天誉顾年青郎

第三章 上天誉顾年青郎

    北风呼号,十一月天,大地一片肃杀!

    完石除了每日打好落叶外,已经别无杂事,他更专心练武啦!

    此时的华清池内,梦幻双娇趁着天气恶劣潜入了池内,继续全身赤裸的的寻找着那颗龙珠。

    温泉加上心急,她们一出池,便连连拭汗。

    “师姐,算了吧!回去领罪吧!”

    “不!我不甘心!”

    “可是,咱们便是找不到龙珠呀!”

    “我要截断温泉……”

    “不可!不可以啦!龙珠会跑掉呀!”

    “这……”

    “真急死人呀!怎么办嘛!”

    “请恩师来吧!”

    “可是,咱们如何交代遗失凤珠之事呢?”

    “据实以告吧!恩师甚疼咱们,大不了挨领骂!”

    “好吧!唉!真急死人啦!”

    “嘿嘿!急什么呀?”

    声音乍现,二者便匆匆掠向衫裙。

    人影一闪,一名山胡老者已经出现,他一见二女之迷人裸体。

    他的双目倏亮,目中不由嘿嘿淫笑着二女羞怒的拿起衫裙,便转身匆勿穿着。

    老者停在不远处,淫光四射的欣赏着。

    二女一穿妥彩裙,倏地转过身,齐射出四枚细针,老者右掌一旋又一抬,便将细针收入掌中。

    二女立即神色—变。

    老者朝细外一瞧,忖道:“九纹针,她们是洪英兰之人吗?可惜,到口的天鹅又飞走了,真可惜!”

    洪天娇喝道:“你是谁?”

    “马远!”

    “啊!妙手!”

    “你们姓洪?”

    “正是!还我!”

    马远弹出四针道:“代老夫向她向好!”

    梦幻双娇一按针,洪天娇便道:“你方才太放肆吧!”

    “嘿嘿,你们更放肆吧?裸奔、射针,皆大异常人也!”

    “你……你别逼人太甚!”

    “算啦!别伤吾和洪英兰之和气!”

    说着,他便转身离去。

    “姐,咱们真衰,他的目光真毒呀!”

    “不错!妙手一生偷财又偷色,咱们今日全仗恩师威名才得以保住清白,咱们还是趁早返山吧!”

    “好吧!衰透啦!”

    两人便联袂离去。

    不久,莲雾闪入池畔,便脱靴泡人道:“真冷!看来她们已经被马老色鬼吓走啦!”

    她吁口气,服下两粒药丸道:“龙珠之气机更盛,偏偏却找不到它,我得在梦幻双娇之前找到它!”

    她一咬牙,便宽衣人池掀右掏泥寻找着。

    她一直找到黄昏时分,方始离池擦身。

    她不由骂道:“臭龙珠,你若让我找到,我非敲破不可!”

    她穿妥衣服之后,方始离去。

    不久,最右侧池中突然光华大盛,只见光华似车轮般滚动于全池,久久之后,光华方始逐渐的消失。

    可惜,没人有此眼福!

    雪花纷飞,寒海吐香,完石每日一大早,便和艾武等八名青年一起锄去院中各地之积雪,再返屋练武。

    他已经能够勉强施展出‘偷天换日’,他一瞧见成果,便兴奋的一天到晚不停的一练再练着。

    十二月二十四日乃是送神日,当天夜晚,老徐正在指点完石练习‘偷天换日’身法,倏听天空传来‘轰隆!’大响。

    老徐神色大变的全身大震!

    他忙启窗瞧向夜空,闪电疾划而下,接着又是一阵雷响,老徐关窗,便神色肃穆的坐椅沉思。

    完石稍领,便又继续练招。

    雷电交加不久,居然下起大雨,老徐走到窗旁,忖道:“异常,前所未有之异常,明年必有大灾难!”

    他暗暗一叹,道:“小石,歇会吧!”

    “徐伯,怎会突然打雷下雨呢?”

    “西安一向干燥,入冬后,更是未曾下雨,更不可能打雷,老夫比较迷信,明年将有大灾难!”

    “真的呀?”

    “大有可能,你自己小心些!”

