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魔妓失剑》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巫山疯妇身世凄

第十七章 巫山疯妇身世凄

    夜,深夜。

    屋子里一片漆黑。

    云清月睡在床上,睡得很沉。

    她太累了,因为悲痛,她哭的时间太长,哭累了。

    熟睡中,她还不时地抽泣一下。

    安静的屋子中,她的抽泣声显得很响。

    但她自己却听不到,晕睡在另一间屋子里的罗常开更不能听到。

    今夜,她是该好好睡一觉了,她已有好几夜没睡好了,而且,明日她就要走了,要走很远的路。

    酒楼,富宠酒楼,她很不愿回去,但她又必须回去,她很无奈。

    歌女,她再也不想做歌女了,可是命运还是要让她去做歌女。

    她很愿意唱歌,但只为一个人唱,只唱给一个人听。

    然而,如今那个人却不在了,罗常开再也听不到她的歌声了。

    此刻,睡梦中的她,又在唱歌了。

    她梦见了罗常开。

    她飘荡在空中,看着站在地上的罗常开,罗常开也抬头看着她。

    她很想下去,但她怎么也下不去。

    一阵无情的飓风,把她吹向远处,吹向天边。

    看着渐渐远去的罗常开,她含泪为他唱了最后一支歌:

    春山烟欲收,

    天淡星稀小。

    残月脸边明,

    别泪临清晓。

    语已多,

    情未了,

    回首犹重道:

    记得缘罗裙,

    处处怜芳草。

    黑暗中,门无声地开了。

    一个人悄悄走进屋里。

    此人双眼闪着亮光,闪着欲火,如同魔鬼一般,向床前移去。

    他,正是柳剑青。

    他发誓过一定要得到她,他不能就让她这样走了。

    忽地,他如恶狼般向床上扑去,扑向了睡梦中的云清月。

    云清月惊恐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双淫邪闪亮的眼睛。

    她想抵抗,却动不了。

    她想喊叫,却叫不出声音。

    她只能瞪视着这条恶狼,但泪水却挡住了她的眼睛,她什么也不能看见。

    她的衣服被撕破了,露出她洁净的身体。

    柳剑青疯狂地发泄着他邪恶的欲火,玷污着她。

    她只能无声忍受着,忍受这莫大的耻辱。

    天明,柳剑青已不在屋里了。

    她从窗口跳了出去,逃出了这个魔窟。

    她痛恨自己,痛恨一切,但,失去的已不再会回来。

    她拚命地跑着,跑向了那个高高的山崖……

    ※※※※※※

    云清月不再哭了,但泪水,仍不断地从她眼里流出。

    萧正刚已气得浑身颤抖,他是第一次听她讲这个她亲身经历的故事。

    竹叶飞狠狠道:“想不到柳剑青竟是这等无耻之徒。”

    萧正刚接道:“他死得好,早就该死了。”

    云清月惊道:“他死了吗?”

    竹叶飞道:“是的,他被巫山疯婆杀了。”

    云清月亦狠狠道:“死得好!”

    萧正刚道:“巫山疯婆可是与他也有什么仇恨?”

    竹叶飞摇摇头。

    三人不语。

    忽地,竹叶飞惊声道:“糟了!”

    萧正刚急道:“何事糟了?”

    竹叶飞道:“罗常醉已去找巫山疯婆了,若是巫山疯婆真地与柳剑青有仇……”

    萧正刚道:“就是没有仇,她杀了柳剑青也是应该的。”

    竹叶飞道:“可是罗常醉此刻定是不会饶了她的。”

    萧正刚道:“对呀,那就不能让他俩打了,谁伤了都不好。”

    云清月急道:“这,这可怎么是好?”

    萧正刚道:“好,你先去,我会带月儿去找你们的。”

    于是,竹叶飞起身告辞,离开了小茶庄。

    长路漫漫,远无尽头。

    竹叶飞疾步如飞。

    他想追上罗常醉,他不能让他与巫山疯婆先打起来。

    去巫山的路还很远,他想,他会追上罗常醉的。

    忽地,他身后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

    竹叶飞回头看去,是一人一马飞驰而来。

    远远地,马上的人就向他招手了。

    他停下了脚步,等着。

    马上的人大声喊道:“竹大哥!”

