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宝贝也疯狂》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为财为名赌性命

第九章 为财为名赌性命

    兰州柳家堡前鞭炮连响,柳山之妻带着二位媳妇及孙大欣然迎接,下人们更是在堡内列队着。

    他们个个企盼一瞧孙姑爷羿之皇的面目。

    羿上皇却笑嘻路的和朱绮绮陪柳山先行前来,他一见二女,立即欣喜的行礼及喊道:“彻姐,琴姐。”

    柳倩琴二人一见老公变得如此俊逸,不由大喜。

    她们立即含笑招呼着。

    柳山道:“彻儿,琴儿,快见过你们的绮姐。”

    二女立即行礼道:“参见绮姐。”

    朱绮绮有了面子,立即欣然还礼着。

    柳氏立即向向宗扬行礼道:“参见宗老。”

    “呵呵,免礼。”

    宗雪盈忙上前行礼道:“参见柳奶奶。”

    “呵呵,雪盈,你更秀丽啦。”

    “谢谢柳奶奶。”

    立见龙兰姬含笑道:“参见前辈。”

    “免礼,欢迎。”

    唐默烟行礼道:“参贝柳奶奶。”

    戈兰姬忙道。“小徒默烟。”

    “欢迎。”

    羿之皇指着常康道:“他叫常康,他们送我来此哩。”

    常康受用的含笑行礼着。

    柳氏二礼道:“欢迎。”

    不久,龙兰姬之手下依序跟着柳地武诸人入堡。

    柳地武立即安排她们的歇息。

    柳山刚邀龙兰姬及羿之皇夫妇和唐默烟及宗杨爷孙入厅。_柳天文请人立即人厅陪坐。

    宗扬含笑道:“贵壁仍然没变。”

    柳山含笑道:“宗老已有十年没来敝堡了吧?”

    “是呀,时间过得真快,近十五年来,吾罕外出,此次残辰又蒙老中协助,既感激又惶恐。”

    “宗老别如此说,敝堡托荫多年,在下理该效劳,何况,此次又蒙您号召大家共抗蛮族呢?”

    “呵呵,此乃大家之事,吾只是提醒大家而已。”

    、“谢谢,夫人,宗老将和吾去拜访来老,你吩咐下人给小皇,绮绮及彻儿,琴儿办个简单隆重的拜堂大礼。”

    “老爷放。一切已经备委,明日午后便是吉时。”

    “好,不过,绮绮,你可否应允一件事?”

    “柳老欲作媒人否?”

    “是的,吾欲为雪盈及默烟作媒。”

    “柳老海涵,我未经家们同意,不敢作主。”

    “吾及宗老,龙兰姬会向个祖说明。”

    “这……”

    羿之皇道:“不大好吧?”

    柳山含笑道:“小皇,听爷爷的话,你别反对。”

    “是。”

    朱绮绮点头道:“好吧。”

    柳山喜值:“谢谢,夫人,快为默烟及雪盈做喜服。”

    柳氏立即欣然离去。

    不久,二位侍女已经请宗雪盈及唐默烟人房套量。

    不久,八位妇人和八位侍女在赶工,柳山之二媳则指挥下人多布宜二间洞房。

    朱绮绮邀龙兰姬到凉亭内,她立即道:“姬姨,我已经应允默烟和我们在一起,你别再缠皇弟,好吗?”

    “好,吾答应你。”

    “谢谢姬姨。”

    “丫头,你鬼得很,吾欣赏你,今后,你多照顾默烟,吾该定下心好好修练一番啦。”

    “谢谢姬姨。”

    “你去准备拜堂吧。”

    朱绮绮立即离去。

    立见柳山入亭道:“幸不辱命。”

    “谢谢柳老玉成此事。”

    “龙兰姬,烦你早日炼要对付蛮族毒物之解药。”

    “没问题,我后天即会南下。”

    “感激不尽。”

    柳老热心,我也该尽些心力,这些银票得自黑吃黑,烦柳老妥善运用。“说若,她已送出一个锦盒。

    “不妥,此乃你拼命……”

    柳老太见外了,咱们也是亲家呀。“”好吧,谢谢。“龙兰姬吁口气道:“我终于做一件安心之事。”

    “龙兰姬,你并不坏,你只须戒除男女之事即可。”

    “历经沧桑,我会牢记柳老金言。”

