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凤驭龙》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小玉儿后宫受辱

第十二章 小玉儿后宫受辱

    于飞对小玉儿道:“小公主呀!咱们原是可以得手的,坏就坏在那些玩意儿太重了,拿它不动呀!”

    胡啸接道:“小公主,这几个番僧真可恶,他们打算把咱们全都杀掉,幸好小公主及时赶到。”

    对面番僧接道:“我说过,你来得及时,也算他们几个命大。”

    小玉儿指指门外,道:“门口伤的两人怎么了?”

    那番僧冷哂,道:“是他们不听话!”

    小玉儿道:“听话?什么听话?”

    那番僧冷然道:“既然他们偷窃失风,那就由咱们逗逗这批偷儿,我们只一人,输流在这院中较量他们所有的,但是他两个打不过想溜,那可是不听话之举,咱们总不会高兴了。”

    小玉儿一听火上冲,她回以冷笑。

    冷笑是充满敌意的表示,冷笑也是一种仇恨的反应,江湖上只要有人对你冷笑,那就表示着几种暗示——不屑、忿怒、冷漠、怀恨,其结果便是一种行为的反射——杀!

    小玉儿缓缓拔出七星剑,她仍然冷笑。

    她也怒视着甘天泉五人,道:“你们在弱手之中展现你们的武功,那是可笑的一种表现,他们打不过你们,他们甚至联手也打不过你们之中任何一人,我以为你们只是在羞辱别人,看起来你们了不起,实际上招人唾弃,江湖上的弱肉强食在人们的心中永远是同情弱者的。”

    中间那巨躯年老的大喇嘛浓眉纵动,道:“小小年纪说出这些七老八十的话来,实在令人惊讶!”

    他上前一步,道:“你既然及时赶来,咱们自不会再为难他们!”

    只见他高举铜钵过顶,只一手取出铜棒,猛力的在铜钵上敲起来。

    铜钵发出“砰砰”响声,随之他一声狮子吼:“你们这批鼠辈可以走了!”

    张展几人听得那刺耳钵声,一个个忍不住忙以双手按紧耳朵。

    小玉儿大吼一声:“住手!”

    她的这一声发自丹田的吼叱,也使得五个喇嘛的身子闪几下才稳住。

    看上去只是击钵与吼叱,实际上双方已是内力较量,于是钵声停了,那大喇嘛也怔住了。

    小玉儿突然轻松似的回身对张展几人,道:“叔叔阿姨们,你们守在祠堂门口,等着把受的羞辱找回来。”

    张展忙一持身,道:“小公主的吩咐,咱们去守住祠堂大

    门。”

    韩家祠堂的门原是上了锁的,如今锁已经碎掉,想是被喇嘛用钵击碎的,那门也裂开了。

    张展几人还忙着救人呐!

    小玉儿看着五个喇嘛,咬牙道:“你们还等什么?我已经迫不及待要送你们下炼狱了!”

    真是一句令人痛恨的话,五个喇嘛都怕下炼狱,西北藏人死了天葬,礼仪设在高山上,为的就是高山最近天堂,死后升天,一转轮回还能成神仙,谁愿意下炼狱被厉鬼折磨个没完没了的。

    小玉儿这话令五个大喇嘛火大了,那比骂他们祖宗十八代老祖先还令他们火大。

    小玉儿人美衣华,红衣喇嘛五团大红彩,这光景宛如五个太阳拱明月,更像是五只老虎要吃小羊。

    抖然间,五个喇嘛移动着庞大的身子,如同一座巨大的风火轮,他们一边飞跃着,更把手上的大铜钵击打得比天上响的霹雳还震人耳鼓。

    小玉儿没反应,但祠堂门口的张展、周桃花几人可就吃不消了,纷纷往远处闪躲,两手把耳朵捂得紧极了。

    小玉儿的双目更亮了,仿佛东边月下的那两颗极亮的大星星般好美,也好摄人心魄。

    五个喇嘛围绕着小玉儿,他们的动作很一致,显然是受过十分严格的调教,似这样的场面,还真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施展。

    喇嘛们找来这地方当然是有原因的,城里怎么可以布这种“憾不雷”大阵,城里也不能乱杀人呀!

    韩家祠堂最偏僻,这儿也是宰人的好地方。

    双方这么对峙着,渐渐的小玉儿半迷起眼睛来,面上一片祥和,全身正一股股,一阵阵的冒出如雾般的白雾气把她整个人也笼罩住了。

    看上去是薄雾,但那巨大的声音若想再靠近这层薄雾,那是绝不可能的。

    小玉儿的面上有了笑意,仿佛她走入仙境似的一副自在模样。

    但这情况看在五个喇嘛眼中,宛如受到奇耻大厚,在他五人眼中,就是把小玉儿的这种微笑表情当成了讥笑,当成了冷笑,那是叫人无法忍受的。

    五个喇嘛几乎火大了。

    小玉儿却更加的自在了。

    火大便产生急躁,有道是天干物燥会生火,火能乱神,神乱则无法章,可谓险矣。

    天道是:天燥有雨,人躁有火。

    此刻高手对决,最忌的便是火躁,而小玉儿的自然反应便是敌人功夫越高,她的反弹越大,她就是发出一种令敌人无法忍受的急躁感的笑意。

    这就是武功上的内涵,这种功夫用之于官场可前程远大,换之于杀场则克敌致胜,同之于决斗则稳操胜券。

    这也是武功到达极至的自然反应,那是小玉儿也控制

    不了的表现,说她已是天人合一,大概勉强说得过去。

    要知什么叫“混元”?什么又叫“通天”?那正是以气连贯成天人合一,可达通往极限的内功精华,小玉儿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原是在进境中,如今经过五个喇嘛的“憾天雷音”大法制摧动下,她已完全成功了。

    她的这种祥和反应便是由她的内在气顺意随之中产生的变化。

    小玉儿几乎笑出声来了。

    五个喇嘛在奔转之中,忽闻得那大个子喇嘛发出一声吼;“杀!”

    极短暂的稍歇,只见五团人影已往小玉儿撞击过去,那威胁实在惊人。

    小玉儿突然弹升近五丈高下,半空之中她拔剑,然后一声尖叱:“杀!”

    并非是一团或一片剑芒,而是一丝剑芒发出极耀眼如电的光芒,小玉儿双臂就紧握剑柄直射而下,她在五个喇嘛往外再闪的时候,七星剑直指甘天泉阻挡她剑势的那个大铜钵。

    甘天泉的铜钵阻挡个正着,然而小玉儿的七星剑却不可思议的穿透那一百五十斤的大铜钵,几乎是没人剑柄处,便也听得牛嗥似的一声嗥叫,甘天泉自胸口上方被七星剑插入半尺深。

    当小玉儿足踩甘天泉的大铜钵拔出七星剑的时候,甘天泉已倒卧在血泊中了。

    甘天泉死得直瞪眼,他再也不能把眼睛合起来了。

    这光景令四个刚站定的大喇嘛齐声惊呼!

    就在双方这么对视中,那大喇嘛立刻举钵再击,现在四个大喇嘛边击着铜钵,一边还不住的吆喝着。

    他四人自己在转动,在原地打转,可也会令人看的眼花缭乱。

    小玉儿不受惑,她冷傲的站着,七星剑直指天空,她准备再下杀手了。

    突然间,四个喇嘛原地暴旋身,只见四只大铜钵发出“咻”声不绝于耳,那黄豆般大小的钢珠劲射而出,大片大片的珠弹直射向小玉儿。

    小玉儿也为这种暗器吃一惊。

    小玉儿也想不到铜钵之中会有这种暗器。

    七星剑就在面前急拨,一片剑芒护住面孔,这动作也是任何人,尤其是女人自然动作,都怕伤到面孔破了相。

    小玉儿在护面中拔身再往空中弹去,她无路可走只有往空暴弹。

    小玉儿的身上至少被小弹珠子打中几十粒。

    一般人只要中上几粒就会吃不消,皮开肉绽当场受伤,更何况这些小弹珠均是铜制,不但劲道足,更因为齐集自四方射来,任谁也躲不过。

    这四个喇嘛就等着小玉儿自空中摔下来了。

    如果小玉儿真自空中跌下来,四个大铜钵便会立刻往小玉儿砸过去。

    四个喇嘛就是这个打算,也等着杀人了。

    只不过情形并非那样,因为击打在小玉儿身上的小铜弹珠,正纷纷自小玉儿的身上落下来,就好像那么多的铜珠是用手撒在小玉儿的身上似的,并未伤到小玉儿的分毫。

    再看空中的小玉儿,她好像还停滞有顷,忽然再驭剑直往那大喇嘛劲刺而下。

    “杀!”

