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惊龙戏珠》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天理昭昭明镜悬

第九章 天理昭昭明镜悬

    阿晋仔订下口头战约之后,他又和现场熟人招呼一阵子,他便陪三位爱妻返家,四人立即入房密商。

    不久,他巳入府街向姚知府道出此事。

    姚知府紧张的请教对策啦!

    阿晋仔便低声道出自己的对策。

    姚知府欣然匆匆离去啦!

    阿晋仔顺便向姚风夫妇请过安,便直接离衙。

    立见阿猴率上百人上前问道:“阿晋仔,真的有人要干架呀?”

    “不错,这批人皆谙武及心狠手辣,你们别介入。”

    “你呢?”

    “我当然也派不上用场啦!”

    “我们真的帮不上忙吗?”

    “有,少提此事,以免人心惶惶。”

    “这……你真的不会有事吗?”

    “安啦!我目前正旺啦!谢谢大家。”

    阿猴只好率众先行离去啦!

    沿途之中,六度有城民向阿晋仔表达关切,阿晋一直含笑请大家放心表示官方会解决此事。

    他颇欣慰众人的关心啦!

    他一返家,便会见三妻及道出经过。

    不久,梁远之子梁兴一到大门前,阿晋仔立即入角取出二大束银票,再以小巾包妥及前往大门。

    二人一会面,梁兴便问道:“听说有恶人找上你啦?”

    “是的,他们只是要我传句话,如今已经没事啦!”

    梁兴正色道:“你若有麻烦,梁家上千名子孙必会助你。”

    “谢谢大叔,携走它们,早日修庙吧。”

    “谢谢,梁公必会永佑你。”

    “谢谢,勿泄密。”

    梁兴接过小包,立即行礼离去。

    他返家将它交给梁远,梁远清点后,不由大骇。

    因为,阿晋仔共捐白银十万两呀!

    他们父子俩激动的双手发抖啦!

    良久之后,他们召集二十名族人开始会商修庙大事啦!

    阿晋仔却巳顺利的在房内入定啦!

    南刀罗行天四人却默默站在梁家公祠后方远处,因为他们正运功默听梁远召集族人宣布内容呀!

    南刀轻轻点头,便率走亲人。

    不久,他们一到渡口,便和其他的香客搭上船。

    没多久,他们一返客栈,罗飞鸿便低声道:“爹,请准孩儿留在此地瞧瞧大内高手对抗薛文这批人。”

    南刀点头道:“吾亦欲瞧此幕戏。”

    “太好啦,谢谢爹。”

    罗氏低声道:“相公,阿晋仔究竟是何种类型的人呢?”

    南刀含笑道:“夫人一向精谙面相,为何有此惑?”

    罗氏苦笑道:“他该是一个吉凶难测,善恶难分的人。”

    “夫人好似陷入当局者迷喔?”

    “会吗?”

    南刀朝爱女一瞥,便淡然一笑。

    南刀之女罗晶立即问道:“爹何不直言?”

    南刀含笑问道:“以汝之眼光,他强或海锋强?”

    罗晶美目一转,双颊倏红的道:“当然是海锋强。”

    “会吗?”

    “爹认为他强吗?”

    “不错,月底便可揭晓,歇会吧。”

    说着,他已开始品茗。

    罗飞鸿兄妹便联袂离去。

    罗氏传音道:“相公该不会看上阿晋仔?”

    “不错。”

    “这……他已有三妻,宜再让晶儿介入乎?”

    “吾和沈三一直分不出上下,就让晶儿和沈雪晴比比吧。”

    “不妥,何不让鸿儿和沈义比呢?”

    “夫人莫非怕阿晋仔涉入黑道?”

    “不错,他吉中带煞哩!”

    “夫人不防多注意他的骨骼及身材,此及霸王格局,任何凶煞皆阻止不了他,他必凌越吾及沈三。”

    “相公确定他不会入黑道乎?”