    “很好,入房暂歇吧。”

    二人立即离亭。

    此时的羿之皇正在演武斤和柳地武兄弟拆撤柳清输及柳清彬则持剑在旁待命,宗扬含笑地在一旁观看。

    不出七招,柳地武之剑已被磕飞,柳清输兄弟立即上阵。

    羿之皇改行守势道:“输哥,彬哥,咱们好久没有如此玩啦。”

    “是。”

    柳清输二人立即放手抢攻。

    不久,朱绮绮五女已经联袂前来,宗扬含笑道:“你们去接招吧。”

    柳清彻及柳情琴立即仗剑攻去。

    她们配合柳清输二人施展同样的招式由四个方位攻向羿之皇,羿之皇仍然稳若泰山的—一拆招着。

    半个时辰之后,朱绮绮,唐默烟及宗雪盈三女接战,三套绝学立即疾玫向羿之皇的各大穴道。

    羿之皇仍然沉稳的守着。

    不久,柳山含笑前来,他瞧了一阵子,立即低声道:“小皇,真是奇寸。日后必是天卞第一人。”

    宗扬含笑道:“的确,他能举一反三,确是奇才。”

    “是。”

    “龙帝能调教出如此奇才,令人佩服。”

    “此乃在下之心血。”

    柳山立即叙述自已培植羿之皇及羿之皇之奇遇。

    宗扬点头道:“见义勇为,好孩子。”

    “在下原本欲让小皇领导忠义庄,却被龙帝所阻,甚盼宗老遇见龙帝之后,能够协助劝他。”

    “好。”

    “当当”声,朱绮绮三女之剑皆已经被磕飞,立即见柳地武及柳天文再度掠去道:“小皇,你来守。”

    “好。”

    柳地武及柳天文立即全力抢攻。

    羿之皇置身于创气激卷之中,仍然从容拆招着。

    宗扬召来唐默烟道:“你的招式可以和雪盈配他立即低声指导着。

    唐默烟欣然道:“谢谢宗老的指点。”

    她立即邀宗雪盈在旁演练着。

    宗杨又召来柳清输兄弟及柳清彻姐妹指点着c不久、朱绮绮三位娘子军再度进攻。

    盏茶时间之后,柳清输四人上前接阵。

    宗扬立即召来朱绮绮三女指点着。

    宗扬如此安排,完全是要强化羿之皇的反应,他们一直练到用膳时间。方始欣然共同去用膳。

    膳后,宗扬带羿之皇入凉亭指点着。

    羿之皇欣喜的连连点头着。

    不久,柳山前来提醒羿之皇明日如何拜堂。

    柳家的下人们则欣然到处张灯结彩及帖喜樟布置着。

    翌日下午,兰州地面的士绅及各派纷纷闻讯前来致贺,柳山愉快的接待同时婉拒每人的贺礼。

    各派人物亦纷纷向宗扬道贺着。

    牛时一刻,羿之皇带着五位娇妻在喜娘引导之下。步上喜堂。他们便依礼向尊长行礼拜堂。

    礼成之后。他们便在鞭炮声中步入洞房。

    羿之皇便依俗先向五位娇妻揭纱及喝喜酒。

    不久,他们换上轻便之善服入厅。

    喜宴立即展开。

    宗扬愉快的和柳山开始敬酒。

    场面甚为热络,羿之皇更是众人敬酒的焦点。

    一个多时辰之后,羿之皇和五位娇妻送走贺客之后,他们又向长辈们致谢,方始入洞房更衣歇息。

    羿之是喝得全身火热,立即宽衣沐浴。

    浴后,他按照柳山的指点先入朱绮绮的房中只见她已经袍袍正在梳发,他立即上前道:“绮姐,你真美。”

    “默烟比我媚哩。”

    ‘美?媚?不同吗?“

    “有些不同,我也说不出来。你慢慢体会吧。”

    说着,她欣然起身。

    羿之皇立即抱她道:“绮姐,你今天好香。”

    她自双腋下及乳间各取出一个小香包道:“这是喜香包,喜娘说它们可以使新郎更爱新娘。”

    “绮姐,我会永远爱你的。”

    “好皇弟。”

    她抛掉香包,便送上香吻。

    良久之后,她方始喘呼呼的松口,羿之车道:好甜。“”皇弟,你没醉吧?““没有,绮姐,我觉得你是好人。”

    “我原本便是好人呀。”

    “你现在更好啦,你让默烟和雪盈和我们在一起,你很好。”

    “你多了二个姐姐,高兴了吧。”

    “皇弟,待会再聊吧。”

    说着,她已经宽衣。

    两人便气喘她温存着。

    唐默烟徐徐松口气,她一站起来,她才发现下体已湿,她不由睑红的忖道:

    “我真的似恩师所述是媚中含浪吗?”

