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闺房勇士》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半天鹰破坏气氛

第十五章 半天鹰破坏气氛

    这时的童子奇,就像是一条刚被毒打过的野狗他身上都是鲜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童子奇一面走,口中一面骂:“这个死朱滔,你妈的,有机会我也会还你一顿。”

    走着走着,他已经出了城。

    城外一片青绿,远山柔美得就惕是少妇的Rx房。

    他沿着湖滨向前走,轻风指面,吹起了湖水上的涟漪,看来就像是妇人的肚脐。

    只要是美丽的东西,童子奇就会联想到女人。

    他自己心里也在好笑,自己实在是很色。

    就在他开始这么样想时,忽然看到了一个比景色美十倍的女人。

    那女人手拿木盆,盆中装着洗好衣服,一走二掇踏着归途。

    她赤着双足,穿着木展,单看那雪白肤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其他的部份。

    “哇操,查某水尝尝(很漂亮),卡他(屁股)破一空{洞)。”

    那女人的屁股又圆又有弹性。

    “哎哟、要死啦。”

    她突然被人摸了一下,惊叫一声木盆登时落地,洗好衣服也弄脏。“哈哈一—

    好肥的玻璃(臀部)。”

    那女人直起腰采,正想发飚,忽然改口说:“原来是你,衣服被你弄脏了,你自己去洗吧。”

    说完,她掉头就走。

    “阿风,阿风。”童子奇赶上前说:“哇操,脏了再买过就是、何必生气嘛?”

    闻言,尹丹风驻足道:“买过?你说得倒轻松,钱呢?”

    她很自然,伸出细柔的手。

    童子奇尹丹凤左顾右盼,见没有别人,便掏出那张银票,放在尹丹凤的手里。

    尹丹凤看了后,惊讶说:“什么?五……”

    话语未了,她的樱桃小口就被童子奇捂住。

    “哇操,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

    尹丹凤立时会意,两人回转住处,关上房门才开口。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童子奇一五一十,毫无隐瞒把实情说了一道。

    尹丹凤向:“你也是被他打的?”

    童子奇笑着道:“哇操,反正有银子赚,挨顿揍算什么呢?”

    “事情就这么简单?”

    童子奇举手说:“骗你的话,叫我下辈子再当你的亲哥哥。”

    尹丹凤骂说:“少讨厌……”

    没有人能看清楚,童子奇的动作。

    她咬着牙挣扎骂:“你这个色狼,话还没有说完……”

    尹丹凤的声音忽然停顿了。

    因为,童子奇的嘴已堵住了她的嘴。

    “晤—一”

    现在她只能从鼻子里发现声音来了,一个有经验的男人,知道此刻应该做什么?

    尹丹风还在推,继续在挣扎,还想用拳去褪他。

    可是,她的手已被按住。

    她的那张俏脸已变得火烧般发烫,全身都在发烫。

    一个正常健康的女人,被她的丈夫压佳,还能有什么别的反应?

    “做什么啦?”

    “休干(做爱)。”

    童子奇先脱她衣服,从樱唇而起,粉平面、酥胸而下,小腹、脐眼玉腿而至桃源洞口。

    他不停地吻着,吸吮着。

    尹丹凤玲珑的嗣体,经他一阵,又一阵的猛烈的调情,早已全身颤抖,心血沸腾,嘴里发出轻微的“咿咿晤晤”叫声。

    童子奇除去自己衣服,胯下的xx枪高举,好像要噬人的蛇头。

    “我来了。”

    他将那根直挺xx枪,扶准对着她的妙门,运用腰部轻轻向前挺。

    同时,以手托住她的Rx房,一松一紧的握着。

    mpanel(1);

    “嗯……哦……啊……”

    尹丹凤轻轻哼着,她的现头呈硬粒类起娇躯发热,突然两玉腿伸直抖动着。

    她“啊……啊……”叫不出声。

    此刻,童子奇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阿凤,你是我的小宝贝……我好爱好爱你……”

    “少来了,以前还嫌我烦……”

    尹丹凤口中这么说,心中去是乱甜的,未曾有过的充实、圆满等激情感受,传布全身,她忘情地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那童子奇。

    “噢……”