    “当!”

    “哦!”

    那大喇嘛自然的举钵迎挡,却也被小玉儿一剑刺在脖子上,只见这挨剑的大喇嘛一声怪叫,抛去手中铜钵,双手紧捂脖子在往一边挪去。

    鲜血是捂不住的,鲜血自他双手指缝往外溢,这光景是活不成了。

    就听那最高大的,也是为首的大喇嘛忍不住一声怪叫,道:“蜂蜜辣椒囫囵吞枣!”

    这是什么话,小玉儿一点也听不懂,她忍不住的道:“什么乱七八槽的,你被我吓疯了,疯言疯语!”

    这高大的喇嘛,这才知道小玉儿是听不懂藏语的!

    那另两个喇嘛却在大大的吃惊了。

    就听那巨大身子的大喇嘛改以汉语:“你……你莫非习了咱西域失传已久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吗?”

    原来那句“蜂蜜辣椒囫囵吞枣”乃是藏语,指的正是小玉儿习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

    发音不同意思一样,小玉儿忍不住笑了。

    但她也只是一个冷笑,便指着老番僧,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老番僧更是一惊,道:“暗器上身不人肉,内力反射有白雾,出拳五丈打死人,剑气通天无人敌!”

    他再看看小玉儿那种气定神闲模样,接道:“苦练此神功,必从一岁至三岁就要苦练,你……不怕摔也不怕挨打,你是不是这样?”

    小玉儿也不得不暗自佩服这老番僧的见识。

    是的,这四句正是小玉儿的所能,她再一次的冷笑,道:

    “现在知道晚了。”

    不料她此言一出,那老番僧须发絮张的对另外两个番僧大吼:“你们别再出手,由师兄再一次试她……”

    就见这老番僧抛下手中大铜钵,足踏日月步,横身风雷动,双手箕张走罡步,一副狂狮出山林的架式。

    小玉儿七星剑人鞘,她明白,这老番僧要以什么看家本领对付她了。

    小玉儿心想,你既不用兵器,大家对对拳掌又何妨?

    她刚把七星剑回鞘,就听得那老番僧厉吼声,双掌立刻往小玉儿拍来。

    掌风击得一股旋风平地起,小玉儿不由大怒,抖出便是一拳打出:“接我一拳!”

    老番僧的掌风才起,双方距离两丈远,忽然那乱起的旋风随着一股暗流“轰”的一声撞在老番僧的身上,打得老番

    僧一个就地滚,“咯”的一下子撞在石阶上。

    老番僧张口吐出鲜血来,口不择言的又是一句“蜂蜜辣椒囫囵吞枣……”

    那就是说,小玉儿的武功正是他说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无误了。

    两个喇嘛奔过去拖住倒地的老番僧,其中一人急呼叫,他叫的也是藏语。

    人急了就会忘却一切的,他叫着:“鸡不食米!”

    另一个叫着;“狗不吃屎!”

    这是什么玩意,藏人必知这是什么意思。

    就见那老番僧似虚脱般点点头,就见这两个番僧走至小玉儿面前恭身施礼。

    “知罪,知罪,放咱们回去,你已是咱们教中女神了!”

    小玉儿问道:“刚才你们说什么‘鸡不食米,狗不吃屎’,是什么意思?”

    一个香僧解释道:“咱们说的家乡语呀!”

    “什么意思。”

    “鸡不食米是打不过你,狗不吃屎是咱们投降。”

    小玉儿冷笑,道:“你们投降了?”

    一个香僧抬头,道:“咱们的女神,我们投降是应该的,女神是宽大的,自不会再为难咱们了。”

    这话令小玉儿有些啼笑皆非之感,她还真不知要不要把他们都杀了。

    她也忽然想起继父,更想到李兆元夫妻二人,他们原是在大元堂养伤的,却被这几个喇嘛找上门活活以“憾天雷”神功震死。

    小玉儿越想越气,道:“喂!你们把我当成神吗?”

    两个番僧齐点头。

    小玉儿道:“如果你们的神要你们死,你们服从你们的神吗?”

    两个番僧大惊,二人也面面相觑。

    小玉儿道:“我是你们的神,我想要你们死!”

    那番僧道:“神是慈悲的,神是救人救世的……”

    小玉儿道:“神救的是好人、善人,神如果善恶不分,就不会有什么炼狱了,是不是?”

    她顿了一下,又道:“你们害死我家人,又把我的几位大叔打成重伤,你们就是恶人!”

    又是一声冷笑,小玉儿道:“当你们杀人的时候,你们已经没有生存的权利了。”

    突听一个喇嘛对另一个喇嘛说了几句藏语,两个番僧猛起身,分别退后两丈远。

    小玉儿吃吃一笑,道:“你们想通道理,便也坦然的出招了,我说过,今天你们必横着出去。”

    这光景就要再一次的搏杀了,忽然间远处传来尖叫声,这声音甫落,马蹄声已在祠堂门口停了下来。

    是的,丁香赶来了,只见她滚鞍下马便奔入祠堂院子里来了。

    小玉儿只看了丁香一眼,她还等着面前两个喇嘛对她

    出手呢!

    丁香奔到小玉儿身前,急对小玉儿道:“玉儿,你……还好吧?”;

    小玉儿道:“再好不过’”

    丁香看看院子边,两个喇嘛已死,一个老的正大喘气,面如死灰。

    丁香看得直摇头,她心软了。

    她把身子阻在小玉儿面前,道:“玉儿,得饶人处且饶人,放了他们吧!够了……”

    小玉儿只是一怔间,三丈外的两个番僧突然吼一声平飞而上,真是太霸道了,也太出人意料了。

    小玉儿无法出拳,就听得丁香尖叫一声:“哎唷!”

    随之一口鲜血喷出来。

    丁香竟被一只大铜钵撞击得口吐鲜血往外倒去。

    小玉儿不及阻挡,立刻拔剑跃身腾空而起,她厉烈的一声尖叱:“血龙杀!”

    嗬!只见漫天剑芒交错穿梭般,直往两个番僧杀去。

    立刻间,便听得两声凄厉的嗥叫传来,两个番僧各挨七剑往外倒去——

    两个番僧地上倒,那老番僧忽然打出一枝击钵铜锤,口中大吼:“打!”

    小玉儿回身一剑打中击来铜锤,“轰”的一声那铜锤中已喷撒出一股毒粉四散开来。

    小玉儿几个空翻跃上了屋顶,她再低头看去,真的把她吓一跳。

    只见有一片毒粉落在一个倒地香僧身上,使闻得一股子“噬噬”之声,那尸体慢慢变成泡沫而变成一堆烂尸而后一堆白骨。

    那老番僧大吼:“我教与你势不两立!”

    小玉儿道:“那是以后之事,你是看不到的。”

    她跳下地来,忽然出拳,只听得连声暴响,早把那老番僧打得又是一阵吐血而亡。

    这时候张展立刻奔到丁香身前,他抱住丁香大声叫:

    “你……你为什么……唷……”

    丁香睁开眼来了。

    丁香也伸手去抓小玉儿的手,道:“玉……儿……我……不想你多……杀人……呐!”

    小玉儿黯然了。

    她对张展几人,道。“你们快收拾,把死了的人埋掉,我先为阿姨疗伤。”

    丁香道:“我怕不行了。”

    小玉儿道:“容我试一试。”

    就见张展把几个未伤的人找来,把院中死了的五个番增抬往祠堂外去。

    小玉儿以她那雄厚的通天神功为丁香疗内伤,那丁香颇然觉出体内升起一片十分柔贴的热流不住的在她受伤部位不停的游动,便也引得她闭目很想大睡一场。

    只不过数个时辰,丁香已经吁出一口大气,她好多了。

    小玉儿松开手,她对张展几人,道:“你们好好照管丁阿姨吧!我回去了,只不过我要对各位叔叔阿姨说,以后安份的过日子地叫兄弟们找个好营生,阿姨们存下的银子应该够了。”

    她语重心长,十分诚恳,那张展急忙点头,道:“小公主,你怎么吩咐,咱们就怎么做,咱们大伙早就听你的吩咐了。”

    他转而对厉长风与陶爱、于飞几人,又道。“小公主的话你们大家也都听到了,本来嘛!歪路走久了会摔跤,夜路走多了会遇见鬼,咱们这骨架,咱们脑袋瓜子,没有比人差的,手能拿肩能扛,什么事情干不了?偏向人施暗手呀!回去告诉弟兄们,从此‘铁盆’洗手了,八百里秦川不许他们再扒偷了。”

    大伙一听,齐点头,也冲着小玉儿点头。

    小玉儿安慰地笑了。

    小玉儿去取马鞍上一袋银子,那是百宝庄得来的,她提着要送张展他们,却被大伙拒绝了。

    周桃花几乎落泪,道:“小公主,你家如今遭变故,正要银子去打发,咱们不少这一点,你若定要给,还不如把咱们杀了吧!”