    “是的,据吾综合多方面研判,他本质善良及乐观知命,此种人即使受诱或被逼,绝不会步入黑道。”

    “即使如此,贱妾仍不赞成晶儿侍候他,因晶儿和海锋已见过三次面,海锋及梅家堡对吾家大有助益呀!”

    “海锋自幼养尊处优,迄今未受挫,以目前时局之乱,吾研判他迟早必会受挫,而且必会一挫不起。”

    罗氏皱眉道:“他确似温室花朵,虽华丽却难承受风雨,不过,晶儿若留在此地,吾家可能须添增风险及困扰。”

    南刀点头道:“有此可能,此乃沈三不宜布此项喜事之原因吧?”

    “颇有可能,他须虑及各地产业呀!”

    “嗯!看来吾须慎思。”

    罗氏心几一喜,便低声道:“瞧他如何过月底这关吧。”

    “行,夫人认为他的修为多高?”

    “稍逊鸿儿而巳。”

    “夫人朝儿子脸上贴金吧?”

    “不,他太嫩,实战经验重于一切。”

    南刀含笑道:“留待月底证明吧,夫人请。”

    二人便含笑品茗。

    此时,姚知府巳返衙,衙后民宅正有八名大内高手在会商此事,不久,他们决定调集人手投入这场正邪大战啦!

    大地一片黝暗,宁波城东门外之左侧林中深处却微泛烛光五百余名黑衣蒙面人排列整齐的朝东而坐着。

    他们的身旁地面各放着刀剑等兵刃,分明欲大拼一场哩!

    不久,那位独眼刀疤中年人陪一名魁中年人抵达现场,众人立即起来拱手道:“参见薛爷。”

    “免礼,吾薛文此番召集各位来此,并非为私利,全系为挣回吾道之面子,盼各位全力赴痛宰狗腿子。”

    “是!”

    “此时距决战时刻尚有半个时辰,各位行功吧。”

    “是!”

    众人立即盘坐于草地行功。

    此时的阿晋仔正好收功下榻,他换上黑衣劲装及戴妥面具之后,立即戴妥丹药及默默关启房门。

    立见姚圆三女并立于门前。

    阿晋仔低声道:“放心,二百名大内高手已在日落前入城,对立只有五百余人,我不出一个时辰便可返家啦!”

    沈雪晴低声道:“贺全等十七人会在现场东侧三里附近候哥,万一形势不利,哥就直接往东侧突围吧。”

    “好,此地交给你们啦!”

    说着,他便朝后行去。

    他一近后门,立见右坟后站起一人,他急忙止步戒备。

    却听对方传音道:“是吾。”

    阿晋仔—听是黑虎,立即含笑行去。

    黑虎低声道:“吾方才去过现场,对方聚集逾五百人,为首者乃是薛文,他擅长刀法勿让他近身。”

    “好!”

    “南刀一家四口巳在现场西侧,他们必在观察战况,别担心。”

    “好,沈家派出贺全等十七人在东侧三里附近准备接应我,虎哥可别和他们发生冲突哩!”

    “安啦,有二百名大内高手助阵,吾今夜可安心看戏啦!”

    “是呀。”

    “万一有变,吾在沈家高手附近助汝。”

    “谢啦,我走啦!”

    “戴上头套吧。”

    说着,黑虎已将黑头套罩上阿晋仔头部。

    不久,阿晋仔巳掠墙而出啦!

    此时,二百名大内高手正欲出城,倏见前方掠来一名瘦削青衫人,他们刚注视对方,对方却巳扬掌现出一道金光。

    他们乍见金光,立即刹身列队。

    青衫人一停身,便亮出手中之金牌。

    大内高手们立即行礼道:“参见大统领。”

    “免礼,取消今夜行动。”

    大内高手们不由一怔。

    青衫人沉声道:“即刻各返驻地,否则依抗旨治罪。”

    “遵旨。”

    大内高手们之中,除二十人人城外,其余之人巳沿官道掠去。”

    青衫人双目乍闪神光,便飘入左侧林中。

    不久,他巳在远方注视薛文等人。

    没多久,他暗笑道:“程小子,汝别怪吾心狠手辣,汝只怪汝自己投错胎,汝好好的控告大内高手吧。”

    他便飘身退出二十余丈外。

    不久,他已掠上一株大树准备看戏啦!