    童子奇猛力抽动。

    尹丹凤感到周身舒畅,渐渐迎合他的动作……

    尹丹凤杏眼半闭,神情如痴如醉,如化置身在云海。

    “砰”的一声。

    童子奇正干得起劲,门突然被人踢开。

    一个人的中握着利剑,怒气冲冲闯了进来。

    童子奇仍压在尹丹凤身上,不过嘴巴已离开樱桃小口。

    那人站在卧房的门口,冷冷的看着他们俩。

    他的双脚站得很稳,握剑姿势很正确,无论谁都可以看得出,这个人的武功一定不弱。

    那人冷冷的说道:“干得很爽吧?现在由我来接你的手。”

    “哇操,你?”童子奇怀疑的问。

    被压在身下的尹丹凤,脸红得跟个大善茄似的。

    那人喝道:“扶起来,你还怀疑什么?”

    童子奇不客气说:“哇操人我怀疑你有没有法子让她爽?”

    那人逞强说:“我可以给你机会,在这儿见识一下。”

    “哇操,你来就为了这个?”

    那个人阴笑着说:“嘿嘿,等见识完后,老子就宰了你,然后带着你老婆,和五百两银票离开。”

    童子奇问:“你为什么要杀我?”

    那人现露嫉色道:“我跟了他十来年,到现在还是两手空空玩的只是土帽臭婊子,你刚来就当大亨,我心里自然不服气。”

    童子奇听出了端儿,便问:“哇操,你是大力鹰爪派的人?”

    那人冷峻的回答:“你只要闯过江湖、就该听说我‘虞旗’。”

    “半天鹰‘虞旗?”

    “不错。”那人傲慢的道:“想不到你居然认得,可见我名头不小。”

    “唉。”童子奇叹息说:“可怜呀可怜,哇操。白棍了十来年,还在替人跑腿盯梢。”

    虞旗持剑的手颤抖,额上暴出了青筋,咬牙切齿道:“老子不想再受这种鸟气了。”

    “哇操。”童子奇笑眯眯向:“所以你想杀了我,带着五百两银票,和这个女人远走高飞?”

    虞旗的少在尹丹凤胴体上,眼睛冒出了火花,贪婪的道:“像这种漂亮女人,每个男人都想搞一搞……”

    童子奇叹了一口气,心不甘情不愿,从她身上爬起来,喃喃说:“这个女人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送给你,银子呢?数目也并不多,为了他们拼命划不来。”

    “呜呜……”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尹丹凤低泣出声。

    虞旗冷笑道:“那你就快滚吧。”

    “哇操,我滚并不困难,只怕你没本事消受。”

    虞旗轻蔑的说:“你如果真有本事,就不会被人扁了。”

    童子奇反问:“因此,你认为你比我强?”

    “我只是有点不服气。”虞旗说:“挨了一顿打,就能弄到那么多银子。”

    童子奇叹了口气,道:“哇操,你实在还是一个连屁事都不懂的小毛头,我有点不忍不手杀你。”

    虞旗激动的说:“你来杀呀,还客气什么呢?”

    “唰”的一声。

    他的剑飞快的劈出,一出手连着就是三剑,这为武林中最凶狠霸道的‘闪电剑’。

    童子奇赤身裸体、连手也没有还。

    甚至,连闪避都好像没有,可是虞旗的剑就偏偏挨不到他身上。

    “哇操,快来呀,客气什么?”

    光着屁股的尹丹凤,吓得连哭都不敢哭,藏在被窝里,身子缩也了一团,生怕春光不慎外泄。

    “唰,唰……”

    虞旗又攻了数招,渐渐将他逼到屋角。

    突然,一剑从下挑起,连变了三个方向,急削的左颈。

    一招‘斜披袈裟’,正是闪电剑中绝招。

    斯时,童子奇眼看无路可退,身子突然拔身纵起,“锵”的一声。

    火星四溅,虞旗本以为这一剑必然致命,所以倾出全力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一剑砍在墙上,剑锋恰巧嵌入砖墙里。

    “哇操,要不要我帮忙啊?”