    在此同时,竹叶飞也看清了,马上的人正是小兽精。

    俄顷,马已到了近前。

    竹叶飞喜道:“小兽精,是你来了。”

    小兽精道:“竹大哥,我可找到你了。”

    竹叶飞道:“一路上可好吗?”

    小兽精道:“待会再说,我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竹叶飞道:“是什么东西?”

    小兽精道:“看了你就知道了。”

    说着,小兽精跳下马来,从怀中取出一本“柳氏剑谱”。

    小兽精道:“你看,我找到了‘柳氏剑谱’。”

    竹叶飞笑道:“你从何处找来的?”说着接过剑谱。

    小兽精道:“从一个死人身上找来的。”

    竹叶飞道:“你上当了,这本是假的。”

    小兽精吃惊道:“假的?你没骗我吗?”

    竹叶飞道:“我何时骗过你?”

    说着从怀中掏出真的“柳氏剑谱”,又道:

    “这才是真的呢。”

    小兽精把两本剑谱都接过来,翻开看看。

    竹叶飞笑看着他。

    片刻,小兽精道:“不是一样吗?怎么会有两本?”

    竹叶飞道:“我看看。”说着接过剑谱。

    他翻开看看,忽地用手指着一处道:

    “你看这里可是一样?”

    小兽精一看,果然发现两本书上写的运气方法不一致。

    小兽精道:“竹大哥,你是从何处找来的?”

    竹叶飞道:“当然是从紫丁香手里弄来的。”

    小兽精惊道:“你找到紫丁香了?”

    竹叶飞点点头。

    小兽精又道:“如何找到的?”

    竹叶飞道:“这样吧,我们还是快些赶路,一边走一边说可好?”

    小兽精不解道:“快些赶路?又要去何处?”

    竹叶飞道:“去巫山。”

    小兽精道:“去巫山做什么?”

    竹叶飞道:“你别急,一会你就会知道。”又道:

    “快些走吧!”

    小兽精道:“那我们俩就共骑一匹马吧!”

    竹叶飞道:“就怕马驮不动我们两人。”

    小兽精道:“没事,等马真的累了,我们再下来走。”

    竹叶飞道:“也好。”

    于是两人都上了马,催马向前奔去。

    小兽精坐在前面,转头道:

    “快与我说,你是如何找到紫丁香的,她到底是何人?”

    于是,竹叶飞仔细地对他说了一遍……

    听完后,小兽精道:“真没想到这事会如此复杂。”

    竹叶飞道:“是呀,不过总算弄清楚了。”

    小兽精道:“但愿罗常醉不要与疯婆打起来。”

    竹叶飞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叫你快走。”

    坐在马上,两人都不说话了。

    马,依然飞奔着。

    两人的心,隋都很激动,也都很着急。

    激动的是他俩久别重逢。

    着急的是在他们还没有到达巫山。

    他俩都在想,若是一下能飞到巫山,该多好。

    过了片刻,竹叶飞道:“她们可好吗?”

    小兽精道:“谁?”

    竹叶飞道:“当然是秀芝她们了。”

    小兽精笑道:“还有古小姐,可是?”

    竹叶飞笑道:“休要胡说。”

    小兽精笑而不讲。

    竹叶飞道:“怎么,不愿告诉我吗?”

    小兽精道:“我怎会不告诉你呢!”

    ※※※※※※

    西斜的阳光下,是一片金色的海滩。

    海边,停有一条船。

    站在海岸上,可以看到大海中,有一座绿色的岛屿。

    岛屿离此并不遥远。

    忽地,光影一闪,海滩上已多出一匹马来。

    马上坐有三个人,二男一女。

    此三人正是小兽精与透芝,还有坐在马头上的道士。

    道士笑道:“你们看,这么快就到了是不是?”

    秀芝笑着点点头,道:“对面就是太阳岛吗?”