    她立即人内室更衣及净身。

    ‘翌日上行、龙一姬在众人欢送搭车驰去。羿之皇则带着娇妻们搭车出去畅览兰州城的名胜古迹。

    这帅哥美女立即引起一阵旋风,他们所至之处。

    人人纷纷羡慕慕的瞧着,尤其羿之是更是视线焦点。

    黄昏时分,他们一返堡,便欣然沐浴更衣。

    不久,他们便陪众人用膳。

    膳后,他们陪入家聊了一阵子。羿之皇便跟柳清彻返房,她立即又羞又紧张的关妥门便自行宽衣。

    翌日上午,他们六人继续搭车出去玩,黄昏时分,他们愉快的返堡沐浴,用膳,更陪众人欢叙着。

    不久,羿之皇跟着柳清车返房。她早已关安门窗,所以,她直接宽衣之后,便既羞涩又紧张的上榻躺着。

    如今,她发威了。

    将遇良才,两人杀得天昏地暗。

    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唐默烟方始哆啸着,她疑道自己即将可以销魂,所以,一她欢畅冲刺着。

    没多久。她呻吟了。

    她真的“死若飞烟”啦。

    “姻姐,真好玩,你要不要?”

    “不,不要,你快去运功。”

    羿之皇已经明白运功便是气球,所以。他便坐一旁。功力一涌,唐默烟的纯阴便使他全身连震。

    他体内的潜又被激发啦。

    唐默烟见状,不由泛笑闭目歇息着。

    羿之皇入定不久,她亦睡着了。

    这一役,其余的四女甘拜下风啦。

    翌曰上午,他们进入大相国寺奉香,他们刚步向后院,便见知客迎来合什道:

    “抱歉,禅房内有贵客,请止步。”

    他们立即返身到的殿瞧着佛教文物。

    不久,一位老僧和一名中年人步入前院,中年人乍见羿之皇,怔了一下之后,立即附耳低声吩咐老僧。

    老僧一颌首,中年人立即离去。

    只见知客见羿之皇竟似与中年人认识,大为不解,便行向羿之皇。

    敝寺住持欲见施主。“”施主?我不姓施呀?“柳清彻忙行了一礼,向老憎道:“大师海涵,拙夫罕接近外人。”

    老僧识得柳清彻,立即含笑道:“无妨,老衲可否和尊夫一叙?”

    柳清彻立即道:“皇弟,大师想和你聊聊,好吗?”

    “好,大师说吧。”

    “老衲一定会说。”

    羿之皇立即入房座,这时那中年人自我介绍说:“我叫梅斯明。”

    梅斯明含笑道:“小哥儿挺执着呢。”

    “执着?什么意思?”

    “小哥儿是否说做就做?”

    “对呀。”

    “这就是执着,小哥儿何方人氏?”

    “我该如何说呢?我原本是没人要的婴儿,爷爷抱我住在天山下,后业,我遇上柳爷爷,因天前,我来此拜堂。”

    “柳山吗?”

    “是的,你认识柳爷爷吗?”

    “听过他的大名,你的爷爷呢?”

    “我一直找不到他,他在我十岁那年便离开了。”

    “他叫何姓名?”

    “我不知道,他不说,我也不敢问。”

    “他在何处?”

    “不知道,他一直没说。”

    “你能画出你爷爷之长相否?”

    “我不会画哩。”

    梅斯明略加思索,立即道:“袁煌。”

    中年人启门行礼道:“情吩咐。”

    “请柳山来一趟。”

    袁煌立即应是离去。

    梅斯明道:“吾有一友,他的孩子自幼遗失,他托我代为寻找,吾想证实小哥儿是否是那孩子,你坐吧。”

    羿之皇道:“太巧了吧?”

    不一定,世事挺难预料的。

    “我同意你的这话,咦?你两人在玩什么?”

    “奕棋,你会吗?”