    “不必了,你待着等死吧。”

    他正想用力拔剑,壁外突然伸进一只手来,捏在他的剑锋。

    很结实的砖墙,就像是忽然变成了豆腐,那只手竟随随便便穿过,轻轻一拗,一把上发的钢剑,当场被拗成了两截。

    虞旗不由色变了,全身变得很僵硬。

    他毕竟还是识货的,像这样的武功,他简直连听都没听过。

    墙外有个人冷冷道:“你跟人粱兆堂十来年,每个月只有四、五十两银子,但是他一下子却弄到五百两,所以你很不服气是吗?”

    虞旗青着脸,人点了点头。

    屋外的人看不见他点头,所以童子奇替他回答:“他正是这意思没有错。”

    “虞旗,你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竟敢违背门主意思。”

    虞旗支吾的道:“我……我没有啊,请你不要冤枉我。”

    屋外的人冷冷说:“嗯,人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反应也非常快。”

    他反应如果不够快,就不会马上说出这番话。

    “唉,只可惜你却做了最笨的事。”

    那个人虽然在墙外,说话的声音却仿佛在耳旁。

    “你明知童子奇的底细,还要杀了他。”

    虞旗垂下头,颤声回答:“我错了。”

    “你知道你犯厂什么错?”

    “我……我触犯了门规。”

    最后“门规”这两个字,从虞旗嘴里吐出来,他似乎用尽全身力气。

    “你知道犯了门规的人,应该受怎么样处置?”

    虞旗的脸因恐惧而扭曲,就像被僵尸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不能呼吸。

    他猛然转过身,想要冲出这屋去。

    虞旗心想屋外的人,一定看不见自己。

    “劈哩啪啦。”

    忽然,从窗外伸进一双手,像长了眼睛似,掐住了虞旗的颈子。

    “哎,求求你,放……放……”

    虞旗先是挣扎,然后动作慢慢停息。

    斯时,两上汉子推门面入,一个人走上前去,找起断气的虞旗。

    另外的一个人,手里持着铁槌,一进来之后,立刻开始修补,刚才被撑破的窗户。

    此刻,只听屋外的人缓缓的说:“我保证这三天内,绝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可是你最好也记住,你并不是我们的人,你跟大力鹰爪派毫无关系。”

    说完最后一句话,声音已经很远。

    窗户也修好了,虞旗尸体早被扛出,屋内没有半点痕迹。

    而那两个汉子呢?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童子奇一眼。

    屋子里又恢复平静。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些人做事效率之迅速,确实已经令人无法想像。

    但现在无论谁都可想像到,违背大力鹰爪门的人,会有怎么样的下场。

    童子奇没有动,身上还是光溜溜的。

    尹丹凤探出头来看。

    “沙沙……”

    外面风吹着,树叶,发出了声音,狗也“汪汪汪”直吠着。

    屋子里忽然变得很热,童子奇又爬上了床。

    “童子鸡……”

    尹丹凤紧抱着他,睁着双大眼睛在发证。

    她现在才发现,粱兆堂是个可怕的人。

    童子奇开口道:“哇操,他们已经走了,全部都走了。”

    尹丹凤怀疑的问:“这三天内,他们真的不会再来?”

    童子奇回答“那个姓‘粱’的,好像不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

    尹丹凤又问说:“你知道他是谁?你认得出那双手?”

    那双手虽然很平常,可是童子奇却认得出。

    因为它曾在自己面前表演过。

    “哇操,我希望我没有看错,”童子奇沉声说。

    尹丹凤又追问:“那人到底是谁?”

    童子奇道:“那人就是粱兆堂。”

    “嘎。”尹丹凤倒抽口气。

    童子奇搂着她说:“哇操,别嘎了,我们继续温存吧。”

    突然,尹丹凤用手顶住他,疑心道:“依你的感觉,这会不会有问题?”

    “五百两银票,贷真价实,还会有什么问题?”

    尹丹凤说道:“我不是指银票,而是人,请你办事的人。”

    童子奇问:“哇操,你指梁兆堂?”

    “嗯。”尹丹凤点点头。

    童子奇试探问:“会有什么问题呢?”

    尹丹凤举例说道:“就像用你做幌子,他再进行别的事情。”

    “哇操,安啦绝不会的。”

    “你凭什么样肯定?”