    陶爱拦住小玉儿,道:“小公主,这可千万使不得,你把咱们当人待就叫感激了,还能收你的银子?你千万别叫咱们痛苦难过了,这比打咱们还不好受咧!”

    小玉儿不再坚持了,她对几位重重点头,道:“你们全都是好人,我知道你们够义气,如果不再做本行,你们会更完美,因为我这几年发觉,江湖上有多少人呐!他们表面仁义,骨子里,唉……”

    张展接道:“他们骨子里男盗女娼……”

    小玉女道:“我们快把阿姨送回船上去,用好的伤药喂她吃,我阿姨也要回武关了,她……”

    小玉儿未说下去,她骑上马黯然的走了。

    那么有人会问,只听过金盆洗手,银盆洗脚,可没听过铁盆洗手的。

    那可是一句老名词,也是妙手帮的行话,相传在秦川有位妙手高人,怕比“闪电手”白树人的辈份高不知多少辈。,此人的老爹是个大舌头,说出话来荒腔走板不正确,软骨脓脓的好像缺嘴说的话,有一回他偷了一把银子回到家,正遇上他爹没钱花,他便双手把银子送他老爹了。

    然而,这位老爹的脾气大,骂他儿子银子来路不正,银子脏,便指着他家二门放的铁盆大吼:“爹不屑于,我也不会要!”

    原来“铁盆洗了”他吟成“爹不屑于”可也未意思说错,所以后来扒手在决心不干,就会说句“铁盆洗手”,如今陕西的扒手小偷仍然知道这旬话是他们的行话。

    大韩家祠堂又沉静了,当丁香被人抱上马背,受伤的厉长风与萧音等也吃力的跨上马背。

    这一行人原本是痛苦的,但他们的面上却有了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

    笑是一种表现,当他们答应小玉儿“铁盆洗手”的时候,

    每个人的面上便有了笑,心情上轻松极了,好像他们已经立地成佛了。小玉儿心中塞满了悲痛,她应该快乐的,不论她是在什么情况之下,她的年纪,她的心智,她的武功甚至她的际遇,每一样条件她都足以快乐的,然而却恰恰相反,她一些快乐也没有。

    小玉儿是痛苦的、她认为这世上真的缺少调合了,人们有几个是为众生?

    庙里的高僧吗?他们把自己国在庙中念真经而不走出来亲亲民,那如何称得上救民?充其量独善其身,而谈不上普渡众生。

    官家更不说了,如果苦果是给他们吃,而且幸福是人民的,那么只怕没有人会十年寒窗拼老命了。

    小玉儿真的看穿这个世界了。

    现在,小玉儿到了家门口,她再也不打算走出门了,当她抬头看着大元堂的门关得紧,心中那份酸楚忍不住落下串串清泪。

    小川马在门口,小玉儿上前拍门,于是门开了,是小弟史天生开的。

    史天生一见是小玉儿,立刻抱紧了小玉儿双腿大哭:

    “姐……姐……”

    于是,又是一个娃儿奔来了:“表姐,表姐……”

    泪眼中的小玉儿再看,晤!是李强生呀!

    其实李强生也是小玉儿她娘生的娃儿呀!

    走进门,反身关上门,小玉儿走到后屋,却只有金娘子一人正跪在堂上。

    “娘,伙计们呢?”

    金娘子拉过小玉儿先是一场抱头大哭。

    小玉儿拼力强忍泪水,才坚强的道:“娘,我已经杀了那五个可恶的番僧了,一个也不放过。”

    金娘子道,“必是丁香告诉你的。”

    小玉几道:“是的。娘,我去了韩家祠堂。”

    金娘子道:“当时娘真想拼命,可是……可是……你同你的两个小弟没人照顾呀!”

    小玉儿拭泪,也为金娘子拭泪。

    她看着桌上灵位,道:“娘,继父埋了?”

    “同你姨妈、姨丈一齐下葬了,早早人土早超生,我不想把三具棺材摆得太。”

    小玉儿道:“前面伙计们呢?”

    金娘子道:“你继父已经死了,何人主持看病,把伙计辞退,也好省些家计开销。”

    小玉儿道:“继父后街还有三口,她们好可怜。”

    金娘子道:“我把大部份的银子送了他们,答应他们用完再送,唉!那三人也可怜。”

    小玉儿道:“还是请个女婢吧!娘,银子我有。”

    小玉儿把银子、银票全数取出来了,算一算也有两千多两,她一路上没用多少,其实她项上挂的玉佩,手上握的七星剑,那才是无价之宝呐!

    金娘子等到一切平静,小玉儿走回她的地室时候,她才去找小玉儿。

    走入地室门口,金娘子拍拍门,道:“我知道你累了,可是这件事太重要了,非得你定下心才能告诉你,小玉儿呀!

    开门娘进去再说”

    门开了,小玉儿在抹泪,她回到地室才痛快的哭,哭她的命不好呀!。

    人的命真的是天定的吗?那么她的命上天给得太不公平了,凭她的能耐,她可以是伸手就有,张口就来的人物。

    但是小玉儿却是如此孤独,尤其是她在生理上的变化。

    小玉儿也正想问一问她娘……

    母女二人对坐在一起了。

    小玉儿很少同她娘畅谈过什么,也许心理上以为母亲身边有个爱她的史水乐,而小玉儿却是孤独的。

    此刻,小玉儿明白母女二人都陷于孤独中了,那么二人都需要有人讲讲话。

    “娘,你坐,有什么事吗?”

    “孩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等你回来,便把你继父三人下葬吗?”

    小玉儿道:“娘已说过了,早下葬早超生。”

    金娘子淡淡摇摇头,道。“玉儿,娘应该恭喜你了!”

    小玉儿一怔,道:“女儿还有值得恭喜的事情?”

    金娘子道:“在事情发生以后第三天晚上,官家送来一件东西,宫中小王爷选中你了。”

    小玉儿大吃一惊,道:“是朱公子?他选我入宫?干什么呀?”

    金娘子道:“当然是做他的妃子呀!”

    小玉儿低头了,她几乎要呐喊了。“我不能!”

    她咬着樱唇,又道:“娘,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金娘子又怎知小玉儿的苦衷,小玉儿偏在此时又无法开口了、她不忍金娘子失望与伤心,她原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呀!

    金娘子道:“为什么不能?我的女儿样样都能,能别人所不能的,看!我的女儿长得又美,本事又大,一般平凡女子怎可相比拟?我为有你这么个女儿骄傲。”

    小玉儿道:“娘,你不知道的,我实在无法……”

    金娘子道:“别怕,你是女他是男,朱公子文雅风流,人品是一等一的好,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朱公于这样的人才了,你就别担心了。”

    她愉快的拍拍小玉儿,又道:“咱们也该是否极泰来的时候了,唉!可惜你继父他们无缘看你一登龙门当一个真正的凤女呀!”

    她似乎又黯然的抹泪了。

    小玉儿该怎么说呢?她发觉母亲难得如此高兴。真不忍心令母亲痛苦。

    只不过小玉儿还是对金娘子,道:“娘,女儿只想平淡,不想攀龙附凤跃进龙门。”

    金娘子不说了:“这是什么话,天下多少人拼命往上爬,

    哪一个不想站在人的头顶上当一个真正的人上人,哪有你这么傻的,到口的龙肉又吐出去呀?”

    她拍拍小玉儿,又道:“玉儿,这一辈子娘不求人,但此刻求你了,娘只求你永远幸福,娘甘愿以死相酬。”

    只这几句话,小玉儿落泪了。

    小玉儿落的是复杂的泪水,女人呀I她才刚长大便有这么多的烦恼加诸她一人身上,原是涛涛江湖已生厌,想不到家中之事更加烦,她能不落泪吗?