    此时的阿晋仔已掠入东城外的右侧林中,他乍见林内空无一人,他不由怔道:“哇操,大内高手呢?”

    他绕了一圈,便掠入左侧林中。

    不久,他已由火光处瞧见那批黑道人物啦!

    他不由忖道:“约战并未取消呀,大内高手为何没来呢?”

    他稍忖,便又掠返右侧林中。

    他一到现场,便皱眉止步啦!

    不久,他咬牙道:“干,我就单挑他们,准怕谁?”

    他便掠入左侧林中啦!

    他尚未到现场,立听:“薛爷,别耗时间啦,血洗府衙吧。”

    “对,灯不点不亮,咱们一动手,那群狗腿干便会出来送死。”

    “对,杀他个鸡犬不留。”

    阿晋仔一见黑道人物不耐的起身呐喊出点子,不由大火。

    他一绕近左侧,便抓出一把药丸塞入口中。

    他一吞妥药丸,便边走边提功。

    只听薛文喝道:“别急,肃静。”

    现场倏静,阿晋仔却立即制造噪音。

    他双拳一挥轰轰二声,外沿的十二人已经被他劈死啦!

    另有将近三十人也被震伤啦!

    惨叫声中,东翼立即一乱。

    阿晋仔趁机全力连连攻出三记杀招啦!

    他那澎湃掌劲似强风暴雨般卷荡之下,轰轰爆响伴着密集惨叫声,顿使人连想到阴曹地府。

    血肉纷飞中,牛马将军忙着拘提恶魂啦!

    树倒人亦倒,上百人在刹那间全倒啦!

    这批黑遭人物未部曾遇上如此恐怖的情景,包括为首的薛文在内,每人皆直觉的欲死脱离暴风圈啦!

    阿晋仔却冤魂不散的猛劈向人多之处。

    惨叫声中,血肉飞洒不巳。

    慌乱之中,黑道人物只知闪躲,根本没有攻向阿晋仔。退。

    东侧三里外的姚记银庄高手们忍不住派人前来观战啦!

    黑虎却信心十足的在一株树上状似老僧人入定哩!

    瘦削青衫人忍了不久,终于飘前观战啦!

    立见阿晋仔双掌劈飞十五人,那十五人惨叫吐血飞出之后,便连连吐血及发抖,生机已经十分的渺茫啦!

    砰砰声中,他们撞上树,便落地抽搐啦!

    不久,他们巳含恨而殁啦!

    瘦削青衫人忖道:“好霸道的招式,他便是程小子吗?可能吗?”

    他紧盯住遭杀黑道人物的阿晋仔啦!

    阿晋仔一鼓作气的又劈杀盏茶时间之后,他不但又宰掉了一百五十余人,包括薛文在内的其余诸人已散逃向四周啦!

    哇操,兵败如山倒,群邪未出一招便散逃啦!

    阿晋仔料不到会如此顺利,不由大喜。

    他便追杀向人数较多的北侧。

    不久,他又追杀三十余人,方始刹招。

    他研判不久,便掠返现场。

    却见遍地的尸体及断树,却未见一名大内高手,阿晋仔稍怔,便不死心的再掠向约定会合大内高手之地。

    哇操,空空如也,搞什么鬼嘛。

    阿晋仔只好掠向城中啦!

    他绕了一大圈,自认为无人跟踪的掠入后墙啦!

    却见右街角人影一闪,南刀之子罗鸿飞巳止步忖道:“果真是他,想不到居然如此高明,真令人不敢相信。”

    他立即转身掠去。

    不久,瘦削青衫人跟着出现,只见他止步忖道:“臭小子,汝居然高明到这种程度,吾容不得汝矣!”