    童子奇自信的道:“因为他和花蕊夫人不合,已是众所皆知的事了。”

    尹丹凤不说话,她在想如何反驳。

    “哇操,别胡思乱想了,快珍惜宝贵春宵吧。”

    童子奇抱住她展开了第二波攻势。

    他一手拦住尹丹凤的腰,另一手在她胸前轻轻地揉起了Rx房。

    “暂时把烦恼抛开。”

    跟着,童子奇探深地一吻。

    再随之,他双手握住尹丹风的细腰。

    尹丹凤突然同呻吟了起来。

    童子奇一味猛冲,对于肩头上的被咬,一点感觉也没有。

    他所感到的只是快乐,快乐,快乐,无效的快乐交织在一起。

    快乐充塞他的全身。快乐随着血奔流着。

    娇小美好的胴体,像完全入人了他的体内。

    尹丹凤终于张开了口,她张开了双臂,爷躺在床上,仍在喘息个不休。

    童子奇侧着身子,手支着头,卧在她的旁边。

    尹丹凤的双平面红得像要喷出火来,她媚眼如丝瞅着对方。

    过了半晌,方才畅声说:“冤家。”

    童子奇握住她的手,笑着道:“现在很爽吧。”

    尹丹凤一翻身,俯卧着,看了他一眼,说:“你才爽呢,把三天后的大事全忘了。”

    “哎哟,气氛正好,拜托你就别扫兴啦。”

    因为他们的日子过得实在很甜蜜,只可惜甜蜜的日字总是过得特别快。

    三天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他们相聚的最后一晚。

    原本这一个晚上,是最缠绵的一个晚上。

    尹丹凤却穿得很整齐,坐在小小客厅里,平常到了这时候。

    他们本应该躺在床上。

    童子奇两眼望着她,不停的上下打量,最后忍不住问:“哇操,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没有啊。”尹丹风摇摇头。

    童子奇又问:“那你是怎么了?”

    “我很正常呀。”

    “那你今天是怎么了?哇操,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呢?”

    尹丹凤淡淡回答:“我实在不太想做寡妇。”

    童子奇摊开双手道:“没有人要你做寡妇啊?”

    “谁说没有?”

    童子奇不悦说:“哇操,告诉我,是什么人不想活了?”

    尹丹凤道:“那在天边,近在跟前。”

    “哇操。”童子奇指着自己鼻子,讶异说:“你是在指我?”

    尹丹凤扳着脸,冷冷道:“这三天来,只要我一想谈正事,你就跟我胡扯八道,再这么下去,我很快就会做寡妇的。”

    “唉。”童子奇叹了口气,说:“正事不用嘴巴谈,必须要用手去做。”

    尹丹凤问:“你准备怎么去做?”

    童子奇沉吟了下,才道:“哇操,你今天晚上扮成这样,就是要跟我谈这挡了事?”

    尹丹凤难过道:“今天晚上再不谈,以后只怕就没有机会了。”

    童子奇“唉”的又叹了口气,说:“好吧,你既然想谈,那我们俩就慢慢的谈吧。”

    尹丹凤皱着眉头道:“粱兆堂要你到花蕊夫人那里,去偷一瓶不死之药?”

    “没错。”童子奇点头承认。

    尹丹风问:“你已经答应了他?”

    童子奇回答:“哇操,为了一千两白银,为了我们将来,我不得不干。”

    尹丹凤说:“你有万全的把握?”

    “哇操,那倒没有。”

    尹丹凤试探的问:“你能在一个时辰里,杀了守在外面的高手?再举起那道千斤闸,破了那五行阵,逃到花蕊夫人追不上的地方?”

    童子奇答着答:“虽然我没有万全的把握;却有一线的希望。”

    尹丹凤又问:“你知不笑律缟手,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童子奇摇摇头。

    尹丹凤:“你晓得他们武功如何?”

    童子奇答道:“也不清楚。”

    尹丹凤苦笑着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清楚,还妄想有一线希望,这不是想害我寡妇是什么?”

    童子奇不由笑着道:“尽管我对他们莫宰羊(不知道),可是你一定会告诉我的。”

    尹丹凤扳着脸也,冷漠说:“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知道他们的武功来历?”