    说着,他便自行离去,完石望了大雨不久,忖道:“花木必会被风雨冲斜,我还是先去库房取蓑衣及其他的工具吧!”

    他立即向外行去。

    库房和完石之小屋皆在同一栋,不久,完石便已经走近库房,却听一阵交响曲及熟悉的‘呃啊!’声音。

    完石止步忖道:“狗男女!太过分了!”

    倏听:“艾武……用力……对!妙透了!”

    完石怔道:“什么,她找上艾武啦?她的胃口太大了吧!”

    他便蹑步行去,不久,他已靠在仓库之走道窗缝瞧着。

    只见一位男人将脸埋在梆梅双峰间,弓身正在大冲特冲,柳梅浪态十足的扭摆着。

    不久,完石终于瞧见艾武抬头发抖着。

    柳梅却更疯狂扭动着,艾武终于哎哎抖叫不已啦!

    柳梅又发泄不久,方始眯眼娇喘的安定了来。

    “艾武,你真棒!”

    “谢谢……二夫人……”

    “唤我梅妹!”

    “这……太冒犯了吧!”

    “这才亲密,唤呀!”

    “梅……梅妹!”

    “武哥!”

    “梅妹!”

    “武哥,我明日就授你第三招!”

    “谢谢,谢谢!”

    “别忘了准时服药,你越强,人家越乐哩!”

    “好,好!”

    “明夜准时来此快活,别忘了拭净地面!”

    “是!”

    柳梅亲了他一下,方始起身着装。

    完石便痛恨的返房沉思。

    翌日清晨,雨势已小,完石进入库房穿上蓑衣,便持铲在前后院扶树填土,忙得不可开交。

    晌午时分,雨势仍在,完石已经单独扶正花木。

    他正欲返房,立见一名侍女持伞迎来道:“小石,大夫人赏你十两银子!”

    “我……谢谢,这是我份内事!”

    “收下吧!别让大夫人不悦!”

    “好吧!小喜,你知道吴嫂的媳妇险些难产吧?”

    “知道!命虽保住,身子却甚虚哩!”

    “你替我买几贴补药送给她,拜托!”

    “这……你和吴嫂非亲非故,为何要如此做?”

    “我光棍一个,吃住全在堡中,我用不上银子呀!小喜,我不会说话,拜托你帮这个忙!”

    说着,他一欠身,便退自返库房及房中。

    他一返房,立即沐浴及用膳。膳后,

    他正在散步,倏见小喜来到门前,便止步道:“小石,大夫人要我送来赏银,她已另送吴嫂二十两银子!”

    “哦……好吧,谢谢!”

    完石只好上前接下银子。

    小喜低声道:“大夫人说,你剪的花木她很欣赏!”

    “谢谢!有否需要改进的?”

    “大夫人吩咐你别太劳累,我走啦!”

    “谢谢!”

    完石将银子放入布包,立即含笑躺上榻。

    大夫人之肯定,倍令完石鼓舞。

    窗外雨势绵绵,完石却听得欣喜不已。

    他稍运功,便又起来练习‘偷天换日’。

    黄昏时分,一位妇人送来晚膳道:“小石,我代替我那位媳妇及孙子谢谢你促使大夫人赏赐二十两银子!”

    “别如此说,你代替我再买些补药吧!”

    “不!够了,已经够了!谢谢!”

    “大婶,我真的用不上钱,你拿去吧!”

    “谢谢,真的够了,你用膳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完石一掀盖便瞧见满盘的大鱼大肉,他心知必是吴嫂刻意赠送,他只好‘用功’的将它们吃光光。

    此时的华清池内,却有三位裸女在最右侧之池内运功,她们赫然是梦幻双娇及一位秀丽妇人。

    这妇人正是以‘九纹针’及冷艳闻名江湖的‘云梦仙姑’洪英兰,亦正是梦幻双娇之恩师。

    她盘坐在池中央,梦幻双娇则盘坐在左右斜角处,此时,云梦双娇已经娇颜醉红及呼吸急促。

    因为,她们的下体正和莲雾般渴望异性的抚慰,尤其瞧过完石‘小朋友’之洪天娇更是满脑子的完石。

    云梦仙姑徐徐收功,立即注视二女。

    不久,她忖道:“龙珠果真在此地!而且阳气亢奋,看来它即将出土了,我得准备将它逮住啦!”