    “不会。”

    世事如棋,变化多端矣。“”我还有五位姐姐在前面,我去带她们来吧。““你吩咐她们先走吧。”

    “这——一不好吧,我一定要陪她们。”

    “你不想知道你的身世吗?”

    “试想,他们已把我抛弃,我有志气,我不去找他们。”

    “差矣,你爷爷可能偷偷抱走你呀。”

    “不会啦,他一直嫌我又恨我不成才,所以,我才名叫羿之皇。”

    “不见得,他或许先偷再后悔,此外,令尊他们即使抛弃你,或也有不得已之苦衷呀。”

    “我不相信,这样吧,我们一起返堡。”

    “不妥,吾不想见大多的人。”

    “你只是为你自己想,对不对?”

    “你挺无理哩。”

    “不对,是你无理。”

    梅斯明剑眉一锁,双目便瞪向羿之皇。

    纪之皇没来由的心儿一颤,道:“好啦,别生气。我去请绮姐她们先走,再回来陪你啦。”

    “不准你一去不返。”

    “安啦,我一向守信用。”

    说着,羿之皇已离去,走至五女身边,说了如此这般一番话。

    朱绮绮道:“我们在此侯你吧,小心些。

    羿之皇立即又步返禅房。

    梅斯明道:“你暗武吗?”

    “对,你呢?”

    “吾不懂,喝茶吧。”

    羿之星立即持壶斟茗轻缀着。

    此时的柳山肃容陪袁煌入房,立见袁煌取出腰牌道:“吾乃殿前二品带刀侍卫袁煌。”

    “大人有何吩咐?”

    “吾陪殿下微服南下,巧遇羿之皇,殿下对羿之皇身世顿感兴趣,殿下想了解羿之星之爷爷,你们道否?”

    柳山忖道:“不直让大内介人郑依霖之事。”

    他立即摇道:“遍访未着。”

    “请你面呈殿下吧。‘”

    “请。”

    羿之皇立即联袂离去。

    不久,他一来到禅房,袁煌立即行礼道:“柳山到。”

    “请。”

    羿之皇立即道:“爷爷,他要爷爷是谁?你知道吗?”

    “不知道。”

    他立即拱手道:“老朽柳山。”

    梅斯明道:“吾受托寻一婴,他如今该有二十岁啦,他的特征是背心有三粒痣,而且是品字形。”

    柳山点头道:“老朽代为留意。”

    “爷想知道羿之皇有此三痣否?”

    羿之皇立即自动起身脱衣。

    立听袁煌啊了一声,因为羿之皇的背心果更有三粒豆大小之黑痣,而且皆呈现着品字状,显然,他是殿下欲找之人。

    绸之皇问道:“柳爷爷,我有没有痣呢?”

    “有,正好一模一样,转身。”

    羿之皇一转身,梅斯明立即双目一亮的起身。

    羿之皇怔道:“真的吗?”

    梅斯明上前轻抚那三粒痣道:“想不到会顺利找到他,吾该如何对他呢?吾不能携他返大内呀。”

    羿上皇问道:“梅大叔,你的朋友是谁?我是他的孩子吗?”

    “这——一”

    柳山什道:“殿下一定无法带小皇返大内,否则。不会有如此反应。”

    他立即默默坐下。

    立见袁煌道:“主要可否先将此信通知贵友?”

    梅斯明点头道:“也好,羿之皇,你不会离兰州吧?”

    羿之皇摇头道:“不对,我要去龙帝谷。”

    “你要去龙帝谷,你仍不肯认亲吗?”

    “不对……”

    柳山忙道:“小皇娶五妻,大房来自云梦山龙帝谷,今后他们将在龙帝谷定居,你别误会。”

    梅斯明道:“为何要居住如此偏僻之处?”

    “龙帝谷主人对小皇有恩,他们已有约定,贵友如果见小皇,老朽会代为通知或者引见。”

    “好,吾会转告儿事,柳山。听说你支持忠义庄驱逐蛮族?”

    “是的。”

    “你为何要如此做?”

    “先祖柳义曾任职大内兵部侍郎,老朽仰承祖训,一直注意蛮族动向,致有此种决定。”

    “晤,你是柳侍郎之孙?”

    “是的。”

    “柳侍郎有功有劳,你为何不入仕?”