    看了这光景,金娘子也落泪了:“玉儿,娘回上面去了,你的两个弟弟还小,他们都可怜,如果你答应朱公子的要求,他们将来会感激你这位姐姐的。”

    金娘子说完便走,也不再听小玉儿对她说什么了。

    小玉儿心中有太多的话想说出来,但她却一句也无法对金娘子说,尤其小玉儿听了金娘子说出两个弟弟,她更无法开口了。

    八抬大轿十六人抬,前面八匹白马开道,后面八匹枣红马押后,锣鼓喧天的就在宝鸡大街上走一趟,彩雾遮天盖日,冲天大炮响不停,只见站在大元堂门口台阶上的金娘子,拉着两个男孩子眼睛里泪水滚滚落下来。

    小玉儿登轿前还重重的看了两个小弟几眼,她仍然一副黯然的对她娘低声道:“我怕是会令娘失望了。”

    金娘子带泪含笑道:“我对我金娘子的女儿充满了信心,你不会令我失望的。”

    小玉儿无奈的上了花轿,而花轿只抬出宝鸡十里远,便即换成十彩大红的大马车,侍卫一共整一百名,就这样直往京中驰去了。

    她的心中也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朱丕,她是爱朱丕的,当她发觉她无法给他些什么的时候,她的痛苦是不难想像的。

    小玉儿在彩车上不时的拭着泪,当大车驰上秦岭大山时候,她听到不少行旅,他们有说有笑,如今山道上平静了,再也不见什么山寇出没,便是社会再孕育出几个草寇来,也不足为患了。

    小玉儿想着十八盘大寨,也想着赵疯子那伙草莽人物,他们如果投效在军中,准是英雄人物,只可惜这些人不愿被人管教,他们宁愿落草为寇,这也许是他们的心中有太多的不平吧!

    小玉儿不知道自己如何去扮演一个好的妃子,她还不知道朱丕的江湖行是在找他心目中的妃子,朱丕看中小玉儿了。

    朱丕也被小玉儿的武功倾倒,如果有小玉儿在身边,他是高枕无忧的。

    于是,朱丕回到宫中一心只想着小玉儿,朱丕忘不了他心中的美人史姑娘啊!

    一个民女,尤其是江湖中人,如想入宫又谈何容易,但朱丕坚持非娶小玉儿人宫不可,他如愿了。

    小玉儿却更痛苦了。

    小玉儿当然免不了一切人宫觐见皇上、皇后的那些繁

    文缛节礼仪,所幸小玉儿长得实在美。美得皇后也忍不住拉她人怀,于是,令皇后惊喜的欢叫:“哟!玉儿呀!你身上的香味真好闻,用的什么花露水呀?”

    小玉儿腼腆的回道:“回禀母后,小玉儿从不用什么花露水的。”

    她此言一出,便是皇上也惊奇了,那朱丕更是得意的微微笑了。

    小玉儿以为,这该是个好的开始吧!

    小玉儿是不喜欢热闹的,但如今身处后宫院她得习惯热闹,在宫中只有冷官最清静,但却是人人都怕去那个地方、因为只要被打人冷官,这人就完了。

    小玉儿是不会被打人冷宫的,她此刻只不过是小王爷的妃子,也可以说是宠妃。

    宫中的洞房花烛夜是引人入胜的,歌舞喜宴之外还有各方的赠礼——那些都是名贵的,豪华的,小玉儿几乎已记不清有多少珍奇之物了。

    只不过小玉儿仍然珍爱着两件宝物,那就是朱丕送她的七星剑与项上挂的龙玉佩。

    此刻,小王爷与小玉儿对坐在水晶石桌上对酌。

    朱丕的目光始终就没有离开过小玉儿。

    朱丕也把酒一杯杯的为小玉儿斟着。

    小玉儿浅笑得十分自然,也更令朱丕愉快的忍不住咯咯笑了。

    “朱公子……哦,不!我该改口了,我应该……应该叫你……什么?”

    “哈……玉姑娘……不!我该叫你玉妃才是,至于你叫我什么?你高兴叫什么就好。”

    小玉儿道:“那怎么可以,这里不比江湖呀!江湖行我很随便的,可是这里不只是你我呀!”

    笑笑,朱丕伸手拉过小玉儿的手,笑道:“那么有人在的时候你就叫我小王爷吧!”

    小玉儿道:“宫中礼仪我不懂,我必须样样学的。”

    朱丕道:“你是要学,明日自有宫中礼官来教你,到时候你就会了。”

    小玉儿道:“容易学吗?”

    朱丕笑道:“十分简单,那比学武可要简单多了……”他把小玉儿拉入怀中,又道:“玉妃,你对我说,你那绝世武功是怎么学的?”

    小玉儿道:“我也不清楚,我觉得我好像是为了武功才到这个世上来的。”

    她这话正是一个人的心灵反应,也是武功极至以后的自然反应,她还真的是因武功而来到这世上。

    当年西域大喇嘛熬杰得到那本“混元一气通天神功秘笈”之后,便千方百计要传给自己亲生骨肉,熬杰一共找了七个女人,最后却只有金娘子为他生了个女娃儿,那便是小玉儿。

    小玉儿也听过小时候的一切,但她已不放在心上了,她因为武功已达通天之境,世上还有什么令她多虑?

    小玉儿的话也令朱丕有些半信半疑,但他仍然满足,因为小玉儿太美了。

    朱丕忍不住轻吻着小玉儿,小玉儿却是一边回吻一边提醒朱丕:“小王爷,你必须知道一件事情。”

    朱丕忙笑笑,道:“我知道,我早已知道了。”

    小玉儿吃惊地道:“小王爷,你知道了?你知道什么呀?

    你又怎么会知道的?”

    朱丕笑笑道。“玉妃,我可以告诉你,我一直为你的事在忙碌”

    小玉儿忙问道:“你为我忙碌?你为我忙碌什么呀?”

    朱丕得意地道:“为了你的身子,我回宫找来最年老的老御医,我把你我之间发生的事告诉她,我请他为我解惑……”

    小玉儿惊讶了:“你!小王爷,你是真心爱我的,我知道你真心在爱我了。”

    朱丕道:“知道就好……”

    小玉儿忙,道:“快告诉我老御医是怎么说的呀?”

    朱丕道:“起初,老御医以为你是石女,石女是不能人道敦伦的,可是我把咱们发生之事再细对他说出,老御医也不知道了,只不过他叫我放心,他会去拜访高人找出答案来的。”

    小玉儿急问:“老御医找到答案了?他是怎么说的呀?你快告诉我呀!”

    朱丕笑起来了。

    小玉儿却拉住朱丕在撒娇,她更娇美了。

    朱丕只一见小玉儿这副模样,便更愉快的吻吻小玉儿,道:“你别急,咱们有的是时辰细述一切的呀!”

    他竟然在洞房之夜不上床,准备畅谈往事了。

    小玉儿当然急坏了,她很久就是因为身子的变化而郁郁寡欢,如果谁能医好她的身子,她就幸福了。

    朱丕吻得十分柔情,他是小王爷,又不是什么莽夫,更不是熊耳大山下开黑店的那个小子,吻得他的舌尖也肿大了,好像要吃掉小玉儿似的。

    其实男女之爱应在十分文明的柔情似水中,慢慢的去体会那种美妙的景致,而非粗野得恨不得弄死对方才过瘾,那是粗鲁,那也是不懂爱。

    朱丕懂得小玉儿心理,所以他对她温柔有加,他心中明白,小玉儿这一辈子如果在江湖上混下去,不出多久她就会自杀而亡。

    小玉儿是个武功绝高的高手,这样的人是自负的,也是目中唯我的人,如果一旦知道自己这种异于常人的身躯,那是无情的打击,她会受不了的。

    朱丕与小玉儿相处之后,他便知道小玉儿是个十分高贵的姑娘,什么金钱,什么权势,都引不起小玉儿的注意了,小玉儿最注意有人对她的关爱。

    小玉儿拉住朱丕,道:“你快告诉我呀!到底那老御医说我怎么样了?可有解救之道?”

    朱丕收住笑,他一本正经的对小玉儿,道:“玉妃,你听了我的话以后,答应我千万别冲动。”

    小玉儿道:“冲动?我为什么要冲动?”

    朱丕道:“玉妃,事关你的一生,你听了以后是免不了会冲动的,我必须要你答应我,否则我不说。”

    小玉儿道:“听起来好像很严重嘛!到底是什么呀?”

    朱丕道:“你还没有答应我不冲动呀!”