    童子奇称赞道:“因为你又能干又聪明,武林中的突你虽然很少再接触,可是这几天晚上你都没有睡好,铁在替我办这件事。”

    尹丹凤虽然还扳着脸,但眼波却温柔了。

    她轻轻叹息一声,说:“你总算还有点良心,明白我这番用意。”

    童子奇立刻走过去揽住了她的腰,柔声的道:“哇操,我当然知道你对我好,因此……”

    话还没有说完,尹丹凤用力推开了他。

    尹丹凤冷冷地说:“你现在该乖乖的坐着,听我把这几个人的武功、来历告诉你,好赶快想个法子对付,好好的活着回来,不要让我真做了寡妇。”

    “遵命,太座。”童子奇玩笑的道。

    然后他依言坐上,又道:“哇操,你真的查出他们是谁?”

    尹丹凤缓缓地说:“我奔走了三天,四处打听,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童子奇急道:“侠说出来听听。”

    尹丹凤接口说:“在这世界上,只有贪图享受,而且怕死的男人,才肯做女人的奴隶。”

    童子奇取笑道:“哇操,虽然我不怕死,可是现在却做了你的奴隶。”

    尹丹凤瞪了他一眼,说:“你到底想不想知道,那些个人是谁?”

    于是地是尹丹凤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花十七,这个人?”

    童子奇说:“是不是那个采花贼?”

    尹丹凤分析的道:“这人虽然是不人流,下三滥的淫贼,但是轻功、拳法都不赖,尤其是身上带着的两种火器,都是极霸道的东西。”

    “据说,他本是江南霹雷堂子弟,在火器的方面当然是有两下子罗。”

    江南的劈雳堂,以火器威镇武林,至今已达两佰多年。

    在武林之中一向很少有人敢惹他们,他们也不肯轻易犯人,霹房堂法规之严,也是武林出了名的。

    这个花十七,是霹雳堂子弟中最好色的一个。

    由于他太好色,犯了法规,于是投靠花蕊夫人,想借那获避一避。

    尹丹凤很忧心说:“那里有六个人,他是你要特别提防的;因为一量你被击中,准死无疑,所以我希望你最好先去弄点解药。”

    童子奇夺笑道:“可惜江南太远了,即使去了,人家也不会给我。”

    尹丹凤说:“那你只有先下手,让他根本没有机会。”

    童子奇点点头道:“哇操,那玩意打在身上,不是人受的,我会格外小心的。”

    尹丹凤建议说:“为了你的安全,身上最好穿铁板,虽然是不太方便,便却能保住性命。”

    “我自己会小心的。”

    尹丹凤没有强迫,她又继续说:“那六个人中,功夫最好的并不是花十七。”

    “哇操,那会是谁呢?”

    “有三个的功夫很硬,一个是‘血手印’纪癸,一个是‘黑头陀’,还有一个是‘吊客’阴长风。”

    童子奇皱了皱眉头。

    这两个人的名字,他显然全都听说过。尹丹风详加解释:“尤其是那黑头陀,他是‘五台山’的俗家弟子,练的据说是‘金钟罩’,这个人既不好色,也不贪财,却偏偏喜欢杀人,而且用的法子委有残酷,所以才被逐出了门墙。”

    童子奇沉吟道:“也许就因为他练的是金钟罩,所以心理才有毛病,就因为心里有毛病,才喜欢无缘无故的杀人。”

    “他的人虽然有毛病,功夫却没有毛病。”尹丹风又道:“听说他的金钟罩武功,已经练到力砍不入的火候。”

    童子奇不由笑说:“他大概因为杀得人太多,所以才会怕死,就因为怕死,他才会练这种不怕被人用刀砍的功夫。”

    尹丹凤坦承的道:“不过,有很多杀不死的人,都已死在你手下,所以你根本不在乎他。”

    “哇操,一点也不错。”童子奇不禁笑了。

    尹丹凤瞪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其实我真正担心的,倒也不是他们。”

    童子奇忙问:“不是他们又谁?”

    尹丹风答:“是一个女人。”

    女人真正担心的,好像总是女人。

    “哇操,那六个人中也有女人?”