    她立即沉声道:“撑着些!”说着,她已先行离池。

    只见她自包袱内取出三个竹筒,便一一揭盖瞧道:“处女之天葵必可滞留它,天蚕网必可擒住它!”

    说着,她已取出一个小布团。

    她摊开小布团,赫见是一张二尺见方之密网,每个网格约有黄豆大小,它正是以蚕丝织成之天蚕网。

    她仔细瞧过网格,倏见洪天娇全身一抖,使鼻息咻咻的张臂欲抱,‘哗!’一声,她已经趴入池中。

    却见她的双臂来回张搂,浑然不知已经身陷池中,因为,她已经被欲焰催激出重重的幻想。

    她幻想自己在搂贴着完石啦!

    云梦仙姑见状,稍稍一征,立即喜道:“雨娇,速来!”

    说着,她已跃到洪天娇的身旁。

    洪雨娇一收功,立即掠来。

    云梦仙姑托住洪天娇之小腹,右掌便轻按揉她的右乳,立见她的胴体一抖及颤声道:“完石……完……石……”

    云梦仙姑忖道:“玩死?她破身子?可是,她的‘守宫砂’尚在呀!我待会可要好好的问问她!”

    她一见洪雨娇前来,立即道:“吸吮及抚揉她的双峰、胴体,尽量激她泄身,否则,她非被欲焰焚死不可!”

    “是!”

    洪雨娇含住洪天娇的右乳,便吸吮着。

    她的双手更在洪天娇的双乳及胴体挑逗着。

    洪天娇便‘喔啊!’叫喊及哆嗦不已。

    云梦仙姑注视洪天娇的下体不久,立即道:“很好!你继续调抚好,我来观察龙珠之下落!”

    说着,她已掠返包袱处。

    半个时辰之后,洪天娇剧抖的连连胡叫着。

    没多久,她附近之水下突然光华隐现。

    云梦仙姑瞧得神色大喜,立即拎着竹筒及天蚕网行去。

    洪天娇兴奋的剧抖及连连胡言乱语,她的下体在扭抖之中,不时的流出略带腥味之液体啦!

    倏见光华大盛,洪雨娇急道:“恩师,它出来啦!”

    云梦仙姑急道:“你准备网它!”说着,他巳抛出天蚕网。

    青光大盛,一粒拇指大小之圆珠已由水底出现及顺水疾飞向洪天娇的下体,显然,阴阳相吸啦!

    云梦仙姑立即疾倒出黑红之血。

    青珠未待污血泼近,早已经射入池底,刹那间,它便已经消失不见了,云梦仙姑不由大急。

    云梦仙姑急得扑入池中,立即掀右猛扑污泥。

    池水迅即阵污浊。可是,青珠却已经消失不见!

    功败垂成,云梦仙姑气得全身发抖,她一见洪天娇仍在呻吟及颤抖,她气得喝道:“别理她!”

    洪雨娇明白恩师之心情,立即默默离池。

    洪天娇在池中浮沉及颤抖着。

    云梦仙姑叱句:“丢人现眼!”

    便将她抛上池外,洪夭娇便在他衅颤抖着。

    她已近茫酥酥的销魂境界啦!

    云梦仙姑望着浊黑之池水,立即默默离地。

    她瞧了甚久,由于未见青珠,立即默默拭身着衣。

    良久之后,洪天娇在一阵剧抖之后,软绵绵的呻吟着,立见她的下体一阵哆嗦及抽搐着。

    云梦仙姑忖道:“这丫头分明没有破身,为何会如此骚浪,我可得要好好的问清楚原因!”

    她立即沉声道:“天娇!”

    “嗯!啊!恩师……恩师……”

    洪天娇乍见自己之丑状,惊慌的忙趴跪在池畔。

    “天娇,你为何浪成如此模样?”

    “徒儿……徒儿不清楚!”

    “胡说!那男人是谁?”

    “那位男人?”

    “令你骚浪之男人是谁?”

    洪天娇不由自主的想起完石及他那雄伟的‘小朋友’,可是,她不敢提及他,以免恩师挟恨杀他。

    “徒儿没有男人!”