    小玉几点头,更吻了朱丕,笑道:“我已经嫁你了,还能怎么冲动?你就说吧!”

    朱丕突然举杯,道:“玉妃,来!先干了这一杯,咱们得慢慢的说。”

    小玉儿似是无奈的道。“你叫我心急如焚呀!为什么洞房之夜你如此折磨我呀!”

    朱丕哈哈一笑,道:“我必须在你情绪十分轻松的时候才告诉你,现在……干……”

    小玉儿几乎急得要哭起来了。

    洞房花烛夜,二人对坐谈笑喝酒,这是什么嘛!但当朱丕一副轻笑的样子,小玉儿再是急,便也只好再抬酒杯与朱丕共饮。

    这时候,小玉儿真的急了,朱丕也看出来了,他拍拍小玉儿,道:“好,我这就告诉你吧,只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小玉儿忙回应,道:“我什么都答应你,小王爷,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是你的玉妃呀!”

    笑笑,朱丕道:“真是这样,我便也放心了。”

    他把身子更靠近小玉儿,面容十分温和的道:“玉妃,我早命那老御医四方查问,终于在京中喇嘛庙有一位九旬老喇嘛处听到一件奇事。”

    小玉儿不插口,她听得十分仔细。

    朱丕接道:“传言西域有一种神功,如果练成功以后,身体会刀枪不人,而且能产生反弹作用,侵入者用力越猛,便会受反弹之力越大,这种人气达百骇不足怪,一气通天才算奇,当神功达到收发自如境界,男封关女堵墙不再为红尘淫欲所惑,终至腾云驾雾可列仙人之位了。”

    小玉儿急问:“那是什么功夫,老喇嘛说了吗?”

    朱丕道:“老喇嘛说过,他说那只是传说、江湖上有许多传说,太多荒诞的了。”

    小玉儿再问:“是什么功夫呀?”

    朱丕笑道:“看你急的样子,也是美的另一种表现。”

    小玉儿摇着朱丕身子半带撒娇的道:“快说嘛!是什么神功?”

    朱丕道:“老喇嘛说是什么‘混元一气通天神功’,!他还说叫小王当做故事听呐!”

    小玉儿怔住了,她低下了头,就仿佛她做了一件十分不体面的事一样。

    小玉儿也想到了为什么男人要同她一起便会发生那种痛苦的事情。

    忽然抬起头来,小玉儿对朱丕道:“小王爷,你不应该把我接进后宫来的。”

    朱丕一怔,道:“为什么?”

    小玉儿道:“因为……因我就是练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但是我不知道会是这样的。”

    朱丕哈哈大笑,道:“玉妃,正因为我知道你的功夫,所以我才决心把你娶进宫来的。”

    小玉儿迷惘的道:“可是,可是我又不能给你真正快乐,我……甚至也不能为你生子……”

    朱丕笑呵呵的道:“玉妃,小王不是荒淫之人,小王爱你的人,至于生子之事,你就别放心上了。”

    小玉儿道:“我已不是真正的女人了。”

    朱丕安慰地道:“我以为你比女人还女人,你是天下最美的女人,我能得到你,此生何憾!”

    小玉儿道:“你……为什么耍对我这么好?你会后悔的呀!小王爷……”

    朱丕大笑,起身抱起小玉儿,那小小的龙床还真的温暖可人,小玉儿忍不住抱住朱丕吻起来。

    小玉儿是温柔的,她也是诚心的要叫朱丕知道她是温柔的女子,她投怀,也送抱,她像小猫似的任朱丕抚摸与轻吻。

    朱丕也温柔,他甚至比小玉儿还温柔,因为他心中十分明白,如果在小玉儿身上动粗,他不但得不到快乐,他甚至还会受到伤害,他已经吃过一次苦头了。

    朱丕仍然是满足的,因为他只要抱住小玉儿,从小玉儿身上闻到那股子桂花清香就足以令他神游乐园了。

    他们,并非是两不侵犯,而是相互的抚慰,有时候这种精神上的快意比之肉体更高一层境界。

    那朱丕也真能忍受,他虽不同小玉儿“男女做爱”却仍然快乐无比——朱丕是真心爱上小玉儿了。

    也不知是哪一位前辈可怜人说的话。“人生苦短,人生快乐的日子更短。”

    这句话还真应对了小玉儿的身世了。

    小玉儿与朱丕二人在后宫中过着鹣鹣情深的日子,每日里欢笑连连,好不令人羡慕。

    只不过才过了七个月零八天,事情便起了变化。

    这样的变化是令小玉儿想不到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后宫的日子比之江湖上更令人寒心?

    一大早,小玉儿便被召到皇娘身边去了。

    朱丕仍然在床上未起来,前往皇娘身前问安,这也是小玉儿每天必做的事情。

    当小玉儿走到皇娘面前施礼刚起,皇娘已笑对小玉儿,道:“玉妃,我叫御医来为你把把脉象。”

    小玉儿道:“皇娘。玉儿身子很好呀!”

    皇后娘娘笑笑,道:“快八个月了,总得把身子检查一下,也好知病治病。”

    小玉儿怔怔地道:“病?我没有病呀!回皇娘的话,玉儿自小就没生过什么病的。”

    她说的不错,自从她被熬杰抱到马鬃山流石谷以后,每日浸泡在熬杰特为她调制的药水里以后,她就不曾发生过

    什么病——她在药水的浸泡中全身起了变化。

    皇后娘娘微微一笑,早见一个半百御医奔进来了。

    那御医先向皇后娘娘深施大礼,再向小玉儿一礼,这才端坐在桌边。

    “小玉妃,请把左手伸过来。”

    小玉儿依言把左手伸过去,那御医并指在小玉儿的左腕,闭上双目宛似老僧人定。

    皇后娘娘坐在中间的紫檀椅上望着小玉儿,她也以为小玉儿真美,难怪小王爷为她发狂。

    忽然,御医双目一亮,对小玉儿道:“小玉妃,再把你的右手伸过来”

    小玉儿依言再把右手伸过去,这御医再一次并指探小玉儿的脉象,只见他越探越惊讶,忍不住又把眼睛睁大来了,他的面皮在颤动。

    皇后娘娘看出不对劲,立刻问道:“孙太医,你是专门后宫妇科御医,可探出小玉妃怀孕了妈?几个月了?是男是女呀?”

    小玉儿一听之下,大吃一惊,面色也变了。

    那姓孙的御医不敢隐瞒,立刻上奏,道:“启禀皇后,小玉妃仍然是处子,她的脉象几乎超越男人。是微臣此生从未见过的。”

    皇后娘娘面色一寒,道:“这么说来,他们这八月之期日子是白过了,连个什么也没有了。”

    孙太医道:“应是不会错的。”

    皇后娘娘点点头,道:“孙太医,你以为这是为什么呀?

    可有良方吗?”

    孙太医道:“启奏皇后,小玉妃的脉象太过刚强,若想怀孕不是件容易事,首先修得脉象要柔,气血不凝,方可行事,但……小玉妃这种脉象实不易柔顺下来,这是干阳,脉象之上讲的明白,女子干阳不易行房,否则会有损伤。”

    皇后娘娘急问;“伤谁?”

    孙太医道:“伤男。”

    皇后娘娘道:“这还了得!”

    别管怎么样,御医的话真灵光。

    小玉儿就打内心里佩服这姓孙的御医。

    小玉儿也一点不恨这御医,真是大本事,不像一般混吃骗喝的蒙古大夫。

    皇后对孙御医道:“你下去吧!我自会处理。”

    姓孙的御医退出,他还歉然的看看小玉儿,而小玉儿却回报以微笑,倒令姓孙的御医一怔。

    皇后对小玉儿,道:“玉妃!”

    小玉儿忙回应:“母后”

    皇后带着几分怜爱的道:“都是命啊!上天没有对你垂怜,那是人力无法挽回的。”

    小玉儿垂下了头’,她还能说什么?

    皇后娘娘对小玉儿道:“从现在起,你就别再回后宫了,送你去个地方”

    小玉儿吃惊地道:“不要我见小王爷吗?”

    皇后娘娘的面皮变得快,由怜爱一下子变成冷漠、傲慢,真叫人吃一惊,觉得她太可怕了。

    皇后娘娘冷冷道:“没听清楚吗?会伤到我的皇儿,你忍心吗?他对你那么好。”

    小玉儿道:“连最后一面也不叫我见?”