    他的双目乍闪凶芒,便连转眼珠。

    不久,他朝四周一瞥,便掠入右侧街角。

    他刚进入另一街角,一位中年人已经闪现,他匆匆一瞥,立即跟去。

    不久,他目睹瘦削青衫人进入一座华丽庄院,立即附道:“他怎会入此地?此地是本城富商费明景之宅呀!”

    他立即飘入右墙内。

    小桥流水配上各式名卉,果真不愧为富宅,

    中年人向四周一瞥,立见右侧一房亮出烛光,他便小心前行。

    不久,他附耳于壁上,立听:“程晋星?”

    “是的,此小子的修为高明得骇人,留不得。”

    房内稍静,立听:“汝确定是程晋星独歼薛文那批人乎?”

    “是的,卑职先行喝退大内高手,再从头到尾目睹此景及跟到程宅。”

    “嗯!真令人意料,这小子有一套。”

    “是的,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若让此小子知道卑职及王爷皆在此,恐生不利,请王爷赐旨除之。”

    “不,除非汝泄密,否则,他绝不会知道吾在此,他更料不到汝会潜入大内及贵为大内高手大统领。”

    “是,卑职誓必守密。”

    “很好,听着。”

    “恭聆圣谕。”

    “吸收程晋星为吾所用。”

    “这……恐会养虎贻患?”

    “哼,吾既能驭汝,便足以控制他,速办此事。”

    “可是,卑职近日便返宫哩!”

    “在汝启程前办妥此事。”

    “这……时间太紧迫……”

    窗外的中年人听得全身一震,险些啊叫啦!

    立听“卑职不敢,卑职遵办。”

    “哼,姓商的,汝放聪明些,汝虽在大内任高官,汝之十二名亲人全在吾人的掌中,汝别自误误人。”

    “遵命。”

    “原订于后日,如今为完成此项任务,须再展延矣。”

    “哼,后天此时见吾,吾欲听汝之进度。”

    “是!”

    “下去吧。”

    “卑职告退。”

    窗外的中年人立即敛步隐于一株花树后。

    不久,他目送削青衫掠出墙,便小心行去。

    天亮不久,阿晋仔漱洗后,便来到坟前合掌一揖。

    不久,他打开后门及望向门柱。

    此乃他的例行工作,如今乍见三条直线,他立即忖道:“虎哥急于见我,哇操,莫非发生大事啦!”

    他便探头望去。

    果见右街角有一人向他招手及指向地面。

    他一见地面有一个信封,便点头行去。

    他一行近,立即拾信道:“出了何事?”

    “那家伙目前在城内。”

    “哇……”

    阿晋仔喜极一叫,忙捂口望向附近。

    来人正是黑虎,立见他低声道:“依函行事,今夜于时下手。”

    “行!”

    黑虎立即转身离去。

    阿晋仔欣然返房,立即阅信。

    “汝昨夜除恶返家后,曾被二人先后跟到此,后者经吾跟踪对窃听后,赫然是屠心书生及自称王爷之人。”

    “屠心书生欲灭汝,王爷却逼他吸收汝,他原来于明日返宫(按:他巳潜入大内任大内高手大统领),如今日延期。”

    “今明二日,他将会采取行动,为防发生意外,吾二人今夜子时先除掉他,再灭那位自称王爷之人(按:他便是费明景)。”

    阿晋仔激动得心儿狂跳啦!

    他的双手止不住抖颤啦!

    哇操,短短的一张纸却包含太多令人震撼的事情啦!

    他吸气不久,便定神思忖着。

    不久,他决定暂时保密啦!

    此时的姚知府正在衙后一间民宅厅内会见瘦削青衫人及八名大内高手,立见他行礼道:“铭诱导大统领镇守此城。”

    青衫人含笑道:“客气唉,大人乃当今朝廷最受器重又政绩卓著之好官,吾一奉旨便欣然赶至此地矣。”

    “谢谢,昨夜东城外群尸莫非是大统领之功?”

    “非也,此乃令妹婿之功。”

    “啊,当真?”