    “当真!”

    “徒儿当真是完壁呀!”

    “你暗恋那位男人!”

    “没有!徒儿视男人如粪土,徒儿可能因为池中运功,受龙珠阳气感应之故,尚祈恩师恕罪!”

    “胡说,雨娇亦在池中运功,她为何没有此状?”

    “徒儿把持不住,求恩师恕罪!”

    “哼!你若敢私下会男人,吾必会杀他!”

    “徒儿不敢!”

    “哼!起来吧!”

    “铭谢恩师!”

    洪天娇立即起身着装。

    去梦仙姑道:“雨娇,你们今夜去擒二名处女来此,吾今夜一定要将龙珠得到手,明白吗?”

    “明白!遵命!”

    子丑之后,雨势已歇,洪天娇二人已经各自挟着一名昏迷不醒的少女掠入华清池,云梦仙姑立即上前检视。

    “很好!让她们服下媚药吧!”

    “是!”

    不久,两名少女已经鼻息咻咻,全身赤裸的按在池内,她们的‘哑穴’更是已经被制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媚药之催激,立即使她们春情大发。

    她们剧抖着!

    她们脸红似火!

    她们渴望男人的撕杀!

    她们下体更是排出强烈的讯息!

    云梦仙姑又注视半个时辰,终于瞧见池有角下方有异彩倏隐倏现,她立即朝该处轻轻指了一指。

    云梦双娇会意的点点头。

    又过了盏茶时间,异采更盛,而且已移向二女,去梦仙姑及梦幻双娇立即各自拿起竹桶及天蚕网。

    二位少女被媚毒催得全身剧抖及汗下如雨,下体所泄出之液体乍入池中,立即沿着温泉向外护散出去。

    青光乍现,青珠已沿着水面游向二女。

    云梦仙姑欣喜的立即张网以待,梦幻双娇各持一桶落红,亦紧张的等侯着。

    不久,青珠已经贴近右侧少女之下体,洪天娇立即将少女缓缓向上拉起,青珠立即跟着向上面浮起。

    云梦仙姑立即蹲下及摊开天蚕网。

    洪天娇便将少女移向天蚕网。

    青珠贴近少女的下体,贪婪的沐浴着少女泄出之液体,它的青光亦随之显得更加的耀眼夺目。

    不久,它已游入网中。

    云梦仙姑立即兜网包住它。

    它正欲冲出,云梦双娇已泼来移血。

    它向内一闪,立即闪入少女的下体内。

    云梦仙姑将网贴住少女的下体道:“拉上岸!”

    洪娇立即将少女拉上岸。

    云梦仙姑将网一叠,便捂住少女的下体。

    青光一闪,青珠已闪入少女的体内,云梦仙姑急道:“龙珠已闪入她的体中,提防它由耳、鼻、口出来!”

    梦幻双娇立即取少女的衫格包住她的头。

    云梦仙姑戳指制死少女,她便不再颤抖。

    立见她的腹部微徽蠕动,云梦仙姑立即道:“龙珠在腹部,当心它随时会冲出来!”说着,她已以亵裤封住少女的下体。

    她便张网等待着。

    这粒青珠正是传闻之龙珠,它受诱进入少女的体中之后,它自知已经受困,它便停在少女的胃旁里蠕动着。

    三女便默默坐在少女尸旁等候着。

    另外那名少女又剧抖不久,云梦仙姑立即一指制死她道:“雨娇,你去埋尸,另外在入口处戒备着!”

    “是!”

    洪雨娇便挟着尸体及衣裙离去。

    云梦仙姑道:“龙珠精得很,小心些!”

    “是!”

    时间在人珠对耗之中悄悄消失着,天一亮,青光倏闪,龙珠居然冲破亵裤直接由少女的下体射出。

    天蚕网更是当场被冲破。

    龙珠一飞出,立即入池。

    云梦仙姑气得疾劈一掌,却只以溅起水箭。

    她恨恨的道:“埋尸!备膳!”

    洪天娇立即挟尸离去。

    云梦仙姑注视地面甚久,方始恨恨的服药运功。

    她功败垂成,实在够呕的啦!