    皇后道:“快刀轧乱麻,长痛何如短痛,你早就应该明白,皇儿如果没子嗣,大好河山将来怎么办?玉妃,你没有富贵命,就不用强求了。”

    小玉儿终于想通了,是的,她不能为朱丕生个一男半女,她也永远不会生,那么,自己再住下去谁都痛苦,她也明白强求不来的。

    .小玉儿也从皇后娘娘的眼神中看到那种冷芒,那是江湖之中常见的冷芒,她想不到会在这皇宫后院之中也看到,多可怕呀!

    小玉儿再看四周侍候的太监宫女,她是发现他们一个个的面色也变了,变得一片冷漠。变得与刚才那种馅媚之色完全不一样了。

    小玉儿这才觉得这里更比江湖可怕!

    小玉儿寒心了。

    小玉儿是懂礼貌的,来的时候金浪子就告诉她,进宫以后要好好学习礼仪,不能叫人笑咱们是江湖粗人。

    她向皇后施礼,道:“禀母后,玉儿这就出宫回家乡了,不去惹小王爷伤心。”

    皇后却轻摇头,道:“你已经是皇家人,怎么还可以再出宫?能叫你再嫁什么凡夫俗人吗?”

    小玉儿怔怔地道:“我……还住在宫中?”

    忽见一个太监上来,道:“小玉妃,别再-嗦了,请随奴才去个安静的地方吧!”

    皇后也接道:“随他去吧!”

    小玉儿迷惘了,她在迷惘中跟那太监往一处暗巷走着,她想问去哪里,但她没开口,因为她发现这个太监太过傲慢无礼了。

    有一道红砖墙,中间开了个小小院门,那太监开了锁,随之奔来一个宫女。

    只见这宫女的手上托着一套粗衣,一件薄被,外带一根绳子。

    小玉儿已不在意这些了——她随着二人走进这小院门,发现院子不大,房子也小,只有一间是小玉儿的房间。

    那太监推开门便站在门口不进去,他对宫女道:“快一点,换穿了衣衫之后就出来。”

    那宫女匆匆的走进小房中,把手上的衣衫抛在那孤孤单单的木床上:“换衣了,小玉妃。”

    小玉儿道:“为什么要换衣呀?”

    那宫女冷笑,道:“你以后就只住在这儿了,既不能出去,又不必见人,老死不见外人来,还用得着穿什么华丽服饰吗?”

    小玉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开始换穿衣服了。

    小玉儿并未流眼泪,她觉得已经过了快八个月的幸福

    日子,那已经够她回味的了。

    她木然的正在换衣,忽然那宫女伸手道:“取下来!”

    小玉儿道:“你要什么?’?

    宫女指着小玉儿挂在项间的龙王佩,道:“把这玉佩取下来,你用不着了”

    小玉儿摇头,道。“不,这是小玉爷送我的。我不能把它送你。

    这时候的宫女宛如泼妇,她咬牙冷笑,道:“你不拿下来行吗?”她伸手去抢,小玉儿火大了,右手猛一推拨,那宫女哎呀一声撞到了砖墙上,门外的太监听得嗥叫,急忙奔进来,只是那宫女已头破血流死在地上了。

    小玉儿的手力多大,便是武功高强的人也吃不消她这一拨又推。

    太监一看大叫一声:“你好大胆,冷宫之中也敢杀人呀!

    你死吧!”

    他把那根绳子抛向小玉儿,又道:“这根绳子原是想你熬不过孤单上吊用的,你现在就死吧!”

    小玉儿道:“我没有杀人,是她要抢我……”

    那太监大怒,叱道:“抢你什么,你进了冷宫,已经是一无所有了。你有什么值得抢的?”

    小玉儿手握龙玉佩,道:“她要抢我玉佩呀!”

    太监冷笑,道:“等你死了还什么玉佩不玉佩的!快快上吊,休叫我动手。”

    小玉儿道:“你想对我动手?”

    太监吼道:“帮你上吊死呀!嘿……你还不快点,俺要回去复命了。”

    他指指地上宫女,又道:“单只你把人杀死,你就已经死定了,你连住冷宫的资格都丧失了。”

    小玉儿道:“我要见小王爷。”

    “你作梦!”

    小玉儿火了:“你说我做梦,我劝你别逼我!”

    太监嘿嘿一笑,道:“宫中传言,你有本事,俺以为小王爷被你唬住了。”

    小玉儿道:“你何不出手试试?”

    太监上前就抓人,只不过他的五指未抓到,突然胸口一痛,小玉儿出拳遥空打过去,这太监“哇呀呀”张口吐出一碗鲜血来了。

    太监吐血大声叫:“造反了,造反了!”

    这太监双手捂胸往外奔,他逃往后宫院去了。

    小玉儿冷然的坐在木床上,她下了狠心,准备闹一闹这后宫院了。

    小玉儿人在江湖行,多少还有带着野性在,如果惹火了她,那是很危险的事,小玉儿才不会想到以后怎么样。

    如果不是她娘叫她多学礼仪,皇后那儿她就顶上去了,如果不是为了小王爷对她的一番真挚友爱,她是不会坐冷宫的,她以为冷宫没什么,只要可以看到小王爷就什么也不计较了,然而……

    然而听了这太监的话,她火大了,干就干一架,看看谁

    能吃掉咱小玉儿!

    小玉儿正在冷床上坐着,她在深情地想着小王爷朱丕快快来,不料哗哗啦啦来了七八个的太监,他们每人手扬长木棒,站在门口直喊叫:“出来,出来,你这犯妇,太可恶了,快出来!”

    小玉儿缓缓的走出去了,她一脸的无奈,走到小院中央,忽听一个老太监叱道:“你这野泼妇。胆敢在这里行凶,咱们奉皇后之命乱棒打死你!”

    他手一挥,道:“打!”

    嗬!八根长棍用力的打,他仍把小玉儿当成一般妇女看待了。

    棍子用力叭叭打,棍子也断了三五根,而小玉儿并未还击,她仍然站在院子里,她的心中在痛,为什么小王爷还不来。

    八个恶太监吃一惊,打断了棍子为什么这女子丝毫无伤的木然站着。

    老太监一看,大吼道:“可恶呀!白莲教妖女呀!快去取狗血,拿桃木剑,钢刃四把快快来!”,

    他这么一吩咐,立刻外面有人应和着去了。

    小玉儿道:“你们打够了吗?我只想见小王爷一面,然后我愿听你们发落。”。

    老太监冷冷道:“你不该在此打死人,你的罪过大了。还想见小王爷!”

    小玉儿道:“只要小王爷叫我死,我是不用你们出刀的,如果小王爷未来,你们休想伤得了我。”

    老太监不信邪的道:“你是妖,我有驭妖法,你是鬼,我有抓鬼的本事,你等着瞧吧!”

    果然,很快的一大盆黑狗血送来了,一把桃木剑空中抡,四把刀守四边,老太监大吼;“洒上去!”

    “哗啦”一声,大盆黑狗血便往小玉儿泼去。

    小玉儿一声清叱:“可恶,拿我当妖呀!”只见她原地拔身三丈高,闪过一盆狗血,旋身下去,她的双拳虚空打,便见四个持刀的已嗥叫着往地上倒去。

    四个人口吐鲜血站不起,只吓得老太监抱头往院外跑,他口中大叫:“不得了,这犯妇会飞呀!”

    小玉儿落地大吼。“都滚出去!”

    她这么一吼,几个太监抹头便逃,小玉儿遥看远方,她仍然想着小王爷朱丕前来会她一面。”

    小玉儿几乎落泪了。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小玉儿吃惊,因为来的人至少五十人以上。

    小玉儿站在小屋前,果然来了几十个近卫军。

    小玉儿抬头看,她心中一紧又松,因为她发现这中间有她认识的人,那是伴同小王爷的两个侍卫。

    两个侍卫只一看小玉儿,两个人也愣住了,这二人心中明白,如要小玉儿出手,再多的近卫前来也奈何她不得,但那老太监已大吼:“皇后娘娘交待把她处死,你们只管出手杀了她!”

    只见那两个侍卫吃惊地走向小玉儿,其中一人十分痛苦的道:“玉妃,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小玉儿道:“我只想见见小王爷,你们能帮我吗7”

    那侍卫道:“咱们没那个胆子,玉妃,违抗皇命不但你活不成,便是家族也遭诛杀,玉妃三思才是。”

    这侍卫知道留不住小玉儿,叫他们出刀那也是枉然,他明是威协小玉儿,实则暗示小玉儿,这里是不能再住下去了,逃得越远越妙。,

    院外的老太监突然大吼道:“快动手了,完了以后咱还要回后宫向皇后娘娘禀报呢!”