    小兽精道:“正是。”

    道士道:“你们去吧,我可要走了。”

    秀芝道:“多谢你了。”

    道士笑道:“嗯,我挺喜欢别人谢我的。”

    小兽精道:“那你去何处?”

    道士笑道:“当然是去我要去的地方了。”

    小兽精道:“以后,我们还能见到你吗?”

    道土点点头,指着小兽精笑道:

    “你看,我说你会想我的,说对了不是?”

    小兽精道:“去你的,臭……”他没把话全说出来。

    秀芝见他俩又斗嘴了,不由笑了起来。

    道士道:“你又想骂我了,为何不骂?”

    小兽精笑道:“我一骂你,你就开心了,我不骂你了,不让你开心。”

    道士道:“你这童子,果真变好了。”

    小兽精像是没听懂道士的话,不知如何回答了。

    道士道:“天不早了,你们还是快些走吧,我也要走了。”

    说完,忽地从马头上一闪,人就没了,却又留下一句话,道:

    “我想见你时,就会来看你的。对了,你爷爷认得我。”

    这回,道士没再站在小兽精的头上,而是真地走了。

    小兽精却转头找寻着他。

    秀芝回头笑道:“莫耍找他了,我们走吧!”

    小兽精回过头,道;“好,这就走。”

    于是,二人下马,上了海边的船。

    船,载着他们,驶向了太阳岛。

    夕阳染红了大涨,大海映红了岛屿。

    岛上,林间的小路上走来一个人,是海萍姑娘。

    海萍正走着,忽地看到小路拐弯处走出一个人,不由得一阵心喜。

    她看到小兽精来了。

    海萍惊喜道:“小兽精,你怎么来……”

    话没说完,她又看见秀芝了,便停下了话。

    这女子是何人?她为何与小兽精一道来了太阳岛?她不知道,她也很惊奇。

    难道他们俩……?

    她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她的脸红了起来。

    秀芝一眼就看到了这个一身紫衣的女子,她也听一这女子说话了,话没说完。

    此刻,她看到这女子怔怔地站着,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

    小兽精见到海萍也是一阵心喜。

    他刚想说话,却海萍话没说完,自己到嘴边的话也没说。

    他从未到过,到太阳岛来会遇见这种尴尬的情景。

    海会如何想呢?

    秀芝又会如何想呢?

    他如何对她们说呢?

    尽管他对海萍并没有那种意思,但海萍对他却不同了。

    他不愿意让海萍失望,令她难过,但他又如何能做到这点吗?

    此刻,他把秀芝送来了,但海萍和秀芝能相处得好吗?

    小兽精的身体也定住不动了。

    海萍淡淡一笑,道:“小兽精,这位姑娘是何人?”

    小兽精对她微笑道:“哦,她叫秀芝,我是送她到这里来住的。”

    海萍又对秀芝笑道:“我叫海萍。”

    秀芝对她点点头,甜甜一笑。

    小兽精道:“古小姐可在吗?”

    海萍道:“就在屋里,我带你们去见她好了。”

    于是,三人向屋子走去。

    路上,谁都没再说话。

    他们都在低头走着,都在想着什么。

    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呢?

    片刻后,三人已走到屋前。

    海萍先进了屋子,小兽精和秀芝站在屋外等着。

    俄顷,古彩艳走了出来,笑道:

    “小兽精,你来了吗?你们为何不直接进来,快进来。”

    小兽精与秀芝,跟着古小姐进了屋去。

    三人坐在了客堂里。

    海萍为他们分别沏上茶,就退出去了。

    古彩艳笑看着秀芝,道:“你真漂亮,叫什么名字?”

    小兽精接道:“她叫秀芝,我想让她留在这里,你看可好?”

    古彩艳道:“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喜欢她了。”

    秀芝被她说得脸红起来。

    古彩艳又对小兽精道:“你不留在这里吗?”

    小兽精道:“不了,我还要去找竹大哥。”

    古彩艳急道:“他现在好吗?”

    小兽精道:“很好。”

    古彩艳微微低下头去。

    她好久没见着他了,她很想见他。

    她的眼前,又浮现出他的身影来。

    她的脸,也变得红了起来。

    小兽精看出了她的心思,良久才道:“古岛主还没有回来吗?”