    姚知府便望向大内高手。

    立见首座大内高手含笑道:“吾人原本已经集合完毕及准备会合程公子,因大统领欲考验他,吾人因而作罢。”

    姚知府一怔,便望向青衫人。

    青衫人含笑道:“吾有意引荐令妹婿,特予考验。”

    “原来如此,谢谢。”

    “汝二人若能一同效劳大内,一文一武,不啻二大栋梁也。”

    “不敢当。”

    “吾今日欲和令妹婿面叙,请代为安排吧。”

    “是,时间及地点是……”

    “吾一直在此候他。”

    “是,下官立即安排此事。”

    “请!”

    姚知府立即行礼离去。

    不久,他—身便服的抵达阿晋仔的家前,阿晋仔立即出迎。

    二人一入厅,姚知府便低声道:“谢谢你昨夜的帮忙。”

    “小事,何必跑这一道呢?”

    “好消息,大统领欲引荐你人大内任官。”

    阿晋仔忖道:“哇操,你先下手啦?”

    他立即故意怔道:“大统领?谁呀?”

    “大内有三千名大内高手,他们负责防卫大内及平息各地之乱,其首脑人物便是大统领魏山。”

    “魏山?他怎会知道我?”

    “他早巳在昨天上午入城,他昨天临时撤走大内高手,存心考验你,想不到你有优异的表现,他立即要见你哩!”阿晋仔忖道:“哇操,他一定由我居住此及姓程而知道我的身世,他昨夜分明要借刀杀人,干,王八蛋。”

    他便故意道:“明天吧。”

    “你另有事乎?”

    “不我昨夜出力过急,我须调养一番。”

    “好,我立即复音。”

    “谢谢大哥。”

    “阿晋仔,此及千载难逢的良机,因为,大内高手不但待遇优厚,而且官大三级,甚为威风哩。”

    “我会好好表现的。”

    “很好,我走啦!”

    阿晋仔便送他离去。

    不久,阿晋仔故意返房服丹运功啦!

    当天晚上亥时分,阿晋仔一出后门,便见黑虎在右侧街角招手,他—见四下无他人,立即掠去。

    “阿晋仔,咱们先宰姓费的。”

    “好呀,他今天派姚知府来邀我入大内任官哩!”

    “哼,黄鼠狼向鸡拜年,不安好心眼。”

    “是啊,我故意推掉他啦!”

    “汝明日见他并约他到江旁,伺机逮他吧。”

    “哇操,好点子。”

    黑虎含笑低声道:“吾方才探过费府,除费员外本人,另有八名亲人,下人则已经返家,通杀吧。”

    “不会杀错人吗?费明景的形象不错哩!”

    “此乃他的伪装,别心软。”

    “行,如何下手呢?街上有人在巡夜哩!”

    “吾配有迷药,汝先服下解药吧?”

    说着,他巳递来三粒白丸。

    阿晋仔立即吞丸入腹。

    二人便沿街掠去。

    不久,他们一进费府,便沿花木间行去。

    黑虎陪阿晋仔来到一间房外,便指着窗上的小孔传音道:“汝由此盯住他,吾先去摆平其余之人。”

    说着,他立即离去。

    阿晋仔凑孔一瞧,不由脸红。

    因为,榻上躺着一丝不挂的费明景及他的细姨,由于两人交股而眠,细姨的妙处正好被阿晋仔瞧个正着呀!

    他立即回头望向附近。

    黑虎却逐房戮破窗孔及吹入迷烟哩!

    半个时辰后,他一返阿晋仔身旁,便将迷烟由小孔吹入。

    榻上之人二人经过方才之快活,如今正在酣睡,迷烟飘入不久,他们便已经昏迷,黑虎便含笑放工具于一旁啦!

    他震断窗栓,便入内震死二人。

    不久,他进入各房震死其余之人啦!

    他一返回,便低声道:“搜。”

    说着,他巳开始轻敲地板啦!