    他这么一吼,那些近卫军立刻对小玉儿扑上去了。

    两个侍卫也无奈,他们出刀只是虚砍。

    小玉儿当然看得出来,她还看到最近的那个侍卫对她暗示着……

    小玉儿忽然怒喝一声,她双拳疾打,立刻把几个近身侍卫打倒在地。

    不料有人大叫:“快!弓箭侍候!”

    果然,十几个弓箭手过来了,小玉儿一看真火了,他们这么多人欺侮她一个女子,不由大吼一声舞出一路掌法来了,她施出的乃是“太白掌”。

    但见小玉儿周身无数掌影接连出现,便把射来的前而拍落得纷纷落在地上。

    弓箭手们正猛射箭,远处有人大声吼:“住手!住手!你们造反了!”

    是的,小王爷来了,朱丕气急败坏的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他才叫了这一声,那老太监已经拦住朱丕的来路,道:“小王爷,咱们奉命来传旨意,皇后娘娘赐死,她却一味反抗,还打死打伤不少人呐!”

    小玉儿落泪了,她委屈呀!

    朱丕大叫:“为了什么?”

    老太监道:“奴才不敢说,皇后娘娘会怪罪的!”

    朱丕要去看小玉儿。却生生被老太监拉住了:“小王爷不能去!”

    朱丕叱道:“你大胆!”

    老太监道:“奴才奉命行事,小王爷担待吧!”

    朱丕吼道:“我要杀了你!”他往一边的近卫夺刀,老太监拔腿叫着往后宫奔走了。

    朱丕抛下刀,他奔入小院,抱紧了小玉儿,“玉妃……为什么呀?”

    小玉儿反而淡淡一笑,道:“看你一面,我就心满意足了,你是爱我的,唔!被爱的人是幸福的。”

    朱丕叫道:“这不是幸福,我害了你!”

    小玉儿道:“我曾说过,这都是命,我不应该忽略了我是不能生育的女人,我甚至在你身边会害了你。”

    朱丕顿足;道:“害我?我们过的日子很好呀!你怎么会害我,他们妒忌你呀!玉妃……”

    小玉儿道:“不,他们说的是真实的,我也相信他们的话,只不过我不想住在这里,我问你,我可以回家吗?我以为

    我们应该可以好聚好散才是。”

    朱丕落泪,道:“我不在乎,我宁可跟你一同走江湖,一同邀游四海,一同……”

    小院外突然一声尖叱:“大胆!”

    这是皇后娘娘来了,朱丕还真的忙着奔出去,他跪在皇后娘娘面前落泪了。

    “谁告诉你的?”

    朱丕道:“我……儿臣找玉妃不见,才找到后宫……”

    “你回去!”

    “皇娘,玉妃无罪呀!”

    “她打死打伤宫里的人,那是抗旨,她怎么可以再活?你可以回去了!”

    “皇娘,儿为玉妃求情,望皇娘一本爱儿之心,饶了玉妃这次吧!”

    皇后娘娘突然对两个近卫吼道:“把他拉回去!”

    两个侍卫不敢违抗,左右架了朱丕就走。

    那小王爷大吼:“玉妃,快走……你不能死……”

    小玉儿只图见朱丕一面,然后便任人把她处置了,她不想连累到她的娘,她的两个幼弟,然而,当她听了小王爷叫她走的声音之后,她的精神来了。

    是的,我为什么要白白的死在这里?我原本不属于这里的,我是勉强才来的,我有什么罪?

    既然我无罪,我为什么要死?什么君要臣死,臣不能活,那是放屁!臣也是人。

    她冷冷的一声吼:“朱公子,我听你的话,我不会死在这里的!”

    她改口又叫朱公子,那表示去他娘的玉妃,这个头衔不要更好。

    这时后院门外突然大吼:“你们还不动手!”

    这是皇后娘娘的声音,听起来怪吓人的。

    立刻,那两个侍卫齐声道:“玉妃原谅咱们了……”他们说着举刀便往小玉儿杀去,虽是双刀齐施,暗中却是指的屋顶上面,二人齐把左掌出,光景刀掌齐施了。

    但小玉儿一看便知道这二人有意以掌力助她往上逃。

    小玉儿不但不逃,反而一个空心翻,她从众侍卫的头上越过小门,“忽”的自门墙上落在门外面,她落在皇后娘娘面前了。

    皇后见天下掉下一个人,一看是小玉儿,大惊叫道:“你……造反了!”

    小玉儿冷冷道:“你如果不是朱公子亲娘,一拳送你见阎王。”

    她见众侍卫又冲出门外来,并不放在心上,仍然坦然的对皇后娘娘冷冷道:“皇家生活我才不稀罕,别以为你召来这些侍卫就制服了我!便是千军万马又怎样?”

    皇后娘娘惊怒交加,立刻大叫。“你们还不出手,杀了这个妖女!”

    “杀!”

    四个侍卫举刀杀,小玉儿一声冷笑,回身就是几拳遥打

    过去,立刻间“轰”声起处;四侍卫已撞倒在地,小玉儿拳风回捣,便听得皇后娘娘身后站的老太监“哎唁”一声摔倒在地上直吐血。

    小玉儿看看另外几个侍卫,当她发现从前认识的两个侍卫被吓得冒冷汗,她不忍了……

    小玉儿也发现皇后娘娘的面色泛了青,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

    皇后娘娘大叫。“妖女啊!妖女入宫不祥啊!”

    小玉儿咬牙,道:“再吼我一拳打死你,什么了不起的,哼!你现在留我求我也不行了,我去也!”

    她话声中人已在高墙屋面之上了,立刻有人大叫:“快放箭。”

    小玉儿本是要走的,听了放箭二字,她回头冷冷道:“我怕吗?你们射来试试!”

    果然几只利箭往她射过去,小玉儿双掌猛一挥,前还不到她身边就落下地了。

    小玉儿恨死皇后了,她猛的一把握住一支利箭,反手对着皇后掷去,“嗖”的一声,利箭穿在皇后的秀发之中,吓得皇后回身便走。

    小玉儿仰天一声哈哈笑,几个空翻便出了官墙到了皇宫外,她不再停留,立刻往西奔去。

    如今宫中怎么闹,小玉儿才不去管了,小玉儿只一心想着回家。

    人说在家处处好,出门事事难,她如今真的体认到了。

    小玉儿奔走在京城大街上,她如今除了项上挂的龙玉佩之外,真的是一贫如洗了,这时候快午时了,小玉儿想着此去两千地,她得有银子才行,但如果叫她去盗,那太容易了。只不过小玉儿没忘自己身份,小玉妃怎么去扒窃财物呀!

    就快走出西城门了,忽然迎面一对夫妻策马过来,小玉儿如今穿的是冷宫粗布衣,骑马的人自然是不会注意一个贫妇了。

    两个骑马的就走过小玉儿了,小玉儿这才忍不住的开口:“阿姨!”

    骑马的女子猛回头,她也看得一瞪眼,道:“你……小玉儿!”

    马上面的男的低头看,不由大吃一惊,道:“真的是小玉儿,我们的小仙女啊!”

    两个急忙下了马,小玉儿指一指远处城门外,道:“别多问,出城再说。”

    原来这二人不是别人,是丁香与张展二人是也。

    丁香听出事态严重,立刻拨马与张展二人往城外驰去。

    果然当小玉儿走出城外不多久,京城之中已把城门关上了,只见重兵守城任谁也休想出去。

    小玉儿远远看得清,她才不会把这种事放心上,如果她不是要回家,真想进城去斗一斗这些官兵们。

    山边一间大茶棚,丁香与张展二人已经等候在那儿了。

    小玉儿闷闷不乐走过去,丁香一把拉住她:“玉儿,我们

    这是第三次来京,才看到你,这些日子兄弟们听你的,大家干正经营生,我与你张叔以贩货为生,总想在京里看到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张展也说道:“去过你家,你娘带着你两个弟弟,找来老学究教他们念书,咱们好高兴,可是你……”

    小玉儿淡淡地道:“我是个最不幸的女人,我……”

    她忍住悲愤,把发生的事大概的说了一遍。

    丁香与张展二人,一听之下可也慌了。

    丁香急对小玉儿道:“小玉儿,你快回去吧!这是抄家灭祖的大罪,你不怕,你娘与两个弟弟可完了,赶快回去找地方躲起来,不久官兵会找去的!”