    接连七天,云梦仙姑三女皆以媚药崔逼出二位处女之淫物,可是,龙珠却是没有再出现。

    十四名少女便如此报销啦!

    云梦仙姑的媚药亦用光啦!

    梦幻双娇立即外出调配媚药,云梦仙姑则在池衅监视着。

    元月六日晚上戌初时分,二十位少女全身赤裸的各被一块大石绑沉中,一粒粒媚药亦先后塞入她们的口中。

    这是云梦仙姑的狠招,她将她们集中在池边准备以大量的淫液,集中火力的诱出龙珠。

    她另外准备二桶女人之秽血及一张牛皮准备捕龙珠。

    亥初时分,少女们在媚药催激一个时辰之后,淫液伴着汗水滚滚撑出,池中一时密布着骚腥味道。

    池中央终于出现青光,云梦仙姑三女立即欣然注视着。

    她们各持牛皮及木桶缓缓移动着。

    此时,隐在入口处之莲雾及完石互视一眼,继续注视着。

    盏茶时间之时,青光乍闪,黯暗的华清袍内倏地一亮。

    龙珠已迅速的游向了一位瘦黑少女。

    云梦仙姑三女立即移向瘦黑少女。

    龙珠一游近瘦黑少女的下体,便贴在下体。

    洪夫娇便徐徐拉起瘦黑少女。

    不久,龙珠亦被拉起,云梦仙姑倏地以牛皮朝珠身一捂,洪雨娇立即洒出桶中之少女秽血。

    青光倏灭,龙珠倏缩向少女之下体内。

    云梦仙姑掌朝少女的下体一按,立即逼出龙珠,她的右掌五指一屈,立即以牛皮抓住龙珠。

    “天娇,秽血!”

    洪天娇立即递来那桶血。

    云梦仙姑立即将龙珠抛入秽血内。

    逾闭上桶盖,欣喜的松口气。

    洪天娇忙道:“恭喜恩师!”

    “解决她们!”

    “是!”

    梦幻双娇立即一一劈破每位少女的‘天灵穴’,血光喷溅之中,每位少女便迅速的死于非命。

    完石见状,不由大怒!

    他正欲出面倏闻一阵沉香,他便眼前一黑的仆倒。

    莲雾以迷香迷昏完石,立即上去扶住他。

    她向内连弹,十二粒灰色药丸纷纷碎于池衅。

    云梦仙姑正在掀盖欣赏池中挣扎的龙珠,她乍嗅异香,暗叫一声不妙,立即喝道:“摒……”

    她刚出声,气一泄,立即昏倒。

    临倒之际,她直觉的捂住桶口,方始昏去。

    正在宰人的梦幻双娇乍见此景,不由大骇!

    她们乍见此景,直觉的立即摒息聚功。

    莲雾见状,立即戴上面具及又掷出剩下的迷药。

    迷香乍碎,异香迅即涌出。

    梦幻双娇立即向后退去,莲雾庆掠到云梦仙姑身旁,立即取桶及台上桶盖。

    梦幻双娇急得立即掠来。

    莲雾正希望她们运功,她一见她们分别掠来,她立即脚踩云梦仙姑的背心及默默注视着她们,梦幻双娇立即紧张的止步。

    莲雾打算迷倒她们,所以,她立即功聚脚尖,‘呃哇!’一声,云梦仙姑已经吐血。

    梦幻双娇急喝:“住手!”忙急掠而来。

    莲雾为了一劳永逸的消灭这位武功奇高又心狠手辣的云梦仙姑,她立即又狠狠的跌了一脚。

    云梦仙姑心脉一断,立即七孔滥血,她立即遭到恶报。

    梦幻双娇各啊一声,气机立即一泄,她们刚嗅到异香,立即大骇,她们一刹身,便眼前一黑。

    莲雾故意的立即又重端云梦仙姑的背心,她立即又七孔溢血,梦幻双娇大急之下,当场昏倒。

    莲雾立即上前震断她们的心脉,武林男人偶像之梦幻双娇因为助纣为虐,终遭恶报。

    莲雾松口气,立即将化尸粉倒上梦幻双娇。

    她们的尸体立即迅速蚀烂,莲雾使将云梦仙姑及少女之尸体般上尸水中。

    不久,每具尸体已迅速蚀烂着。

    莲雾为了争取时间,立即上前扶起完石。

    不久,她已进入那间荒洞,她打开桶盖,便见龙珠不但青光全失,而且浮在秽皿上,她立即捏它出来。

    龙珠光华倏现,却已难弹。

    她以干布拭净它,它便青光微闪。

    她立即将它塞入完石的体中。

    龙珠果真否凡,它一入完石的体中,莲雾便朝完石的人中一捏,再轻震他的‘膻中穴’,他立即醒来。

    “你……”