    “先祖当年驻守过镇南关,他颇感朝令繁琐,无法顺利施展抱负,所以,特地嘱咐子孙直接御冠。”

    “晤,为何没瞧过柳侍郎之建言?”

    “恕老朽直方,先祖虽欲建言,却三度受阻。”

    “谁敢如此放肆?”

    “当事人已死,恕老朽不便道出。”

    “罢了,是你吩咐忠义庄退回大内之常很及抚恤金吗?”

    “不敢,是三义体谅大内须负担边军,故婉拒此事。”

    “差矣,边军上可比义军,吾个透过友人请大内付资十供你适度使用,不准你再拒绝。”

    “是。”

    ‘你方才所提关于羿之星之事,务必要做到。“”是。““羿之皇,令尊另有隐衷,要让你自幼流失,他既然有心寻你,你不宜多作批评,更不许把认尊长。”

    羿之皇心中不愿,便低头不语。

    柳山道:“小皇,你别钻牛角尖,世事难料。每人皆会做不得已之事,你快答应大叔,好不好?”

    羿之皇道:“柳爷爷,你如此说,我便没话说。”

    “很好,向大叔叩头。”

    “叩头,我……”

    “叩头,听爷爷的话,快叩头。”

    羿之皇立即默默叩三个响头。

    梅斯明双目含泪,立即偏头拭泪道:“好孩子,你走吧。”

    羿之皇一起身,使望向柳山。

    柳山向梅斯叫道:“老朽一定守诺言,你放心”很好,下去吧。“柳山拱手,立即离去。

    他们一人大殿,便和五女直接返堡。

    一返堡。羿之皇立即道:“爷爷,梅斯明是我的爹吗?”

    “你怎会有此想法?”

    “他的话怪怪的,他还掉泪呢?”

    “他在为友人高兴,你别乱想,小皇,咱们明日启程吧。”

    “好呀。”

    “你们聊聊,吾要陪宗老奕棋。”

    说着,他立即离去。

    朱绮绮立即问道:“皇弟,怎么回事?”

    羿之皇便叙述柳山入内所遇之事。

    诸女心中中有数,却不便告诉爽直纯真的羿之皇,朱绮绮更道:“皇弟,咱们来练剑,如何?”

    “好呀,我已经好多天没练剑呀。”

    他们立即入演武房练剑着。

    柳山低声向宗扬谈及羿之皇可能是殿下之子。

    宗扬立即道:“此事一定一妥加保密,以免滋生意外。”

    “是的,我一直瞒着。”

    “理该如何。”

    “我打算明日启程,好早些和朱老谈谈此事。”

    “也好。”

    两人便低语着。

    此时的郑依霖正好返回水家庄,水氏乍见他单独回来,而且是一身布衫戴帽而返,她不由含泪。

    因为,她的宝贝女儿水仙已死呀。

    水若冰却喜道:“贤婿回来啦。”

    郑依霖双颊皆有剑疤,他不愿见人、立即道:“愚婿获人搭救,又在外养妥伤,方始返回。”

    水若冰吁气道:“回来就好,否已派人去监视祁家堡,此本是祁天展所为,吾一定要出这口气。”

    “是的,他目前一定会防守,咱们从长什议吧。”

    “是的,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你返房歇息吧。”

    郑依霖立即应是离去。

    当天晚上,水若冰设宴欢迎郑依霖归来,四万千名高手全部到齐,场面十分的热络。

    此时,却有八名陌生人联快坐在一处荒地,只见他们各自服药不久,立即各挤出万滴血于碗内。

    接着,他们便各放出自己所饲之盅于碗内。

    蛊吸光鲜血,双目立即发亮_他们立即呼将一粒黑丸赛入蛊口。

    那八人喃喃催念咒不久,八益已经一起飞去。

    不久,它们已经飞到水家庄的上空,水若冰体内之盅立即感应,感到“好友”