    阿晋仔跟着敲了不久,便见黑虎起身走向书柜。

    一阵轻响之后,书柜前之地面已经出现一个四尺见方的方洞,一束亮光便由下射出,他便探头望去。

    立见一个木梯沿上架至地室之地面,他便直接跃下。

    阿晋仔跟着跃下,便见地室甚宽,除寝俱及衣柜外,另有门个大箱,他刚一怔,黑虎已走向一箱。

    阿晋仔跟近一瞧,立见满箱的一束束银票,黑虎顺拿起一束银票,立见首张之面额为白银一千两。

    他匆匆一翻,便见每张皆值一千两白银。

    他放妥它,便打开另一箱。

    不久,他们已发现六大箱银票啦!

    阿晋仔低声道:“惊死郎喔。”

    “他们必然已经屯积多年,他日必有异举。”

    “不错,没收吧。”

    “行!”

    两人便走到衣柜欲取巾布包银票。

    那知,柜门一开,赫见柜内有数套新衫,其中一套的颜色及图样既显眼又特殊,立即吸住他们的眼光。

    黑虎拉它一瞧,立即啊道:“蒙服呀?”

    “蒙国官服,吾仔细瞧瞧。”

    他便取出它及外翻搜着。

    不久,他由内里抽出一张纸,立即摊开它。

    立见他低声道:“不错,这正是蒙文。”

    “虎哥,这是怎么回事?”

    黑虎低声记:“费明景莫非由蒙人乔扮,便是为蒙人效劳,屠心书生尊他为王爷,足见他甚可能是蒙人。”

    “咱们先取走这套服装及银票,明夜逮那畜生之后,再逼问此事,时间有限,咱们先行取物吧。”

    “好!”

    不久,黑虎掠到上面房内搜出四条大巾,二人便开始忙啦!

    不久,阿晋仔已经拎二大包银票返家啦!

    他将他们朝房内一放,立即唤起三妻。

    不久,马翠音及沈雪晴也拎巾跟去啦!

    姚圆则负责收藏银票。

    人多易干活,不到一个半时辰,费府的六大箱银票不但已经送入阿晋仔的家中,而且立即埋于假坟内。

    黑虎将所有的尸体挟入地室,便劈坑埋妥他们。

    他又小心的关妥地室入口,便逐一整理房间,因为,他决定此地逮屠心书生,他必须先稳住费府的下人们。

    良久之后,他放心的离去啦!

    此时的阿晋仔四人正在书房内,因为,谙蒙文的沈雪晴已经阅过该纸内及获悉它乃是蒙古围一个派令。

    他们受此震撼,一时不知所措啦!

    不久,姚圆道:“让家兄处理吧。”

    阿晋仔忙道:“不妥。”

    他立即道出魏大统领便是他的血海仇人屠心书生商有为。

    沈雪晴道:“他怎能混入大内任高官呢?”

    “可恶的是,他甘作蒙人的走狗。”

    “是呀,此人修为奇高,宜小心对付。”

    “我明日会逮他,此函先留着吧。”

    他们又叙不久,便返房歇息。

    翌日上午,阿晋仔在府衙途中故意绕过费府,他一见二位下人在修剪花木,门房亦向他招呼,他便含笑招呼着。

    不久,他一人入府衙,便和姚知府行向后宅。

    没多久,他和姚知府在厅内向大统领行礼啦!

    大统领注视阿晋仔道:“果真英雄出少年,很好。”

    “谢谢,您有何吩咐?”

    “吾有意荐汝入宫任官,汝有此意愿否?”

    “心领,我只想留在此地。”

    “汝若为姚大人留在此地,大可不必,因为,姚大人政绩卓著,迟早会升调他处,下一步极可能返大内。”

    “谢谢,我只想保卫这块土地及人们。”

    大统领点头道:“吾可以成全汝在此任官。”

    “这……”

    姚知府忙道:“谢谢大统领惠全。”

    “哈哈,目前尚未定数。”

    姚知府便和他打起官场话的扯蛋啦!

    阿晋仔便边听边品茗及瞧着二人啦!