    莲雾卸下面具,道:“快运功!”

    “你在搞什么鬼?”

    “先运功,龙珠已在你的腹内!”

    “什么?啊!好烫!”

    “快运功!快!快!”

    完石上回险些被凤珠冻死,如今乍听龙珠已经入腹,而且腹中又甚烫,他立即暗叫救命!他慌忙盘腿运功。

    龙珠原本不安份的蠢动,完石一运功,他体中的凤珠成分立即将龙珠吸引得不敢乱动半分。

    哇操!果真阴克阳也!完石运功一周天,龙珠便逐渐蚀化着。

    它已经甘愿溶于凤珠之中啦!

    完石只觉体中更热,慌忙全力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龙珠已经完全溶化,澎湃的热流一分布于完石的全身经脉,他立即汗下如雨。

    袅袅白气更是飘溢个不停。

    莲雾见状,宽心的掠返华清池。

    却见尸体已成尸水,地上亦蚀化了一个大坑,她立即将原先捆绑少女入池的石块一一填入那个尸水大坑之中。

    她又填入不少的土,方始填平大坑,她朝现场一瞧,方始松口气。

    不久,她掠到远处池中,泡洗去身上之泥土及汗水。

    她泡在池中忖道:“太侥幸了!想不到我能够除去云梦仙姑这个人面兽心的女人,我实在太侥幸了!”

    她不由浮出了笑容。

    没多久,她又想起自己心爱的男人完石。

    她笑得更甜了!她幻想甚久,方始起身拭身着装。

    不久,她已掠荒洞,她一见完石的额上泛光,她不由忖道:“太完美了!石哥终于溶合龙凤双珠啦!”

    她含笑欣赏不久,忖道:“石哥一醒来,一定会追问不少,我何必再和他争执呢,我先支使他返堡吧!”

    她立即退到洞口道:“石哥,先返堡,明晚再叙!”

    说着,她已掠向远处。

    完石闻声,立即收功。

    他掠出洞口,立即喊道:“莲雾,回来!”

    莲雾早已躲在远处一块大石后,暗笑道:“他果真有满腹的话要问我,我偏要好好的吊吊你的胃口!”

    完石张望一阵子,一见天色已甚晚,他只好掠向堡中。

    他这一掠,立即发现全身轻盈如絮,而且弹力十足,他心知必是龙珠之奇效,他不由暗自感激莲雾。

    不久,他已掠过峰顶及掠近张家堡,他便缓步而去。

    他一近堡门,便有一名青年启门道:“小石,这么晚才回来啊?”

    “抱歉!贪玩!”

    “快回去歇息吧!”

    “火哥,谢谢你!”

    他一入堡,立即快步返房。

    他一返房,便宽衣靴上榻功。

    不久,他已悠悠入定。

    黎明时分,他一听见厨房的步声,立即起身漱洗。

    不久,他已经久前后院协助六名青年打扫积雪及落叶。

    打扫之后,他一返房,便见吴嫂端来早膳道:“小石,我那位媳妇已经康复,谢谢你的帮忙!”

    “大婶,恭喜,孙子可爱吧!”

    “可爱极了!”

    “大婶,我托徐伯买了一条金锁片,祝令孙长命百岁!”

    说着,他已自柜中取出一个小红包递向妇人。

    “唉!小石,我欠你太多了!”

    “大婶平日照顾我甚多呼,收下吧!”

    妇人道完谢,方始收下小红包离去。

    完石用膳之后。立即边散步边巡视花木,他一见花木无恙,于是,他立即返房继续在榻上运功。

    晌午时分,他用膳之后,立即运功。

    黄昏时分,他用过膳,立即离堡。

    他迫不及待的赶到祠前,却见祠前有一张字条道:“急事暂离此地一个月,日后再叙,雾!”