    “就这么一百零一个。”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童子奇很感兴趣问。

    尹丹凤嫉妒说:“是个很妖艳的女人。

    童子奇笑道:“哇操,什么女人迷倒过我,你太庸人自扰了。”

    尹丹凤忧心说:“可是她不一样,所以我才会担心。”

    “有什么不一样,身上长了十八个洞?”

    尹丹凤回答说:“我也讲不出来,等你见到自然就会明白了。”

    闻言,童子奇的眼请眯了起来。

    这个谜一般的女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尹丹凤斜瞄他一眼,冷淡道“我很了解你,只要是漂亮的女人,你看见都会动心的。”

    “哦。”

    童子奇漫应一声,心里想着那个女人。

    尹丹凤警告说:“只要你一死,我就注定做寡妇。”童子奇怀疑的道:“哇操,没那么严重吧?”

    尹丹凤要求说:“所以,我要你一见到他,就先下手为强。”

    尹丹凤歪着头道:“我记得你刚才说,要欠第一个杀花十七。”

    “不错。”

    童子奇笑道:“哇操,你要我一次杀两个人?”

    “杀两个还不够。”

    童子奇又笑了,只不过这次是苦笑。

    “你以为我是谁呀?楚留香还是小李飞力?”

    尹丹凤冷冷的说:“你办不到也要办,否则只有死了。我刚才说了五个人,因为另外的那一个很可能就不是人。”

    童子奇一怔,道:“哇操,不是人是什么蓝叫?”

    尹丹风答说:“是个神经病。”

    童子奇皱眉道:“武痴黄大晶?”

    尹丹风点了点头,说:“就因为他是个痴狂,所以打架跟拼命一样、就算明知你一招会要他的性命,他照样会冲来攻你。”

    童子奇叹道:“哇操,碰到这种肖也(疯子),也很伤脑筋。”

    尹丹风说:“所以你一出手,就得取他的狗命,万万不能给机会,让他欺近你。”

    童子奇摇头道:“看来我一出手,就必须杀三个人。”

    尹丹风笑说:“三个你嫌多,要都是漂亮女人,你就嫌少了?”

    “唉。”童子奇叹道:“你别忘了,一个人只有两只手。”

    尹丹凤望着他。说:“可是你还有脚。”

    童子奇不禁苦笑道:“哇操,你要我左手杀花十七,右手杀黄大晶,再一脚踢死那个女人?”

    尹丹风强调的说:“无论如何,你不能给他们一点机会,但我也知道,要你一下子杀死他们三个,并不是件容易事,除非你的反应特别快。”

    童子奇一把抱住她,问:“哇操,你着我的反应快不快?”

    尹丹凤回答:“还可以,除了反应,还要靠点运气。”

    童子奇眨了眨眼,说:“我运气如何啊?”

    “很好。”

    童子奇打趣问:“哇操,什么时候变好的?我怎么一点不晓得。”

    尹丹风嫣然一笑,回答,“从我嫁给你起,你的运气就变好了。”

    女人就喜欢往脸上贴金。

    “哈哈……”

    童子奇昂首大笑。

    尹丹凤忽然又问:“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奶用嘴发出的暗器?”

    尹丹凤顿首答道:“哇操,听说过,可惜无缘一见。”

    尹丹凤道:“你有没有口?”

    “没有口的话,怎么跟你打波<亲吻)啊。”尹丹凤正经八百说:“只要你有就好办。”

    “哇操,你这话什么意思?”童子奇半开玩笑问:“难道别人发暗器,你叫我用口去堵,还是用口去接吗?”

    尹丹凤忍笑道“不,我正好有那种暗器。”从口中发出去的暗器,通常很少有人能逃得了的。

    尹丹凤继续说:“你出手并不慢,再加口中的暗器,同时要杀三个人,应该是不太困难,”

    童子奇怀疑道:“可惜那种暗器,我只听说过一次而已。”

    尹丹凤道:“等一下你就会看见了。”

    “等一下?”童子奇不解。

    尹丹凤说:“现在想必还在路上。”

    “哇操,你叫人送来了?”