    良久之后,双方皆喜,阿晋仔二人便行礼离去。

    阿晋仔已经决定配合黑虎在费府逮屠心书生,所以,他一返房,便直接交代过三妻及入房服丹运功。

    入夜不久,黑虎便由后院出现,阿晋仔迎他入厨房低语一阵子之后,黑虎便含笑先去部署。

    半个时辰之的他一入费府,黑虎便陪他入房。

    两人密语不久,阿晋仔便和他进入房内。

    子末时分,阿晋仔便听见一人飘墙而入,他立即屏息以待。

    来人果真是大统领,他先飘到窗外,立见棍幔深垂。

    他便绕到房门及轻敲三下。

    房门应声而轻轻滑开,他刚由门隙向内一瞧,倏觉方才敲门的指上有异,他不由抬手望去。

    立见指上有三处淡灰色,他不由皱眉。

    他一瞧方才敲门之处,果见该处抹过灰粉,他刚神色一变,立即运功欲逼毒,却觉脚底皆泛寒。

    他刚现骇色,身后的对房门倏开。

    他一回头,便见阿晋仔扬掌扑来。

    他恍悟的闪身欲避,右掌亦倒劈向后方。

    阿晋仔双掌一合,不但硬挺下那记掌力,便抓住对方之手腕,立见黑虎闪身疾射来二镖。

    大统领刚觉半身一麻,便被二镖射上右胁。

    伤口一阵热麻,他立知镖上淬毒。

    他大骇,黑虎巳上前一掌劈上他的“气海穴”。

    叭一声,他一阵冷颤之后,一身功力巳化为乌有。

    黑虎冷冷一哼,便拖他入房。

    他启开地室,便挟入大统领。

    阿晋仔一跟入,黑虎便抛入落地及关妥房门及入口。

    他一返地室,便摘下面具道:“叛徒,认得吾否?”

    “你……你是谁?”

    “哼,汝装什么蒜?”

    说着,他便上前猛搓大统领的脸部。

    一层层薄膜脱落之后,一张清瘦的脸孔一出现,黑虎便忍不住的喝句畜牲及硬生的卸下对方的右臂。

    鲜血一喷,大统领不由闷哼一声。

    阿晋仔低声道:“虎哥,别引来外人。”

    黑虎嘘口气,沉声道:“姓商的,汝为何要如此做?”

    此人正是昔年三一堡副堡主屠心书生商有为,立见他沉声道:“多言废话无益,动手吧。”

    黑虎沉声道:“吾不会让汝如此痛快。”

    “吾后悔不在京内再补汝一掌。”

    “干,原来是汝伤吾,该死。”

    他立即恨恨的踢屠心书生一脚。

    阿晋仔沉声道:“汝为何杀我的亲人?”

    屠心书生瞄他一眼,却不吭声。

    黑虎沉声道:“汝不知如何交代了吧?”

    倏听屠心书生道:“汝下何毒?”

    黑虎沉声道:“九鸠寒,吾特地为汝准备十年啦!”

    “汝何不直接了结吾?”

    “光棍些,把话交待清楚。”

    “此地之人呢?”

    “汝在问那位蒙国王爷吗?”

    屠心书生听得目瞪口呆啦!

    黑虎沉声道:“吾知汝之亲人全被押为人质,汝只要光棍些,吾可以掩下此事,他们必然不会受害。”

    屠心书生摇头道:“难,除非番王爷尚在人间。”

    “此言何意?”

    “汝不须知道太多,他一死,吾万念俱灰矣。”

    “汝昔年受逼背叛三一堡乎?”

    “此乃主因,另一因乃是堡内派系林立,迟早会为祸天下,吾提前了结他们,反而可以除害。”

    “住口,汝休推卸责任。”

    “吾大不了一死,何须推卸责任?”

    “既然如此,汝何必残及程家的人。”

    “此乃狗番王之令,他必然如此做,始能在此立足。”

    “另外的连络点也是因此而亡乎?”

    “不错,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吾被迫在大内安排六名心腹,彼等随时可取皇族性命,汝等宜及时解危。”

    阿晋仔急问道:“副统领柴振德,吏部周明、谭田、兵部吏正哲、秦永吉及毕正,姚龙皆认识他们,汝可询之。”

    “这……”

    黑龙问道:“有何证据?如何取信于他们?”