    古彩艳忽地感到自己失神了,有些不好意思,脸更红了。

    古彩艳道:“还没有。”又道:

    “今晚你就不必走了。”

    小兽精点点头,道:“也好。”

    月光下,海萍独自漫步在沙滩。

    她一直盼望着再次见到小兽精,可是今天见到后,她反而不开心了。

    过去,她从未觉得过孤独,但今天,她感觉到孤独了,她忽地觉得自己很孤独。

    她漫不经心地走着。

    她嫌待在屋里太闷了,她想来看看大海,看看这无垠的广阔的大海。

    她想,大海会驱散她的孤独感。

    月光朦胧,月光下的她,也很朦胧。

    朦胧中,沙滩上又多了一个人,正向她走来。

    她抬头看去,是小兽精来了。

    海萍悠悠道:“小兽精,你来这里做什么?”小兽精道:“我是来找你的。”

    海萍迟疑道:“找我?”

    小兽精道:“我找你好一会了。”

    海萍道:“有何事?”

    小兽精缓缓道:“海萍,我知道你今天不高兴了。”

    海萍道:“谁说的,我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小兽精道:“你别装,你这样,谁看不出……”

    海萍低下头,不再言语了。

    小兽精道:“我想与你说说秀芝的事情。”

    海萍缓缓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于是,小兽精对她说了关于他与秀芝的一切事情。

    海萍看着大海,听着,直到他说完。

    良久,海萍道:“她真可怜。”又道:

    “你放心,我会好好待她的。”

    小兽精默默地看着大海,他觉得海萍,也很像这广阔的大海。

    海萍又道:“小姐知道了吗?”

    小兽精道:“知道了,我与她说过了。”

    两人都不语。

    月光照着在海,照着沙滩和慢步走在沙滩上的两个人。

    月色朦胧。

    良久,小兽精缓缓道:“海萍,你怨我吗?”

    海萍道:“为何要怨你?”

    小兽精道:“我……”

    海萍一笑,道:“我叫你哥哥,你可愿意?”

    小兽精温和地看着海萍,又点点头,轻声道:

    “海萍,你真讨人喜欢。”

    海萍笑了,开心地笑了。

    月色朦胧。

    朦胧的月光照着沙滩,照着大海,照着两个人。

    两个人的目光看着大海。

    大海宽阔,大海无垠……

    ※※※※※※

    马,仍旧不停地向前飞奔。

    小兽精道:“竹大哥,你可放必了吧?”

    竹叶飞道:“当然放心了。”

    小兽精道:“竹大哥,你可想念古小姐呢?”

    竹叶飞笑道:“你说呢?”

    小兽精笑道:“我看,你一定很想她,是不是?”

    竹叶飞笑道:“小兽精,我发现你长大了许多。”

    小兽精道:“为何这样说我?”

    竹叶飞道:“因为你学会做许多事了,而且,也懂得很多事了。”

    顿了片刻,小兽精又道:“竹大哥,你打算何时再去太阳岛?”

    竹叶飞道:“到了巫山再说,你看可好?”

    小兽精道:“我当然听你的了。”又道:

    “现在我们离巫山还有多远?”

    竹叶飞道:“还有……”

    突然,一道寒光刺向竹叶飞的后心。

    竹叶飞猛然转臂身后,手里握住了一个东西。

    竹叶飞转回手一看,是一把飞刀,很普通的飞刀。

    此刻,恨尖上已沾了血。

    因为这刀飞来得太快了,刀尖已微微刺入了竹叶飞的身体。

    竹叶飞回头看去。

    路上,已有一人骑马追来。

    小兽精转头,也看到了此人,他正是杨无刀。

    杨无刀眼里闪着凶狠的光,看着他俩,也看着竹叶飞身上的“青龙剑”。

    原先,他是坐在路边的树林里歇着的。

    忽地,小路上一匹飞马疾而过。

    他定神一看,看到了竹叶飞身上的“青龙剑”。

    于是,他就紧迫而来。

    他并不知道马上坐的是何人,他不认得竹叶飞,尽管他认得小兽精,他看不见小兽精,因为他被竹叶飞挡住了。

    他本想一刀杀了佩剑的人,这样,他就可以夺得剑了。

    但他没想到他的刀已被人接住,他很吃惊。

    然而,不管佩剑的是何人,他都不愿放弃这个机会,他一定要夺得“青龙剑”。

    小兽精对竹叶飞道:“此人是杨无刀。”

    竹叶飞道:“我已知道是他了。”

    小兽精道:“你可是认出这把刀了?”