    尹丹凤点点头说:“想起了那三个人,我不得不叫人送来。”

    童子奇冷笑道:“嘿嘿,我童子鸡贼,你比我还要贼,奇怪,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很贼呢?”

    “最贼要算粱兆堂那老东西了,”尹丹凤忽然说。

    童子奇不由怔住。

    尹丹凤解释说:“现在咱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那老东西的监视之中,你说他贼是不贼嘛?”

    尹丹凤笑着:“哇操,那是因为你在替他办事,他不得不保护我。”

    “但是,我发觉有点怪。”

    “什么地方怪?”

    “这嘛……我也说不出来;反正…反正感觉不太对。”

    童子奇揪她鼻子,说:“哇操,不是我在讲,你就是有点神经过敏。”

    “小心总是比较好一点。”

    “说的也是,最起码你不会那么早做寡妇,嘻嘻。”

    “知道就好。”

    夜并不深,可是却很静。

    “汪汪汪……”

    远处的道路上,隐隐传来犬吠声。

    尹丹凤低声的道:“除了‘梅花针’外,你可别忘了带自己的风流摺扇。”

    梅花针,长约一寸,为一种口吹的小暗器,人最不容易防,发出时无声无息,而且极织细。

    针尾用绒线紧缠,五针并于一处,形成了梅花状,发射的器具是两端皆空的鹅毛管。

    童子奇凝视着她,凝视着她的胸脯,缓缓问:“哇操,现在你还有什么吩咐?”

    尹丹凤道:“没有了。”

    童子奇笑眯眯的说:“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上床睡觉了?”

    “你可以。”

    尹丹凤说着,身子却没有动。

    童子奇问:“哇操,那你呢?”

    “唉。”尹丹凤叹了一口气,说:“我要开始准备上路了。”

    童子奇纳闷道:“上什么路?”

    “黄泉路。”

    尹丹凤紧张说:“哇操,你在开什么玩笑?”

    尹丹凤冷冷的回答:“等你走了以后,粱兆堂那老东西绝不会庭我的,他就算相信你,不入在我面前泄露秘密,也不会留我活口。”

    童子奇恍然大悟,说:“那这笔钱我不赚了。”

    “可惜晚矣。”

    “哇操,那我们怎么办?”

    尹丹凤勉强挤出笑容,道:“与其死在别人手里,我还不如死在你的手里好。”

    童子奇诧异说:“死在我手里?你要我杀了你?”

    “你舍不得?”尹丹凤望着他,童子奇苦笑道:“哇操。你难道以为我也是个神经失常的人。”

    尹丹凤欣慰的说:“我知道你不是,我也知道你舍不得杀我,所以……”

    忽然,她神秘的笑了。

    “所以,我找个人李代桃僵。”

    童子奇没有再问“沙沙。”

    他还不十分了解尹丹凤的意思,可是他已经听见一阵脚步声在接近。

    这时的脚步声,己穿过外面的院子。

    “笃笃笃。”

    接着,有人在敲门。

    “什么人?”

    “是我。”一个女人的声音,年纪不大,如银铃般说:“送几个柿饼来,让你们俩个尝尝。”

    尹丹凤开门说:“原来是酒矸嫂,常收你的东西实在不好意思。”

    酒矸嫂自谦道:“大家都是邻居,这么客气干什么?”

    “那我就不推辞了。”

    酒矸嫂说:“收下吧,收下吧。”

    尹丹凤没有再说。

    因为酒矸嫂进了门,看见了童子奇,笑着点了下头。

    童子奇也回之以礼。

    酒矸嫂不但年青,而且丰满结实,是就像是个熟透酌苹果,既香甜嘛又可口。

    尹丹凤掩起门,忽然回过头,向童子奇一笑,向:“你看她怎么样?”

    “哇操,很好。”童子奇坦然承认。

    尹丹凤又问:“今天晚上你想不想跟她睡觉?”童子奇停了一下,低声说:

    “如果你不吃醋,我有一点点想。”

    他不止想一点而已,而是想得很要命。

    但是,他不敢讲,因为他还不知道尹丹凤是什么意思?

    酒矸嫂身上穿的衣服非常单薄,甚至可以看见她的xx头正渐渐地发硬。

    她也想吗?

    天晓得——

    黄易天地