    他不由怔道:“急事?太巧了吧?”

    他掠到华清池内外瞧了一遍,方始返堡。

    他一返房,便又专心运动。

    接连七天,他除了用膳,便是运功,他的功力不只一日千里,而且擞增到他难以想像及煞住之境界。

    他的心中有数,便继续日夜运功。

    元宵时分,堡中大加菜及庆祝一番,完石参加不久,立即返房运功。

    不久,他已将烟火及鞭炮声置之耳外。

    子丑之交,壁中已经平静,完石却听仓库中传来二夫人之呃啊声及交响曲,他厌恶的立即收功起来喝茶。

    不久,完石所见步声由远及近,又行向仓库,他忍住好奇一听。

    便听出是少堡主的足声,他不由暗道:“不妙!”

    他在担心少堡主将和二夫人发生冲突了。

    不久,开门声一响。

    ‘交响曲’倏止,立听张仰德冷冷一哼!

    一位魁梧青年立即惊慌的由柳梅肚皮上爬起来。

    张仰德冷冷的道:“该死!你自行了断吧!”

    “我……我!”

    柳梅右掌遥按,青年便觉后心一痛。

    柳梅右足尖一挑,立即挑上青年的喉结,青年刚张口欲叫,却在低呃一声之后,立即仆倒向地上。

    柳梅以脚勾着尸体落地,便媚笑道:“小别胜新婚,来吧!”

    “二姨,收敛些吧!”

    “德哥,别如此嘛!来嘛!你不想人家吗?”

    “二姨,忘掉那傻事吧!”

    “你当真不要玩?”

    “二姨,饶了我,好吗?”

    “不行!我不能没有男人,谁叫你私下宰掉艾武,我才会另找男人,你若不陪我,我仍要找别人!”

    “爹快回来了!”

    “别拿他来唬我,他一修道,便似太监啦!”

    “二姨,男女之间,并非只有欲肉之欢呀!”

    “少来这套!你莫非因为即将成亲而要甩掉我!”

    “二姨,家母早已知道你我之事,她是在替你我遮丑,而让小欢顶罪,你就趁早收敛,好吗?”

    “行,你再陪我一次!”

    “这……”

    “你不愿意?”

    “下不为例吗?”

    “不错!”

    张仰德只好宽衣上阵啦!

    ‘交响曲’再度飘出来啦!

    完石暗骇道:“原来是少堡主杀了武哥,怪不得武哥失踪如此久,唉!欲火实在太可怕,太可怕了!”

    他便又在榻上运动静心!他平静甚久的心田又纷乱了。

    翌日一大早,他立即又去修剪枯枝叶。

    他忙了大半天,用过午膳之后,便开始练习‘偷天换日’身法,激增数倍的功力,立即使他大有进展。

    他惊喜的继续练习着。

    黄昏时分,他满意的沐浴之后,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他略加散步,便又练习身法。

    他一直练到深夜,方始收招运功。

    日子便在他练招及工作中迅速消逝着,一晃,‘头牙’。

    二月初二已过,二月十五日又悄悄来临。

    由于莲雾已逾一个月没来会晤,完石不由望着明月沉思着,良久之后,他方始定心练习身法。

    亥初时分,突听后院传出轻细的步声,他立即收攻忖道:“二夫人为何在深夜前来此地,她在等那位男人啦?”

    他立即凑窗偷窥,却见柳梅打开后门,退自离去。

    完石稍加思忖,便好奇的越窗跟去。

    柳梅出堡之后,便在林中等候,完石由后门偷窥不久,便见一位马脸中年人自林中疾掠向柳梅。

    中年人一掠近,立即行礼道:“恭聆指示!”

    柳梅取出一封信道:“务必要得手!”

    “遵命!”

    “代向老马请安!”

    “遵命!告辞!”

    完石立即骇然退返房中忖道:“二夫人竟会私通外人,那位老马究竟是谁?她吩咐中年人做什么呢?”

    立见二夫人阅妥房门,便轻步离去。

    完石思忖良久,方始上榻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