    竹叶飞道:“还有他掷刀的手法。”

    小兽精道:“我们怎么办?”

    竹叶飞道:“不理他,莫要停马。”

    但两个人骑一匹马,总是要比一个人骑一匹马跑得慢。

    俄顷,杨无刀的马已追上来,两马之距已不足一丈。

    突然,杨无刀从马背上飞跃而出,同吐出招贞竹叶飞背后击来。

    竹叶飞早有防备,发觉背后冷风袭来,即刻抱起小兽精,弃马跃出,躲了过去。

    杨无刀一招落空,双手一推马前,人已落了下来。

    此刻,三人都已站在地上。

    竹叶飞冷冷看着杨无刀,道:

    “杨无刀,你为何也萌生歹念?”

    杨无刀已看到了站在竹叶飞身边的小兽精,此刻,竹叶飞叫出他的名字,他并不吃惊。

    见到小兽精,他倒有些心喜了,剑和剑谱都在了,他这样想。

    杨无刀对竹叶飞道:“你是何人?”

    竹叶飞道:“我是竹叶飞。”

    杨无刀道:“原来是你,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掷飞刀了。”

    竹叶飞道:“你的刀很厉害,我差点没接住。”

    杨无刀道:“但是,你接住了。”

    竹叶飞道:“你走吧,我们还要赶路。”

    杨无刀道:“你以为我会走吗?”

    竹叶飞道:“那你想怎样?”

    杨无刀道:“你以为你接住我的刀,我就怕你了吗?”

    竹叶飞道:“你还是不死心?”

    杨无刀道:“废话,看招!”说着又出招攻来。

    瞬间,杨无刀已出了七招。

    竹叶飞没有用剑,但却出了九招。

    竹叶飞的招式出得比他快。

    此刻,两人又停下手来。

    杨无刀怔怔地看着竹叶飞道:“你为何不出剑?”

    竹叶飞道:“我不想杀你。”

    杨无刀猛然转身,向自己的马走去。

    竹叶飞道:“等等。”

    杨无刀回头,道:“你还有何事?”

    竹叶飞掏出一本剑谱,扔了过去。

    杨无刀立刻捡起来,却看着竹叶飞。

    竹叶飞道:“这就是你曾夺过的剑谱,是假的。”