    来临,立即蠢动水若冰不由皱眉。

    哈伦见状,立即瞥向天空。

    他一见那八支蛊边飞边张口喷出淡烟,他立即举杯道:“敬庄主,”水若冰便愉快的于杯。

    酒一入体,蛊儿便安静下来。

    水若冰愉快的道:“大家来干一杯。‘”干杯。“众人欣然干杯之后,便彼此欢来着。

    八蛊所喷之烟飘下,它闪扩散的更淡,众人皆在畅饮及欢叙。所以。没人发现有异。

    不久,烟粒便顺利飘落酒菜之中。

    良义之后,八蛊已经恢复原状的飞返上人的体内,水家庄众人却不知不觉的吃下这些蛊毒。

    哈伦及壮汉哈虎瞧得满意之至,便欣然畅饮。

    此时的羿之皇正和宗雪盈“打架”着。

    健美的宗雪盈被剧斗至今,亦热情的回应着。

    迷人的交响曲便演奏个不停。

    此时的祁天展亦任叫连连的发抖着,因为,他已经被明娘‘咬’得死去活来三趟,目前正在欲仙欲死哩。

    朋娘暗自狞笑,倏在疾速催功。

    祁天展大叫一声,立即昏迷,他的功力全完全被明娘吸干。

    他的罪恶一生立即划下休止符。

    明娘便从容的炼化功力。

    不久,祁天展之大房带着妹子们匆匆前来敲门道:“老爷,开门。”

    明娘脆声道:“门没锁。”

    她们一冲人,便见祁天展闭目趴在一旁。

    她们急忙凑前喊道:“老爷,你怎么啦?‘”他乐死了“”贱人啊……“明娘屈指疾弹,群妇的印堂立即喷血。

    她们尚未倒下回她们的子媳们纷纷掠来,明娘立郎全身赤裸的迎去,双手十指更是猛弹射指力。

    惨叫声中,他们纷纷惨死。

    下人们刚欲冲来,却见总管柳助九位长老和十卫联袂封锁住四周,他们不由一怔。

    原来,明娘已经以色在眼他们,她和他们趁着祁天展不在之时,早已商量要如何宰掉祁天展一家人。

    所以,他们此时在四周为明娘把风。

    他们更趁机欣赏明她的胴体。

    明娘飘闪如风,双掌忽指倏掌的弹劈之下,没多久。她已经宰了现场之人,她不由格格连笑。

    不久,她冷峻的道:“斩草除根。”

    柳助二十人立即喝道:“押上来。”

    立见三百余人被人挟到厅前,柳助喝句“杀”

    那三百余额脑瓜子立即刀起而落的滚滚而下。

    这三百余人乃是祁天展之子孙及死忠份子,他们一死,明娘立即道:“埋掉。”

    “是。”

    明娘一入房。便迳自入内净身。

    堡内人员立即搬走尸体及清一现场。

    柳助二十人则迅开启地下密室清点财物。

    没多久,明娘已经披袍入内,她那隐约可见的胴体立即使柳助二十人之视线移转过来了。

    立见他们行礼道:“参见授主。”

    “很好,谢谢各位的协助。”

    “理该效劳。”

    “先安内后扩充实力,希望你们将祁家堡一半之财物送给大家,三天之内,好好的稳定住人心,再号召同道扩充实力。”

    “是。”

    “财物任用,若需要吾,吾也肯出面,总之,一定要多找些高手,否则,水若冰会攻下咱们。”

    “是。”

    “你们的职务自行调整,吾每夜仍陪二人快活。

    你们自已安排时间,绝对不准勾心斗角一知道吗?““知道。”

    “你们好好安排吧。”

    说着,她便离开密室。

    不久,她已步入秦佩珊的房内,立见秦佩珊由窗旁徐徐转身道:“恭喜,不过,你不觉得太狠了吧?”

    “哼,无毒不丈夫,我今后将以你的容貌在此地扩充实力,日后再带你去宰水若冰二人,你就截面具吧。”

    “行,不过,你得再送我十年的功力。”

    “吾就知道此事,准备吧。”

    秦佩珊立即欣在上榻运功。

    不久,明娘果真将十年的功力贯注给她。

    秦佩珊全身气机如珠。不由欣然运动着。

    明娘暗骂句:“臭丫头。”立即返房歇息。

    翌日上午,柳山便由丐帮的密报中获悉祁天展一家人及心腹已经被手下屠杀,主谋者便是秦佩珊。

    柳山和宗扬密商不久,便吩咐柳地武及柳天文小心心戒备。

    半个时辰之后,二老及羿之皇夫妇们在众人依依不舍的送别下搭车离去,柳清彻发柳清琴不由低头拭泪。

    宗雪盈立即低头劲着。

    羿了皇和朱绮绮及唐默烟同在,他们却欣然沿途赏景——

    凤凰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