    哇操,果真姜是老的辣,一问便问到重点。

    屠心书生道:“吾及他们皆被毒控制,每半年需服一粒解药,吾此次便欲来此向狗番王爷取解药,料不到……”

    他倏地呃—声,便吐出一口黑血。

    黑虎骇然道:“汝所中之毒如此深?”

    “苟延残喘,悔不当初矣!”

    “狗番王一向把毒置于何方?”

    “书房内,它状似相思豆,亦呈红色,用用它之后,皆会上吐下泻,汝可凭此状逼柴振德六人现形。”

    “他们尚能撑多久?”

    “重阳午时。”

    “如何取信于他们?”

    “吾之腰牌或许有用,不过,他们疑心甚重,不妨趁他们重阳毒发之时以解药逼其现形。”

    “汝所言不虚。”

    屠心书生惨然一笑道:“这些年来,吾经常在恶梦中醒转,吾不该为顾家人而残杀如此多人,吾知错矣。”

    “哼!”

    “且容吾以此事稍赎重罪吧。”

    “好,吾先去取解药。”

    “它放在书柜右屉夹层内,以褐瓶装妥。”

    黑虎立即匆匆离去。

    屠心书生问道:“汝那来这身的功力?”

    阿晋仔冷冷的道:“上天所赐,上天要我克你们啦?”

    “汝巳取走此地之银票啦?”

    “不干汝之事。”

    “汝该取走它们,否则,蒙人必利用它们入侵。”

    “哼,汝引贼入室,真该死。”

    “亲人受制,吾不得不为,狗番王必在中原另部署人员,汝若有意铲除他们,就守候在此附近吧。”

    “当真?他们多久连络一次?”

    “吾不敢确定,不过,吾相信那些人必受毒控制,每半年皆会有人来此取解药,可惜无法确知时间。”

    “这……如何是好?”

    “汝可在此守候。”

    “我要入宫呀。”

    “汝可请人在此守候,此事甚重要。”

    “好吧!”

    “另有一事,汝迟早会现形,届时必难同时对付各路来敌,汝家及早连络同道汇聚力量。”

    “我知道。”

    “汝知道该如何下手乎?”

    “这……尚未决定,我会仔细想想。”

    “吾倒有一计,汝此次入宫立功,皇上必会赐赏,汝就请皇上准汝经营商港,汝便可结合船帮的力量。”

    阿晋仔忖道:“哇操,他真高明,可惜走错路啦!”

    他立即点头。

    屠心书生又道:“吾发现南刀四人皆在注意汝,汝就能结下此门亲事,汝便可藉南刀北拳之威吓阻来敌。”

    “此事由不得我做主。”

    “当然,汝别放弃此一良机。”

    “谢啦!”

    “吾死后勿张扬吾之死讯,以免误汝及误吾。”

    “行!”

    立见黑虎掠入及匆匆前来。

    屠心书生瞄它一眼,立即道:“便是它,呃,呸。”

    立见他碎舌自尽啦!

    黑虎喝道:“该死。”

    “虎哥,由他吧,他已有悔意及行动啦!”

    “罢了,埋了他吧。”

    说着,他便劈坑及抛入断臂及尸体。

    二人埋妥土,便踩平它及搬空箱遮住地面。

    黑虎松口气道:“汝先走,吾须化掉地面及门上之毒。”

    “好,他方才说随时会有人来索解药,虎哥小心。”

    “我知道了,明日再叙吧。”

    “好!”

    阿晋仔向上一掠,便直接上前启窗行去。

    不久,他已小心的返家。

    他一入房,便见三妻迎来。

    他立即低声道出屠心书生死前所道出之秘密,姚圆听得大急道:“此六人若真是内奸,必会危及大内。”

    “我明日会和大哥商量此事。”

    四人又叙不久,立即歇息。

    双鱼扫描武侠屋OCR双鱼与武侠屋联合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