    杨无刀翻开剑谱看了片刻,忽地将剑谱撕得粉碎,扔了出去。

    竹叶飞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小兽精一直在旁边呆看着,此刻也笑了起来。

    杨无刀抱拳道:“告辞了。”说完骑马而去。

    看着他走远了,竹叶飞与小兽精相视一笑,转身向前走去。

    他们没有再骑马,但却步履如飞。

    片刻后,他们就走得无影无踪了……

    ※※※※※※

    早晨。

    阳光穿过薄薄的雾层,照在一座山上。

    山,并不高大,也没有悬崖绝壁。

    山上生有许多树,树叶已落了一半。

    这山就是巫山。

    没人愿意来这里,因为,人们都知道此山上有一个疯女人,她的武功很高强,人人称她为巫山疯婆。

    巫山疯婆并不是很早就有的,她只在十年前才出现。

    她是怎么来巫山的,没人知道。

    她练的是何种武功也没有人知道。

    她是一个神秘的疯女人。

    此刻,山林间走来一个人,是个汉子。

    他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不时地还喝上一口。

    他正是罗常醉。

    自从那日找到卧洞虎后,他就向这里赶来。

    他没有与竹叶飞走同一条路,没有见到过路边的那个茶庄。

    他还不知道柳剑青的真面目。

    他就要找到巫山疯婆了。

    他要杀了巫山疯婆,他要为柳剑青报仇。

    但他并没有把握杀死巫山疯婆。

    他已义无所顾,他想,就算他自己被巫山疯婆杀了,那么,他也是无愧于柳剑青的。

    山林丛密,他巡视着,走着。

    既然有人上了巫山,那么,疯婆就一定会出来的。

    疯婆从不让人上山,因为这是她的山,是巫山。

    疯婆并非一直都疯,有时,她的神智也是清醒的,但,人们永远都说她是疯子,是巫山疯婆。

    疯婆并没有杀过多少人,但人们都怕她,都躲着她。

    谁不怕一个有如此武功的疯子呢?

    出了树林,罗常醉走到了一块荒地上。

    他抬头向山上看去,发现自己已爬到山腰上了。

    前面不远处,又是一片山林子。

    他继续向山上爬去。

    突然,“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从林子里传了出来。

    是女人的笑声,是巫山疯婆的大笑声。

    笑声狂妄,笑声奇特。

    罗常醉顿住脚步,向林间看去。

    山林间什么也没有。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笑声,是从背后传来的。

    罗常醉转过头,用搜寻着身后的山林。

    林间,还是什么也没有。

    罗常醉以为自己没听清笑声是从什么方向传来的,只好站在那里等着。

    他想,疯婆一定还会笑的。

    但是,过了半晌,已不再有笑声传来。

    罗常醉又起步向山上走去,但只迈出一步,他就停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笑声又传来了,是从身后传来的,他听得很清楚。

    他转回身。

    “哈哈哈哈……”笑声又传来了,依然在他身后。

    他又转回身。

    他还是什么也没找到。

    此刻,巫山疯婆的笑声已不断传来,但方向却是飘忽不定的。

    山林间,前后左右都响起了疯婆的大笑声。

    放肆的笑声充满了敌意,令人毛骨悚然,令人不寒而栗。

    但罗常醉并没有被这可怕的笑声吓倒,他一点也不怕。

    罗常醉镇定自如地站在那里,用他那如剑的,充满怒火的

    目光搜视着山林。

    突然,罗常醉大声吼道:

    “疯婆,你出来!”

    吼声响彻山林,吼声压住了笑声。

    笑声停止了,巫山疯婆不笑了。

    山林里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音。

    一切都静止下来,但这种静止却更能让人觉得恐怖。

    罗常醉也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前方的山林,听着周围的动静。

    “哈哈哈哈……”

    突然又有一阵笑声传来,从罗常醉的背后传来。

    在笑声传来的同时,罗常醉猛然传过身,向发出笑声的地方看去。

    这次,他看到了巫山疯婆。

    巫山疯婆并没有立刻躲起来,而是一动也不动地站在罗常醉的身后,此刻,待他转过身,她自然已是站在他的身前了。

    巫山疯婆不笑了,正冷冷地看着罗常醉。

    罗常醉怒目瞪视着她,瞪视着这个眼前的疯子、恶婆。

    罗常醉冷冷道:“疯婆,可是你杀了柳剑青?”

    “哈哈哈哈……”巫山疯婆又是一阵大笑,接着道:

    “原来你是为那个恶棍来的。”

    罗常醉道:“休得胡言,可是你杀了他?”

    疯婆道:“正是。”

    罗常醉狠狠道:“既是这样,那我定要杀了你这个疯子!”

    “哈哈哈哈……”又一阵狂妄的笑声。

    巫山疯婆道:“你也敢来杀我,看我先杀了你!”

    突然,疯婆的身体离地而起,直飞了起来,同时已出招攻向罗常醉。

    巫山疯婆的招式看上去很慢,但却又十分迅急、凶猛,瞬间,她已攻至罗常醉的身前。

    罗常醉动也不动地等着她,直到见她招式不能再变时,突然射出三道酒柱,打向巫山疯婆身体的三处漏洞。

    这三处漏洞可非一般,正是“阳明经”上的三处要穴。

    而罗常醉打出的又是何等酒柱,酒柱胜于利剑。

    巫山疯婆此刻在空中,招式已定,此刻打向她漏洞处的酒柱,岂有不中之理?