    小玉儿道:“我不怕,他们不叫我们过日子,我也不叫他们好过。”

    丁香道:“玉儿,听过胳臂粗过大腿的吗?官家人多阴谋多,你只一个呀!”

    张展也道:“快,你骑我的马快快走。”

    丁香把所有银子取了一包,连吃的喝的全有了。

    小玉儿真的很感动,她对了香与张展二人点点头,立刻骑了马就直奔宝鸡去了。

    丁香在拭泪,她对张展道:“小玉儿这么好的姑娘,她怎么会不能生孩子,她很漂亮,她真美若天仙呐!”一

    张展道:“这或许就是命,也是造化捉弄人吧!”

    两个人不进京了,他二人慢慢的回转陕西了。

    小玉儿凭恃着武功,她连夜拍马急走、若非马儿要歇腿,她一刻也不会停留的。

    当她赶到宝鸡的时候,远远的听得马嘶声,小玉儿笑了,这是她多日来难得的笑。

    快三天了,她回到家,人尚未到家便听到了她的小川马嘶叫,她怎能不高兴?

    这时候还是一大早呐!宝鸡街上行人稀少,小玉儿到了家门口,跃下马来就拍门,只见一个男孩过来开门,男孩的手中还拿着一本书。

    小玉儿道:“天生,你不认得姐姐?”

    那男孩史天生猛抬头,然后大叫着,也抱紧了小玉儿:

    “姐,姐……”

    小玉几道:“快,去见娘!”

    又一小孩跑过来了:“姐……”

    小玉儿道:“叫表姐。”

    小男孩道:“不,娘说叫你姐。”

    小玉儿明白了,因为当初李强生也是她娘所生的呀!

    于是,金娘子闻声奔出来了,金娘子一看小玉儿这一身打扮,外面只有一匹马,她吃惊了:“玉儿,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出了什么大事情?”

    小玉儿突然眼一红,抱住金娘子跪地大哭:“娘……”

    金娘子也是江湖人物,一看这光景,她反而坚强了,她沉声冷冷的道:“本来咱们同皇家不是一条船上人,当初我心中也不想攀什么龙,附什么凤,倒不如嫁个一般人,娘儿们还可以见见面,消去那相思之苦,你嫁去宫中,娘便望眼欲穿了”

    她拉过小玉儿入怀,关怀备至的道:“玉儿,你别哭,回来就好,对娘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玉儿拭去泪水,咬咬牙,这才又把宫中发生的事对金娘子说了一遍。

    金娘子一听也自吃一惊:“玉儿,咱们不能住下去了,咱们得躲起来。”

    小玉儿道:“天下之大,咱们去哪里躲?”

    金娘子想了一下,道:“后面拴了两匹马,其中你的小川马这几天不安宁,不是叫就乱踢蹄,想是你的小川马已经觉出你出事了。”

    小玉几道:“娘,我把马牵出来,你快收拾,小弟二人放在货篮中,咱们立刻往西行。”

    金娘子道:“咱们只有往西行了,娘知道一个地方,你小时候就是被你的生父敖杰带去住过几年的。”

    小玉儿道:“是什么地方,十年了,我早已不记得了。”

    金娘子道:“马鬃山流石谷、”

    小玉儿似有所悟的道:“唔!好像曾听过,娘,我去拉马,你简单的收拾细软吧!”

    这娘儿俩动作快,不多久,便是货架也拴牢在一匹马背上,金娘子把被褥铺上去,小兄弟二人一边躺一个,还真叫舒服。

    小川马见了小玉儿,那份热情令小玉儿好感动,小玉儿的七星宝剑在家中,此刻她当然又带在身边了。

    金娘子把门锁上,也不向左邻右舍打招呼,骑上马便一家四口全走。

    这光景谁也不知道小玉儿这一家人去了哪里。

    只不过引起人们议论的乃是小玉儿的出现,小玉儿为什么不在皇后大院而回来就离去呢?

    金娘子带着她亲生的女儿、儿子,她在马上的心情是复杂的,也是痛苦的,但江湖儿女可也承受得了这一切不幸的打击。

    金娘子也为小玉儿叫屈,小玉儿长得貌若天仙,竟然无法生育。

    金娘子当然知道这与小玉儿习的武功有关,想到武功,金娘子又不知道对当年的敖杰是恨是爱。

    前面已是流沙河了,山峦起伏中,远处已是沙家堡,但为了不要人知道他们的去处,小玉儿也不打算进入沙家堡借住一宿。

    但就在沙家堡不远的渡口处,忽见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她穿的还真漂亮,但掩不住她面上的一片中年女人的风韵犹存模样。

    这女人就坐在一块大石上,当她见小玉儿一家骑马过来,便立刻跑上前去,亲切的拉住金娘子的马。

    这女人还上下看看金娘子,然后咧嘴吃吃笑了,道:

    “喂!我请问你们,你们看到我的敖杰吗?他长得这么高,这么大,武功很好咧!”

    金娘子一听,怔住了!

    小玉儿看看金娘子,道:“娘,她说的是……”

    金娘子抬头看向沙家堡,只见自渡船上跃下一个人来,这人不是别人,沙家堡的总管沙光文来了。

    沙光文对金娘子直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咱们这位大小姐神志不清多年了,每日里在这渡口见人就问什么敖……”

    “熬杰,我的爱人呀!”疯女啊,她正是沙妙妙。

    金娘子道:“我知道熬杰……”

    沙妙妙喜极而泣,道:“在哪里?你快带我去找他。”

    金娘子道:“十多年前熬杰就死在宝鸡了。”

    沙妙妙大叫:“不,你骗我,你骗我!”

    沙光文道:“这是真的吗?”

    金娘子道:“一切我说的全是真的,熬杰真的死了。”

    忽然,沙妙妙往河中奔去:“我不要活了,我不要再活了……”她投入沙河中了。

    沙光文不顾一切的入水救人,他把沙妙妙抱上岸,无奈的背着回沙家堡去了。

    金娘子对小玉儿道:“看看,这些都是你生父在世造的孽啊!他为了一己之私,也害了你。”

    小玉儿道:“娘,那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金娘子道:“是的,十多年了,但活着的人却要为他的私心而付出了高贵的代价,女儿呀!咱们已失去了尊严,失去了做人的勇气,咱们逃往荒山了。”

    小玉儿道:“娘,我以为咱们并未失去尊严,咱们来到荒山也是为了找回咱们的尊严。”

    她看看另一匹马上的两个弟弟,又道。“我们可以永远躲在荒山之中,但我还有两个弟弟,有了他二人,谁敢说咱们没有重新做人的勇气。”

    金娘子道:“女儿,你依然雄心勃勃呀!”

    小玉儿道:“十年,娘!十年以后我便带着他兄弟走江湖,我终于明白了。”

    金娘子忙问:“女儿,你明白什么?”

    小玉儿道:“人呐!人活着就应该做些什么,否则不是空来人间一场?”

    金娘子道:“你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也不知是喜是忧,小玉儿咱们先找到山洞吧!马鬃山就不远了,那是你生父敖杰花尽心思才找到的地方。”

    小玉儿遥遥望去,果然,那马鬃山的山峰有积云罩顶,附近云雾弥漫,好大的苍鹰,直把个孤独的荒山撩起了另一种寂寞。

    现在,金娘子带着她生的儿女三人转入一道荒谷中了,那条十分怪异的荒谷正是流石谷。

    这是一家避难的人,当三匹马无法往半峰上攀的时候,小玉儿便把一应的东西自马背上取下来,她把三匹马放在这流石谷中任其狂奔而去。

    那小川马去了又回,看得小玉儿也不忍,但她还是往山峰上攀去。

    又见那四方形的大山洞了,山洞是一口两个室,这正是

    当年熬杰住的地方。

    熬杰也把沙家堡的二姑娘掳来此洞,时光的流逝,如今又换成了金娘子一家四口了。

    这单纯的四口人,便生活在这荒山野谷中,过的是与世无争的日子。

    但日子并不轻松,小玉儿督导两小弟习武,比之当年熬杰对小玉儿可严苛多了。

    只不过她的两个小弟如想达到那种境界怕是不太容易了。

    走笔至此,我该说金娘于一家虽不够圆满,但世上有句话:“该谁的谁拿,谁也抢不去。”

    至少金娘子生的三个儿女却也守在她的身边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