    眼见巫山疯婆必将死于这三道酒柱之下,然而,却见她云袖一拂,酒柱竟偏射而去,一滴酒也没碰到她。

    罗常醉见没打中她,刚要出招迎去,巫山疯婆的招式已击来。

    罗常醉只觉手腕一麻,他手里的葫芦飞了出去。

    他知道自己的右腕已挨了巫山疯婆的一掌,但他却不知道巫山疯婆是用何种掌法击到他的。

    正在这时,巫山疯婆已再次出招击来。

    罗常醉当即出招迎上。

    这两人的武功本都是当世一流的,瞬时之间,已打得天旋地转,树动山摇。

    三十招出完,罗常醉已觉得双臂又麻又痛,力不从心了。

    但他没有停手,他拚死也要与她打。

    他心里很急,但越急越是被打。

    忽地,罗常醉又发现巫山疯婆的肋下有处漏洞,一招“金蚌吐珠”晃过巫山疯婆的招式,接着一招“叶底藏花”直击巫山疯婆的右肋。

    他想,这一招定可击中,所以顷注了全力。

    可是当他招式击出,将要击到巫山疯婆时,自己的身体忽地向后飞了起来,同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

    他又被巫山疯婆击了一掌,却仍然不知巫山疯婆是如何出掌的。

    罗常醉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巫山疯婆也停下手,冷冷地看着罗常醉。

    罗常醉忍能站起身,瞪视着巫山疯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巫山疯婆又是一阵狂笑。

    罗常醉一声大喝:“看你如何再笑!”同时出招攻来。

    巫山疯婆急忙出招迎上,笑声顿止。

    巫山疯婆变成了一道灰白色的光带,急速地飞舞着。

    罗常醉则是一条深色的影子,飞快地闪动着。

    黑影与白带飞旋着,撞击着。

    风声响动,树叶飘落,山林震颤。

    正在这时,山上又来了两个人,正是竹叶飞与小兽精。

    此刻,他们已掠到树林边了。

    他俩都看到罗常醉与巫山疯婆正在交手。

    小兽精急道:“竹大哥,这可怎么办?”

    竹叶飞跃出林子,大声道:“住手,你们别……”

    他话没说完却停了下来,眼睛里充满了惊异之色。

    小兽精刚跃出林子一步,就顿住不动了。

    他们都看到罗常醉已被打倒在地了。

    “哈哈哈哈……”

    巫山疯婆又是一阵大笑。

    但她又忽地收住了笑,她看到了竹叶飞与小兽精。

    巫山疯婆目光凶狠地看着他二人,冷冷道:

    “又来了两个,看我把你们一起杀了!”

    竹叶飞摆手道:“等……”

    他话刚出口,巫山疯婆已出招攻来。

    竹叶飞见她击来,并不想与她打,只想躲过,但此刻,看着巫山疯婆迅急奇变的招式击来,他都不知如何能躲得过了。

    但竹叶飞也不能动也不动地睁着眼看她杀了自己,就在巫山疯婆招式击来之时,竹叶飞也出招迎上了。

    他并不想杀了巫山疯婆,只是为了不让她击到自己才出招的。

    然而,巫山疯婆并不知他是这样想的。

    此刻,就算他对巫山疯婆说了自己的意思,巫山疯婆会停手吗?她毕竟是个疯子。

    只是阻挡不攻,总是要吃苦的,五十招下来,竹叶飞已被巫山疯婆击中了三掌。

    但竹叶飞仍然没有进攻。

    小兽精急了,愤然出招迎上。

    他顾不得那许多了,只想先把巫山疯婆击停手,或者把她击倒后,再与她说话。

    可是就在他刚出手迎上时,竹叶飞又被巫山疯婆连击五掌。

    竹叶飞被打得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小兽精已攻出三招,但一招也没击到巫山疯婆。

    此时,巫山疯婆已出招向小兽精击来。

    小兽精再次出招迎上。

    然而,小兽精的武功到底弱些,打了二十招后,他就只能招架,而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巫山疯婆却越打越猛,招招狠毒,式式逼人。

    突然,巫山疯婆的双掌同时击中了小兽精的双肩。

    小兽精被打得急退数步,倚在了一棵树上。

    巫山疯婆已飞身而来,一掌直击向小兽精的胸前。

    小兽精刚欲出手挡架,顿觉一阵钻心的剧痛,他的手臂也未能抬起。

    小兽精瞪着愤怒的眼睛,看着巫山疯婆击向自己的双掌,他未曾出招,躲闪已来不及了。

    巫山疯婆的这一掌打下,定然要穿入他的胸中了。

    但,就在巫山疯婆掌要击下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手,而她的手,已碰到了小兽精的衣服了。

    她为何要停手呢?

    小兽精动也不动地看着巫山疯婆的那张削瘦而苍白的脸。

    巫山疯婆也怔怔地看着小兽精,眼里充满了惊异之色。

    她没有再笑了,她的嘴唇颤抖起来,像是想说话,却又因激动而说不出来的样子。

    小兽精也感觉到巫山疯婆放在他胸前的手,也在颤抖。

    他不知道巫山疯婆想做什么,他静静地等着,没说话。

    他的目光已不再是愤怒的,而像在询问着什么。

    突然,巫山疯婆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小兽精的衣服。

    “吱!”的一声,小兽精的衣服被她撕开了。

    小兽精仍然没有动,仍然不解地看着她。

    巫山疯婆的目光称向小兽精露出来的上半个身体,移向小兽精的肚皮上,定在了某一个地方。

    小兽精低头看了下,知道了她正看着自己上腹部的一块胎记。

    她抖动得更厉害了,浑身都抖动起来。

    泪水,从她的眼中流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俄顷,她已是泪流满面。

    她的目光又转向小兽精的颈部,看着那道很大的疤痕。

    巫山疯婆颤声道:

    “这是真的吗?怎么会呢?”

    她又用手摸了摸那道疤痕,颤抖地摸着。

    接着,她的眼睛又看到了小兽精的脸上,仔细地看着。

    巫山疯婆喃喃道:“浩儿,你没死吗?”

    小兽精更不解了,她怎么会叫自己浩儿呢?

    但,若是没有父母,又有他这个野孩子呢?

    难道她真是他的母亲吗?

    巫山疯婆又道:“你今年可是快有十七岁了?”

    小兽精点点头。

    巫山疯婆道:“那就没错了。”

    小兽精道:“我是你的儿子吗?”

    巫山疯婆突然大哭道:

    “浩儿,娘对不起你……你可是要来杀我的吗?你杀吧,我不会再动手的。”

    小兽精急道:“我们不是来杀你的。”

    巫山疯婆大哭不已。

    罗常醉并没有被打死,此刻,竹叶飞与他都能站起身了,而且已向这边走来。

    只听罗常醉狠狠道:“原来柳剑青竟是这等无耻之徒。”

    看来竹叶飞已对他说过柳剑青的事了。

    听到他这句话,巫山疯婆顿住了哭,转头看向他二人。

    罗常醉对巫山疯婆道:

    “请恕在下冒犯,我罗常醉给你赔不是了。”

    此刻,巫山疯婆一点也不疯了,已是一个正常人了。

    巫山疯婆道:“不必了。”又对竹叶飞道:

    “你可是竹叶飞?”

    竹叶飞道:“我正是竹叶飞。”

    巫山疯婆点点头。

    竹叶飞道:“你可有名字吗?”

    巫山疯婆凄然道:

    “有,我叫秋婉君,已有十六年没有人叫我的名字了。”

    竹叶飞道:“我们已知道柳剑青是个恶徒了,你与他有仇恨吗?”

    秋婉君重重地点点头,道:

    “他这个恶棍,我找了近五年才找到他。”

    秋婉君的眼中充满愤怒,仿佛又看到了柳剑青。

    她永远忘不了十六年前的那件事。

    终于,她说出了那件令她痛心疾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